狐小路

城外有一条路,叫狐小路。

顾名思义,那是一条狐狸经常出没的小径。

路的一端有一家旧书店。那是一座二层楼的老房子。说是二层,但地基打在了废弃的河道之上,所以房子从杂草丛生的地面算起,有二层半楼的高度。而一楼的高度正好与路人行走的地面持平。

书店的名字已经不记得了。

走进书店,能闻到空气弥漫着一股发酵的味道。

阳光透过污迹斑斑的玻璃射入店内,在光线的照射下,灰尘清晰可见地悬浮在空气中。

从书架上随手拿起一本书,名字记不得了,但大体是关于古代祭祀仪式的著作。封面上,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背对着画面,头顶戴着用荆棘编织而成的鹿角装饰,跪在一棵巨大的橡树前。

看到这样的封面就不再有想继续翻看内页的冲动,使劲儿扒开两侧的旧书,把它插回到书架上的原处。

站在书店的第一排,脚步就不想再往里多走一步了。

离开书店后,就算开始行走在了狐小路之上。

期盼着它们的出现。

但既没有毛茸茸的耳朵从草丛中露出,也没有魅惑的女人走出来。

有的只是温暖的阳光照射在身上。

所谓最美好的时间,就是可以在一个让你不用感知时间存在的地方。

能够让你在不知不觉中,香甜安稳睡一个午觉的地方,大概就是最好的地方。

狐小路就是这样的地方。

在去往荒城遗址的路上,会经过一个水池。水池面积不大,大体上有3个篮球场的大小。这个不大的小水池,是人们冬天的天然滑冰场。

站在终点处,一个巨大的铜质雕塑矗立在草地的中间。

在附近寻找了一会,在一片树林中终于找到了那块墓碑。

我见到了想见的那个人。

狐小路到这里就结束了。

这个世界上,每个人的脑子里,都有着各种各样的道路。

其中有一些潜藏在回忆中,是别人无论如何也无法到达的。

如果碰巧,你在那里遇到了回忆之外的人,那他们会是谁呢?

请用钢针刺穿我的双耳

就像攀岩者在岩壁上攀爬到难点时,习惯性地大骂“FUCK ! FUCK ! FUCK !”一样,我在练习听力的时候会不断骂FUCK!相比我在岩壁上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痛恨外语听力。

从我的每一个毛细血管,每一个骨髓细胞、每一根头发丝的顶端中都流露着对于外语的憎恨。

我一练习听力就会像被打晕一样睡着。

不开玩笑。不开玩笑。不开玩笑。

每次按下play键,听力内容刚刚从喇叭中滴答出来时,我身后就猛然出现了一位如同希腊神话中海格力斯一样的巨神,使用足有碗口粗细地木棍子,挥动双臂、运足力气,抡圆胳膊像帮球员运动员的全垒打一样朝着我的后脑击去。

就那么一下,我就会昏睡过去了。

一弹指!

一瞬间!

一霎那!

我,真的没有办法做到练习听力时不睡着。

早在十多年前备考日一级的时候,这样的问题就困扰着我。

我节选当年一篇日记的内容,你们感受下。

“刚才真的很生气,顺手拿起杯子里的冰水从自己的脑袋上浇了下去。那是个锻炼用的大杯子,装得满满的700毫升的冷水一下子把自己浇了个透。


真TM烦。刚才练习听力时,又开始犯困,脑子发木,一个句子重复听了几遍都没听出是什么词,去洗了脸,回来还是犯晕,眼睛也花了。操,一生气,就发生了前面的那一幕。”

我对于外语学习不只是没有天赋那么简单,而是拥有一种“负天赋”的超能力!就是那种几乎会越学越差劲的不可思议之能力!

但是,我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十年前终于把日语考过一级,其过程不堪回首。

我至今还记得那时考过了之后内心的想法:

终于,他妈的,不用,再学了,外语了……

能试着幻想下那时候我的心情么?尽管是寒冬腊月,但在我心中似乎全世界的花朵都盛开绽放了,连菊花都快怒放了。

然而,命运从来不会放弃那些摔倒在地又爬起来的人——会再次狠狠操翻他们!

随着时代的发展,英语对于工作生活越发重要。对于我这种喜欢户外的人,英语才是主力语种。

于是,我这个拥有外语学习负天赋的人,我这个黄土埋到裤裆的中年人,决定再次踏上二外学习之路,求取真经。

就在这个美丽周日的清晨,在英语的听力中,我第一千零一次被巨神的木棍打晕在了桌子上,口水险些留进我心爱的键盘里。

我从昏厥中醒来后,已经对自己二外学习不再抱什么希望了。

人不要逆天而行。

朋友,请你右手紧紧攥住你老妈的毛衣针,瞄准我的耳洞,左手托住我的头部,然后用力刺穿我的双耳吧。

因为,不想再练听力了。

吐槽结束了,继续学!

​命运,从来不会放弃那些摔倒在地又爬起来的人,对吧。

人都死光了,你还想干什么?

好久没有夜间说闲话了,那聊聊吧。对了,在这篇文章的后面,会有一个我人生的珍珠时刻。

如果世上人都消失了,只剩你孤身一人,而饮食、电力照常供应,请你扪心自问:

你还会去健身房挥汗如雨地锻炼腹肌吗?

你还会去跑一个100公里的越野线路吗?

你还会去指力板上拼尽全力练习指力吗?

……

或者,你会选择做什么?

电影《我是传奇》截图

几年前威尔史密斯主演的电影《我是传奇》中有这样一幕,独自生存在被僵尸包围的世界中的男主角,每天的必做功课就是清晨起床挥汗如雨地练习引体向上。他这样是因为剧情需要。

我关心的是,如果孤身一人处在安全无虞的世界中,我估计不会这样勤奋吧?那我会做些什么?

这个问题伴随我很久,无意中成为了人生价值判断的一项利器。

例如,当我考虑要不要购买一件名牌奢华衣服时,我就问自己,如果我一个人活在世上,我会想要这衣服吗?

答案往往是否定。

大多数时候,我做事情的目的不是发自内心的真实声音,而是被主流社会的文化影响和欲壑难填的虚荣心所驱使,而我认为这样的驱动力并非是我生命所应该积极追求的。

我的思想有些偏激,也许有点自私、自我甚至自大。

由此,也引发出了我开篇提出的那些问题。

谈到“一个人的世界”这个命题时,我自己经历过几个有趣的心理阶段。

在青少年的时期,我们热衷于阅读《鲁滨孙漂流记》《地心游记》这样的孤胆英雄探索世界的小说题材。

某个冬夜钻进温暖的被窝里后,就会开始幻想自己一个人去无人岛探险的故事,有时还会煞有介事地在小本子上,写写画画要随身携带的生存用具。对,你猜得没错,《怀特曼生存手册》就是我们这种脑内旅行者心中的指路圣经。

尽管那时候我连在胡同里看到大狼狗都会害怕,但总会那么几个仲夏夜抬头仰望星空的时刻,我幻想着遥远太平洋上,像璀璨的珍珠一样散落的无人岛等待着我的到来。

在那个岛国动作片尚未被人熟知的年代,我在梦中从亚马孙的热带雨林走到了肯尼亚的食人部落,又从西伯利亚的肆虐寒风走到了岛国斐济的椰子树下……

也许正是青少年急于摆脱家庭束缚、渴望独立生活的原因,我认为这个阶段对独立停留在生存独立上。

随着年龄增长,慢慢步入社会。在我刚刚毕业工作的年代,人们热衷于讨论《穷爸爸富爸爸》这样的读物,每日疲于奔命的我被一个光鲜亮丽的词汇所吸引——财务自由。可以说这是对于经济独立的终极追求。

当然,就像我从未涉足太平洋上的孤岛一样,财务自由也是我从未染指的境界。

工作几年后,微博以及朋友圈的出现,再一次对我们的生活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吃饭前要先等着同桌的女孩用手机为饭菜开光,跑步后要穿着汗涔涔地背心来个湿漉漉地自拍。

要晒朋友圈,如果不是因为扫黄打非,估计裸睡的销魂身姿都会晒朋友圈……

这便是我认为第三层面上关于人格与思想的独立。和大家玩得开心容易,一个人也可以玩得开心相对难。

今天不想说严肃的话了。

……

好了,还是让我们在这个夜晚回归主题——如果世界上只剩下你一个人,你会做什么?

我来说说我的答案吧。

我想驾驶一艘小型游船去航海。

2015年的11月,我曾有幸作为随船记者参加从深圳到三亚的帆船赛。那是我人生极为特殊的一次海上经历。担任记者的同时,我在帆船上负责前帆与键盘手的工作。

当然,在帆船赛开始前,我们进行了一周的培训,从帆船驾驶的基本操作、落水抢救和担任船上各职位时所需技巧。

出发前由郑船长讲解海事图,他是国内最优秀、最有经验的帆船赛选手。

曾经由国家队退役下来的大哥,多次参加各种国际帆船赛事,对我一路甚是照顾。

船上共有5名船员,所有船员(包括我)都实行工作两个小时睡眠两个小时的轮班制度,无论黑夜还是白天。第一天过去后,我的神经已经处在了崩溃的边缘。

一边呕吐还要一边继续坚守自己的岗位,回到船舱,因为是赛艇所以没有设置床这样的奢侈品,只能在货仓内靠着一大堆软硬不一的食品睡觉,

最让我痛苦的就是2小时轮班制度,你永远无法进入深度睡眠就会被叫醒,你永远是处在一种精神疲倦的状态。无论白天和黑夜,就像熬鹰一样。

从我们船上拍摄的对手的船扬起了红色球帆,我因为拍摄,被船长斥责。

加上船长把我当作船员使用,而我作为随船记者的使命就是拍摄一些难得画面,所以曾经在出发后和船长发生过不愉快的争执。但我马上就明白,船长是老大,无论我是不是媒体,在船上就要听他的。事实也证明,他们是我最值得信赖的伙伴,是那种遇到危机时,你最想在一起的那种人。

那天凌晨一点左右,我们的船孤零零地在黑黝黝的海上航行。我莫名地赶到一种绝望感。就像被包裹在一张巨大无边的天鹅绒毛毯中。记得那晚我们遇到狂风,帆船前部球帆被大风吹爆,瞬间伴随而来的是船长对我的怒吼,去叫醒所有船员!

我冲着船舱内倒班休息的船员声用力地大喊:“上甲班!所有人上甲板!”

紧接着我就被船长喝令到帆船前部进行球帆的打捞工作,为了避免落水的球帆卷入船底造成重大事故,船长几乎声嘶力竭的在狂风中冲我大喊,快点!快点!

我像惊弓之鸟一样向船头跑去,黑暗中伴随着狂风而来的是甲板近乎四十五度的倾斜,巨大的海浪不断拍打在甲板上,身上已经彻底湿透,慌乱中的我失去重心,一下子摔倒,膝盖撞在了帆船的金属围栏上,在尖啸的狂风中,我忍着膝盖的疼痛,不顾一切地将甲板上的安全绳连接到自己的救生衣上,当卡扣发出清脆地一响时,意味着我无论如何也不会被巨浪抛出船只。

那是近乎疯狂的我,并不是因为船长的责骂而拼命,也不是为了争分夺秒赢得比赛而拼命,那是一种人在黑暗中,在狂风和巨浪中,几万年就写在DNA中原始力量的求生本能。

我就像一条喝了十瓶伏特加的疯狗一样,四肢并用,歪歪斜斜地在滔天巨浪中向着前桅爬过去。打捞球帆的过程中,我不知道球帆哪里兜扯到了船头,我唯一知道的就是在船长下一句怒骂到来之前,用尽我所有的力气将海中的球帆拉上来。与此同时,小船在海上就像欢蹦乱跳的猴子,被一个个巨浪抛起和落下。

巨大的海浪扑面而来,我顾不上满脸的海水,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用尽所有的力气,把海中巨大球帆拽上甲板……

那一晚,对于我而言是刻骨铭心的。我第一次亲深体会到海狼们的艰辛,也意识到人类原始本能的强大力量。

随着驶出狂风区域,我筋疲力尽地瘫坐在船尾甲板。不久前还巨浪滔天,而此刻海面宁静得像一层凝脂。

我揉着膝盖的痛处,缓慢来到船尾,一手扶住围栏眺望远方,困倦疲惫让我睡意朦胧,而那一刻,我突然看到船尾后面拖出的一条荧光长尾,就像一条巨大的洒满荧光粉的地毯。那一刻恍如幻境,被宰黑暗包围的天与海中,却有着犹如仙女翅膀一样晶莹的飘带……

飘渺而奇妙的荧光生物让我想起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中的场景。

虽然我知道那是被帆船航行所搅起来的夜间浮游生物所发出的亮光,但仅仅这一幕为我带来的震撼,足以安抚此前狂风巨浪中的惊魂。

那一晚我的所见所闻,成为了我生命中格外难忘的珍珠时刻。

好了,就说到这里吧,我困了,去睡了。

摩托、攀岩、幸之助

夜晚时间,和小伙伴说说闲话。

关于摩托

最近在驾校学习摩托车,汽车在大学时候就考取了驾照,当时从未想过以后还会增驾摩托,但随着年龄的增加,人老了就开始怀念儿时做过的那些梦。

看着那些轰鸣的摩托在街头排出阵阵气浪,身着一袭黑色皮制车手服就像丛林中蓄势待发的黑豹。

大多数男孩子都有过驾驶摩托驰骋的梦想吧?

和我的情况类似,现在考取摩托车驾照的学员中,绝大部分都有了汽车驾照,甚至是开车过来学摩托,玩车的目的性远远大于通勤。

我报考的三轮摩托,俗称侉子。因为三轮驾照可以合法驾驶两轮摩托,反之则不行。

记得第一天上车学习,我连油门都不知道,开车绕桩不是撞杆就是熄火。甚至在给朋友发去的微信中,都流露出无奈和失望——“绕桩太难了,已经相当认真和用心了,还是没有办法顺利达成。”为此也开始找借口,“其他的学员很多人以前都骑过摩托,只是没有驾照,而我是彻底没接触过啊。”

于是自己成了训练最勤奋的学员,不缺课,每次绕圈都相当用心。

三天之后,我已经可以相当熟练地完成绕桩科目,甚至还有些飘飘然地会快速通过,以显示自己娴熟的技艺。

有时感觉这就像是许多事情的缩影,或者说浓缩版。那些在初期认为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事情,虽然不断地坚持,慢慢有了可能性,只要坚持不懈,最后回达到令自己也可以满意的境界吧。

当然,我觉得这也和教学方法有很大关系,经过无数学员的反馈,教学方法已经形成了一套非常标准化甚至流水线化的东西,只要按照步骤逐一进行,就像不断点击“下一步”安装一个软件版流畅。

关于攀岩

有些线路,无论如何也无法完成。这是遗憾,也是希望。

晚上在岩馆爬一条线路,尽管参照了高手的爬法,我却怎么也过不去。磕了不下十遍以上,沿着看岩馆就要关闭了,内心有些焦急。

每次往手上涂抹的粉也越来越多,每次起身前都会跟小伙伴说,“最后一把,过不去就算了。”

但你也知道,我还是扣不住难点,一次次地摔在垫子上。

我的内心是崩溃的。

怎么就是抓不住那个小点呢?

在攒足了力气之后,再一次开始磕线。

哎呀,竟然凭借本能,不再按照高手的爬法,按照自己的动作竟然一次性完成了。

まさか!なるほど!

适合自己的路,也许就是最好的路吧。

也许,不只是攀岩如此吧。

说一件巧合的事情,大概在十多年前,我曾经去参加过一次松下集团的校园招聘巡回演讲,无意中被赠送了一张印有松下创始人松下幸之助名言的卡片,上面写了我很喜欢的话,甚至还把那张卡片粘贴在墙上激励自己。

虽然当时没能进入松下,但因缘巧合,几年后进入松下集团,而且有幸去日本大阪的松下总部进修,在松下先生的博物馆里再次看到这句话,内心甚是感动。

至今,这句话也都在激励着我,分享给你。

​“每个人都有一条只属于自己的道路,这条路时而宽广,时而狭窄,时而平坦,时而坎坷。也有百思不得其解之时,不知道这条路是好是坏。但如果抱定信念,义无反顾地走下去,路一定会开阔起来,内心深处的喜悦,也会由此而生。”

绝不虚度人生的60小时

我不知道,如何才算是不虚度一生的光阴。

但我知道,在这60多个小时里,我没有浪费一分一秒珍贵的生命。

它没有带给我金钱或者健康,但留下的那一份感动和快乐的回忆,深深根植在我的心中。

它带给我的感动丝毫不亚于阅读完《百年孤独》,合上书脊发出一声感叹时的万千思绪。

这60个小时,我用来打通了PS4游戏《最终幻想15》。

在我经历的人生中,有两样东西我认为是花钱花得最值得。

一个是iPhone4手机,一个是ps游戏机。

在我的中学,ps陪伴我无数的幸福时光,天天打电子游戏,不是虚度人生么?

但是快乐而幸福的童年回忆,是千金难买的。

我活着,不是为了有出息,是为了在自己临死时,有足够多的珍珠时刻值得回忆。

其中,我初三时拥有ps的时刻,可以算是我人生的珍珠项链中闪烁夺目的那一颗。

而在玩过的诸多游戏中,让我最为牵肠挂肚、全情投入的游戏便是史克威尔的《最终幻想》系列。

从系列的第7作开始,到2016年年底的最终幻想15,我们走过了近20年的时间。

这20年我错过了很多,一些人一些事,但很庆幸的是,我没有错过ps4上发售的《最终幻想15》。

它只是一个游戏,讲述了一个王子和朋友在如同美国西部的公路上驾车旅行的故事。

兄弟、公路、旅行、露营、拍摄……这是不是也是你的梦想呢?

你能想象到整个游戏是在多么轻松的基调下展开的】,我的梦想跟着屏幕里旋转的车轮不断轻舞飞扬。

但故事的结局,是最终幻想系列中最为悲哀的一作。

他享受着青春,享受着作为王子的待遇,同样,他也做出了艰难的决定。

游戏中最为感人的一刻是游戏结束后的彩蛋,伴随着《Stand By Me》的乐声响起,镜头切换到主人公赴死前的最后一晚。

曾经并肩作战的四人,在相隔十年后再次相遇。在明月清风的山间一晚,围着篝火而坐,四人都知道当太阳再次升起时,他们中的一位将履行王子的责任离他们而去。

当他低着头,说出那一句话时,作为一名玩家的我,心中也感受到了作者想要传达的那一份情感。

无论游戏还是现实,谁都有勇敢起身面对无法躲避的悲伤的时刻。

这就是《最终幻想15》讲述的故事。

下一次面对悲伤时,我们会更加勇敢一些吧。

快散架了

 

昨天刚刚开玩笑写完了向讨厌的引体向上发起挑战的修行,今天就意外收到了一位朋友送的礼物——印有260个字心经全文的T恤。我很喜欢,大学时我就能背诵心经。

当然,这个礼物与昨天文章无关,只是巧合赶在一起。

晚上继续去岩馆,总共待了两个小时,感到精疲力竭。

拎着东西走到岩馆旁边的吉野家,一共不到五百米,但就像走了几个世纪一样遥远。因为去年下半年攀岩中断了一阵子,导致现在恢复攀爬后,身体的肌肉承受不了。从斜方肌、背阔肌、三角肌、小臂、肩胛骨几乎整个上身都酸痛得不行,手指的第一指关节也开始肿胀。

前几天从网上买了一个攀岩品牌Metolius生产的关节按摩油,类似自然植物提炼的香薰油,涂抹在关节部位希望可以缓解关节疼痛。

​晚上攀岩回到家,怎么坐着都觉得后背肌肉较劲,又是躺在瑜伽垫子上滚泡沫轴又是找出按摩球一个劲儿的咕噜后背,就像狗熊蹭大树一样,使劲在墙上蹭按摩球。

多多少少有种身体要散了架的感觉。

攀岩这个运动对于我,总是有种彷徨与犹豫混在其中。我喜欢的运动不少,自认为在耐力跑上面的天赋要远远高于攀岩。所以我总会产生一种怀疑,我到底适不适合攀岩啊,无论怎么努力也成效缓慢啊。

所以内心一方面彷徨着,一方面坚持着。所幸的是,我还是喜欢野攀,想想再过一个多月就可以去爬野外了,心里还是充满期待。

最近开始关注一种饮食法叫生酮饮食。它和传统意识中健康饮食习惯强调低脂的观点大相径庭,生酮饮食强调的是低碳水高脂肪。

对!你没看错,它推荐高脂肪低碳水。各种国外研究数据证明它的减肥效果优于传统饮食法,当然,这也存在一部分争议。

其原理是通过断绝碳水化合物,使人体进入一种酮症状态,使身体的供能方式产生改变,从燃烧葡萄糖变为燃烧脂肪,所以可以高效减肥。

听起来很像外道邪说?但如果你认真查阅资料(知乎、果壳、Google),会发现赞成者越来越多。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搜索生酮饮食,在这里我不讨论这种饮食方法的利弊,我只是想阐述一种观点,在我们当代看来似乎无可动摇、言之凿凿的科学结论,也许是错误的。例如在几百年前,人们还认为长寿的秘诀就是少运动。在爱因斯坦提出相对论前,牛顿经典力学似乎是整个物理学的根基。而如今,我们看到很多事情未必如我们所想。

当然,说这么多,我也许就是给自己找一个想吃大鱼大肉的借口。

明天休息一天,终于可以好好在家看看书,睡个懒觉了。后天要去参加一场越野跑的比赛,希望一切顺利。

向讨厌的引体向上发起挑战的修行

在我做过的所有训练动作中,我最讨厌做引体向上。

卧推硬拉实力举,划船深蹲蝴蝶机……在我接触过的所有力量性训练中,引体向上是我最为排斥和抵触的。

我对引体向上从中学就开始排斥,因为每做一个引体向上,都会伴随着使出吃奶的劲儿。也许你可以做十个引体向上,但即便如此,你从第一个开始就会忍受双臂持续发力带来的灼烧感。

但最重要的一点是,你永远无法做出一个完美的引体向上。

你可以把引体向上做到杠子超过下巴,但还是有人可以拉到单杠超过胸口。你可以做到不耸肩拉起引体,但还是有人可以做到不但不耸肩,甚至背阔肌完全展开不夹背。

所以结论就是,引体向上是一种从开始到结束一直要忍受肌肉痛苦且永远无法做到完美的训练动作。

Never,Perfect,这对于一个处女座的是巨大的打击。

但我练习攀岩,引体向上是必修科目。所以这两年,引体向上也没少做。俗话说,技术不够力量来凑嘛。

但即便如此,做引体向上就像鱼香肉丝里的青椒,除非饿不得已,我才不会去碰。

但是,今天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

晚上在岩馆和水木鱼相互保护刷打墙练习耐力。

一共6遍,随着次数的增加,力量越来越弱。但通过他的提醒,要求加强过难点时有意识调整呼吸。最后一遍刷大墙时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屏气,于是主动让自己大口吸气大口呼气,我的主观感觉是第6遍过难点最为顺畅,也觉得没有前几次那么力竭难受的感觉。

​把呼吸调整了,把心情发送了,爬的时候比前几次动作要快,出手也觉得轻松了不少。

挺科幻的哈,怎么可能练习到了第6次,反倒比前几次更加轻松呢?

所以我措词上也写了主观感觉四个字。

无论是攀岩多么厉害的高手,悬在空中攀爬自己极限的线路时,也多多少少会感到紧张和害怕吧。

与其让自己逃避这种恐惧,不如索性接纳。接纳了,反倒能放松下来了。

不排斥它,去接纳痛苦、恐惧、紧张这样的负面心情。

去尝试与它们和平共处。

攀岩也好,越野跑也好,在某种意义上,对我而言是一种修行。

把事情上升到修行的层面,会被小朋友笑话是装逼吧。

嗯,无论别人怎么想,我还是坚持认为从修行这个严肃的层面去对待这件事,从长远的角度回来积极和更加深刻的影响。

什么是修行呢?

我觉得做任何一件事,把心静下来做,就是修行。

无论是阳春白雪的茶道、花道,还是司空见惯的扫除、做饭。把心静下来做,都是修行。

攀岩于我也是。

想提高攀岩的水平,不只是蛮力的训练。它会从生活上去约束你。

你不能熬夜不睡觉,因为要保证充足的休息。

你不能随便吃东西,因为要控制体重和保证营养。

你不能作息不规律,因为要保证训练时间和强度。

……

诸如此类,我并追求成为一名强大的攀岩职业运动员,但我却想成为一名我心中合格的攀岩者。

说说闲话

好几天没写了。

从大学到刚刚毕业那几年,因为初入社会感触颇多,总要有个发泄渠道,于是写博客。

后来渐渐越写越少,因为没办法把真人真事、所思所想写出来。

虽然少,但断断续续还是在写。

因为觉得会有人看吧。

夜深人静的时候,如果自己心情不平静,我会去看一个陌生人的博客。

她是一个奇怪的人,而我喜欢奇怪的人。

在2012年3月4日,我曾经写过一篇博客,内容是关于她。


有趣的人

说一个有趣的人。

她是个女的。除了她是女的之外,我对几乎她一无所知,我只是偶然在网上看到她的日志。

她有个特点。八年的时间,她没有间断过,每天做一件情——她每天在自己的博客上更新日志,而日志的内容除了歌曲,连只言片语都不会留下。

听起来很容易?你试一试坚持八年每天写一篇日志,日志内容哪怕是空白也行,你能坚持多久?何况还是八年要不重样的放音乐。

我曾一度怀疑她是某电台音乐DJ,日志上的音乐都是她的私人珍藏,后来得知音乐和她的工作毫无关系。我也曾怀疑这是一种暗号,向某人透露,她的信息。

八年,每天更新日志,内容只有音乐,不留下一句话。

这就像一部日式悬疑小说的开篇:单调和规律的生活中,隐藏了一丝神秘。

我觉得这个人很有趣。

当然,你可以认为这个故事很无趣。


如今距离2012年3月,已经又过去了5年,她已经一如既往地每日更新她的博客。

我不懂音乐,但万籁俱寂的夜晚会打开她的博客点下音乐播放键,听一个陌生人挑选的音乐。

我面对这个纷繁复杂的世界,常常感到力不从心。而她的博客,就像是大浪滔天的海洋中一个隐秘的小岛。

无论白天遇到什么事,无论愤恨还是惆怅,无论是失恋还是失业,至少还有一首歌在等着我。

它是安定的,是不变的,如同日落月初潮涨潮退。

所以,也许也会有人一直看我的博客。看一个普通人的喜怒哀乐、生死别离。

而我需要做的很简单,说说闲话。

不射之射&别忘带伞

昨天给单位的公众号写了一篇展会报道,介绍了些攀登类的新品。

今早展会同事跟我说PETZL的人找我。估么是昨天文章中介绍他家新品的参数有误,真烦。

后来对我约我见面。

他们昨天看了我写的东西,觉得还行。想问问我对产品的一些看法和建议。我表达了想多了解他家攀登装备的使用方法。对方很痛快,答应明天找专人给我讲解操作。

微信的稿子,虽然大多数人都不会去认真看。但如果认真写,也许、偶尔、可能、maybe会有人认真。

我曾听一位日本茶道大师讲,他年少学习茶道时,老师要求每次来上课,无论天气阴晴都要带伞。他虽然不解,但只是遵从师命,每次必带伞前来。

一天他和师兄们正在聚精会神研习茶艺,艳阳高照的天气忽然阴沉,风雨突降。

在那一刻他察觉到,没带伞的会内心为归途如何避雨而分心,带伞者继续心静如水。

一念之间,高下立判。

而同样的道理,中国也有类似的典故,叫做不射之射。高手用弓箭射落猎物,而大师不用弓箭便射落苍鹰。

这个故事被日本人拍成了动画片,试图从中领悟极致之道。

算了,我今天晚上心情不好,不写了。

玩,带给我罪恶感?

首先,很抱歉昨天在情人节写的文章内容删掉了。删掉的原因是我不想传递负能量。但你想看的话,链接在这里http://www.xingzhekui.com/archives/7455

下面开始扯闲篇儿。

今天,真累啊。

在北京ISPO展会上溜溜逛了一天,我作为采编一体的记者对展会进行报道,上午九点开始逛到下午三点离开,到家大概四点,然后开始写稿子,五点半写完审核,六点在单位的公众号上推送。

我只能说,今天挺忙叨的,写的内容主要偏重攀岩、技术攀登和登山滑雪的装备。

说实话,写的都是自己喜欢的、感兴趣的、也算懂的。

前些年不从事户外媒体工作之前,自己也去逛ISPO,是抱着走马观花的态度。现在因为要写东西,所以要跟厂商的人员聊,哪些是新品、有什么特点、用什么材料、什么时候上市、价格如何等等……我是抱着普通爱好者的好奇心了解产品特性,无论我本身是否好奇。

但尽管如此,我不可能对所有户外领域品牌都了解。应该让每个编辑去把自己专攻的领域写出来,然后整合到一起。算了,不想说工作的破事了。

今天在展会遇到不少小伙伴,走在展会通道里各种打招呼,能碰到朋友们也挺开心的。

不管怎么说,当稿子终于发出去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的身体被掏空,累得不想吃饭。

还有两天,都是当天采编当天出稿子,坚持下吧。

​这是今天在OAKELY试戴一款无框式雪镜时拍的照片。

晚上睡觉前碎碎念,大概就这种时候写东西是一种享受和放松。

回想这些年,我很少有纯粹地去玩。玩喜欢玩摄影,但觉得器材昂贵不能光玩,于是去了佳能一呆就是四年。喜欢户外,不能光玩,于是就来到了现在的户外杂志社工作。喜欢攀岩滑雪,就要考各种教练证书……我总是试图让我做的每一件事都能有用,是不是功利心太强了?

我觉得不是。

究其原因,我觉得自己在内心深处认为玩是一件充满罪恶感的事情,所以一定要找一个借口让它合理化。并且受日企文化影响,无论做什么都要有成果物德呈现。

于是,我一次次把玩儿当成了正经事。

其实,有时我只是想,什么都不考虑,就那么无耻地浪费时间享受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