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峰归来

这个十一,做了几件事。

9月27日飞到成都给鸟做直播,次日飞回北京;十一连续三天在中环鸟店拍摄产品视频;10月7日飞成都,带朗诗团队13人全员成功登顶四姑娘山三峰;10月13日晚上飞杭州,14日带南高峰的鸟的攀岩活动。很累,很忙,很辛苦。

身体快吃不消了。

这次主要记录下三峰攀登的事情吧。

这是我第一次爬三峰。10月7日成都集合,10月8日进入四姑娘山区,与朗诗团队见面。10月9日带三峰攀登队员在巴郎山山口进行海拔适应和技术训练,主要讲了上升器和ATC的使用。10月10日从日隆前往三峰大本营。10月11日留在大本营适应。当天返回的消息是雪非常深,深及腰部。10月12日凌晨3点50分从BC出发,大约10点13名客户全员顺利登顶,当天下午徒步返回日隆镇,部分队员骑马返回。13日从日隆返回成都,尽管巴郎山隧道通车了,但还是花了近4个小时。

主要总结下这次三峰攀登的一些问题吧。

现在出差太频繁,导致我的态度变得很散漫,不再提前很久认真准备了。觉得已经是家常便饭。结果忘带了厚手套、轻视三峰没有带足够厚的睡袋、没有带肠胃药品、忘带眼罩和耳塞、没带厚羽绒服,没有带抓绒裤,但最最重要的是,忘记带我的专用尿壶。

下次如果不认真准备,就他妈不要上山了,死了活该。

到达BC的一晚,出现了数次呕吐,高反问题延续。喷到了同帐篷的海川睡袋上,据他说,我是脑水肿典型的喷射式呕吐了。但我觉得这还远远不算。不过我是工作人员,我连呕吐也要悄悄地进行,不能让任何人发现。

吃东西吐,喝水也吐。喝水吐得更快。所幸就不吃不喝了。

这次带的睡袋是以前的黑冰的睡袋,这种垃圾可以扔了,夜里脚丫子冻成冰了。最后登顶那天下身是优衣库的薄秋裤、TNF的速干裤加上凯乐石软壳裤,一种极为蹩脚和奇异的组合方式出发了,原因只有一个,我忘记带TNF的那条厚秋裤了。这里必须说下,TNF的有一套厚运动内衣的组合,是我目前穿过的最舒服最保暖的内衣组合。

上身是OR的长袖速干衣、TNF神内衣、凯乐石软壳上衣、薄羽绒服、凯乐石的冲锋衣。

这些衣服的组合,凌晨出发不冷不热,还挺合适。但在营地就稍微冷了。在营地还是需要超级厚羽绒服的组合。

从营地出发,一路不快不慢,自己的心率还是比较低的。毕竟是陪伴客户前进。大约7点抵达垭口,太阳出来找在山上很美。我用单反拍了不少照片。

9点半左右登顶,大家说说笑笑拍合影。总体感觉三峰最后两个绳距,如果不修路,大部分客户会感觉比较难,危险性也会大一些。但对我而言,攀登应该问题不大。

在通过垭口的时候,遇到了大风,大约风速每秒10米左右,有那么一瞬间觉得会不会客户被狂风吓倒,然后下撤回家。因为连我都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了。不过所幸没人提及此事,全员得以继续攀登。

三峰没有裂缝,最后一部分路段商业队的话,建议路绳。自主攀登的话,在我能力范围内(其实是指在正常人范围内)。

最后登顶前的雪坡,大约45到60多左右,不使用路绳会比较痛苦。至少在有路绳的情况下,大多数人都是上肢发力把自己拉上去。没有路绳,摔下去确实有点危险。

从三峰的垭口眺望二峰的景色,最有趣的是,我们在三峰垭口时,二峰队员正在陆续登顶。我们能看到彼此。

上图是最后到顶时候的照片,岩石裸露,大概一个绳距左右。如果不慎摔下去,会很痛苦的,估计半死不活了。上图就是最后一个绳距。如果没有攀岩的经历,又没有路绳,那么会是非常冒险的一件事情。

我认为比较痛苦的一件事是,穿着高山靴和冰爪踩在冰岩混合的地形上时,以为自己踩着的是雪地,但突然雪里面的石头滚动,会趔趄一下,感觉挺危险。

至于我的身体状态,糟糕透了,但自己真的是一个非常能忍的人,因为呕吐,饿了一天后去爬山,胃里饿得疼。自己运动起来之后,因为心跳加速,高反状态明显缓解。运动能力慢慢恢复,最终结果马马虎虎吧。

现在爬的山多了,大体知道哪种坡度的雪坡可以走,不会滑,踩起来是什么感觉。

下下周又有一个买卖,加油吧。

最后,看看照片吧。

p.s:之前太腐败了,我要回归自律的生活。从训练开始,我喜欢训练结束后照着镜子看自己的感觉,我喜欢那种充实的感觉。

小葵,请努力,像坦克碾压杂草一样把懒惰碾成齑粉。

三峰归来》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