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巴雪山拍摄记录

我没想过,有一天我会作为摄影师拍摄始祖鸟这样的顶级户外品牌的活动。

从几年前还被朋友笑话我穿着包浆的迪卡侬冲锋衣,到拥有多到穿不过来的凯乐石、TNF的赞助服装,到获得始祖鸟的,这个升级的速度让我开心,甚至感到一丝不可思议和荒唐。这仿佛暗合了马太效应,让少的更少,让多的更多。

几年前我第一次攀哈巴雪山时,我穿了一件迪卡侬的冲锋衣,既不是戈尔面料,又不具备防水功能,还是穿了足足十多年的旧衣服。我记得那次下山后,衣服彻底湿透。自己像个落汤鸡一样,里面的迪卡侬抓绒已经可以拧出水,别人问我冷不冷的时候,我硬挺着挤出笑容,告诉对方我没事。

那很久之后,还是有小伙伴一直半开玩笑地嘲讽我的包浆冲锋衣,当别人这样说我时,我也会跟着自嘲一番。但慢慢地,我发现他们的玩笑中带着对我并不富裕的穿着打扮的讥笑。

小时候我妈告诉我衣服不用在乎新旧贵贱,只要干净整齐就好。可她没告诉我会因此受到“别当回事,就是开个玩笑”的充满“友好”氛围的嘲笑。

我确实没有把太多的钱花在装备上,没有那么烧装备。但我热爱户外运动,这种热爱并不会因为我穿着老旧的迪卡侬而变得低人一等。我曾经很羡慕那些拥有更专业户外品牌衣服的小伙伴,我觉得他们的打扮比我更帅气更专业,而我就像一个灰头土脸的土包子。于是我付出了努力,锻炼自己。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强更快。一次次我用自己滚烫的热血抵御冰冷的雨水、挥洒自己的汗水来蒸腾潮湿的衣物。

对于我而言,没想过会有始祖鸟的服装,那对我有些遥不可及,但如今,来得又那么突然。

我能为他们拍摄一些东西,并不是因为我能力出众,而只是因为一些机缘巧合,感谢给我机会的人。这点我有自知之明。

哈巴雪山的攀登活动比较顺,全部人员顺利登顶。回到家后,我发现自己为客户拍摄照片视频的相机的存储卡出现异常,重要的照片和视频丢失殆尽。

那一瞬间,犹如晴天霹雳。

我背靠着墙不自觉地骂着脏话,我害怕了。那是我从高考之后从未再次感受到的紧张和压抑。

我不想搞砸别人的信任,我不想搞砸对我而言这么重要的机会。

我害怕了,我像条疯狗一样对着存储卡客服热线那一侧的客服狂吠怒吼…

然而这一切都于事无补,最终我一边在地铁里祈祷一边前往中关村的一家数据恢复公司寻求解决方案。

谢天谢地,数据找回来了。谢天谢地!

为始祖鸟拍摄这次活动,并未因为我拥有高超的技巧,只是误打误撞地巧合。可我想做好这件事情。

除了年迈的老父母,世上已没有什么人相信我会做出什么成绩。

有时候我也怀疑自己,觉得自己就是个废物。情绪低落时,我甚至没有办法自己接纳自己,于是洗澡时我会一个人躲在浴室,关上周遭的灯光,一个人在漆黑一片的浴室里用淋浴浇着自己,极度的心灰意冷。

有朋友跟我说,你又不是富二代,有什么资格让你去做你自己想做的事情。她说得对,向现实低头的人们有资格尽情嘲笑怀揣理想却没钱途的人。

在这里想说下为什么不爱写博客了,因为你一旦在这里体现出负面情绪,就会蹦出几个“关心”你的人,露出很惊讶很迷惑地表情问你,呦,你这是怎么了,别想不开啊。

对于这样的人,我想他们看到朱自清的《背影》也会很惊讶地关心一下,“呦,你们这父子关系怎么搞成这样了?”请这样的傻逼收起你的怜悯,分清别人在文章里的表达和现实情绪的区别。你若想居高临下地表达怜悯,请扯开裤裆看看你肚子赘肉覆盖下的隐睾,或者捏捏那干瘪松软的阴道,可怜下它们吧。

我从小到大,只相信努力与热血。如今冰冷的现实扑灭了我存于幻想的热血,我只剩下麻木的努力,不敢抬起头的努力。

但是,我的人生信念就一句话,往死里活。无论是否热血,是否成功,我都相信努力会让我找到更好的方法,更准确的方向,去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哈巴雪山拍摄记录》有3个想法

  1. 自己的人生,何必在意别人的想法,何况别人的想法大概率还未走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