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

有时觉得自己活的很无耻。

快35了,下班回家还要打上四五个小时的ps4,玩得还是低幼年龄段的机器人大战X,和我20年前玩的机器人大战F完结篇几乎没什么区别。

我觉得我是在逃避生活。

一到了深夜,很多白天注意不到的痛痒就会开始发作。涂抹花露水、剪指甲,这些白天根本注意不到的事情,到夜里就开始发作。

很多事情也是如此。

无比滴涂抹得过多,熏了自己的眼睛,却还是被蚊子咬。

家里的花花草草越长越茂盛。薄荷爆盆,绿油油一大片,风一吹漂亮薄荷香,美极了。铜钱草在白色的塑料盆里,越发显得青葱。

铁线莲的枝条不小心被我掰断几根苗,但无大碍。

辣椒长得很好,虽然栽种的季节是去年冬天,导致春天时已经不再生长,但耐心地给它们时间,目前也终于倒过来了时差。可喜可贺。

很多年轻种下的多肉小苗,都已经成为了老桩,繁衍了下一代。

如今的我,做到了很多年轻时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也失去了很多美好的时光。

今天在单位的院子里看到了戴胜,久违了。

人家深夜食堂,我是深夜吐槽。晚安,愿一切都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