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 CARE

结束了浙江天目山七尖穿越的拍摄工作。

如前文所讲,两天半的穿越中,第二天雨水从早下到晚。

我拿着单反相机拍照,无法使用登山杖助力和保持平衡,在雨里背着重装的大背包,有两次摔倒在山路陡峭湿滑下坡的泥地里。

摔倒的一瞬间紧紧把相机抱在怀里,生怕磕到碰到。

我真怕,因为那些器材就是我养家糊口的饭碗。

屁股摔在泥地里并不太疼,雨水噼里啪啦地打在脸上身上也不太冷。

活动结束后蚂蝗咬过的地方还在不停地流血,身上一共被咬了4处,袜子、裤脚和鞋都被弄脏了。

蹲在一处队员需要过河的溪流旁边,为60多名队员逐一拍照,一蹲就是一个小时。尽管是南方闷热的5月中询,脚在溪水里也泡得冰凉了。

这是我给自己的要求,保证有全体合影2张以上、小组合影若干、特写若干,还要保证每个人都至少有3张单独的照片,算是对得起工作吧。

我不喜欢在南方闷热潮湿的雨林湿地徒步穿越,我不喜欢被蚊子、蚂蝗以及不知名的虫子咬,我不喜欢淋着暴雨在稀泥堆的斜坡上摔屁墩儿。

但这些都能忍,都能接受,因为这就是我的工作。

我也不喜欢辛苦工作结束后,有某位比我更懂摄影的客人向所有人指责我拍摄有问题。

没关系,你开心就好了。

Who care。

家里买了铁线蕨、常春藤,自己买了轻石、干水苔、基质土,在一个玻璃缸里种植了白发苔藓和一颗网格草,鱼缸里除了大榕和水芙蓉,又新买了莫丝和坨坨草,商家还送一株蜈蚣草。现在家里已经有了许多盆多肉,还有栎树芽、辣椒和野花种子。

我喜欢家里多一些绿色,可能是年龄大了,喜欢家里多一些绿色,多一些生命的气息。

WHO CARE》有1个想法

  1. 户外摄影还是难度挺大的吧,不太懂,不同世界的人不同的人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