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么就别拍!——EBC&罗布切峰归来

尼泊尔的EBC徒步和罗布切峰的攀登结束,平安归国了。

回国后连续4天上吐下泻,被迫去了医院就诊。目前已经平稳了。

先说说这次的EBC徒步和海拔6119米的罗布切峰攀登吧,我觉得是人生中又一次更加接近挂掉的经历了。

是那种深夜躺在帐篷里祈祷快些天亮,可以顺利回家的焦虑感受。

作为随队摄影摄像,与队员们一起完成世界顶级徒步路线EBC之旅,看起来无论如何都是一份美差。但实际我的感受会与你的想象不同。

在高海拔地区,每天早上5点起床去拍摄日出延时、夜里24点以后去收回拍摄星空延时的机器,有时睡眠时间不足5小时,在平均只有北京氧气浓度50%的地方每天举着单反前后奔跑,说停就停,还要马上屏住呼吸保持手持的稳定性去进行拍摄……

在休息不足和间歇强度的运动中,高反很容易就被加剧。

最终这一切在攀登罗布切峰时爆发,夜间会因为脑内剧痛而屡屡从睡梦中痛醒,为了片刻的安宁可以不问计量地吞下止疼片。

最后没有依靠夏尔巴和协助完成罗布切峰的攀登和期间对队员的拍摄。登顶后下山的过程不断提醒自己不能睡着要清醒,毕竟单绳降一旦疏忽就会从ATC中滑落下去。

现在回想起当初的画面,可以用尽量平淡地口吻说,还好吧。但我觉得比跑完168公里的越野赛后的状态还要差,差不多接近自己的极限了。

通过这件事,我知道自己最大的缺点时在长征式的旅途中,没有办法通过睡眠将身体达到最佳恢复状态。

先说说大概整体的印象吧,加德满都这个地方总体比较脏乱差,类似30年前的中国市级。EBC的徒步路线上,和欧美的徒步路线差距很大,一路上随处可见牲口的粪便。自然风光中8000米级别的雪山是很大的亮点,除此之外乏善可陈。欧美人喜欢来这里看,估计除了看真正雪山外,还是抱有那种对于贫穷山区国家人民生活状态的猎奇心而来,还是带着那种大英殖民者在落后矇昧地区探险的心情而来。

其实如果你不是为了看高海拔地区的雪山,bu ru去双桥沟溜达溜达。

诚实地说,我这次拍摄工作是目前所有活动中最辛苦的一次。不只是给客户拍一些到此一游的纪念照,还要负责拍摄视频。拍摄视频可不是站在那里咔嚓咔嚓就可以搞定,简单的一场戏也要全中特三组镜头。一场大家在山脊上行进的镜头,要有全景交代空间感,中景交待行进的人物,特写描绘细节。任何一场戏都差不多要有三个以上的镜头进行交待。对于我一个没有太多视频经验的人,真的无疑让我比高反更加头疼。

如果问我这次旅行总体的感受,我大概觉得倒是一次经验积累和学习的过程。最后呈现的视频应该也不会太差。

但这次真的把我累到了,在同事和客户面前永远保持乐观积极的面貌,但一次次凌晨五点顶着太阳穴的巨疼从被窝里爬起来拍摄延时日出的场面,我真的不太喜欢。最后几天时,我的脸部已经水肿得胖成猪头了。

这次客户中有一位我的朋友,是舌尖上的中国剧组的摄影师。使用莱卡给我拍摄了一些相机,他和我在拍摄上最大的区别的是特别慢。单反很快,两三秒钟就可以拍十多张,他很慢,摆弄来摆弄去一两分钟才拍摄一张,看起来就像是在照相馆一样。但他拍摄质量却远远高于我。

他带给我的震撼很大,无论客户怎么要求,都要慢慢地构图取景调整各项参数。而且莱卡也让他快不起来,每一个参数都手动设置,力求精益求精。这次跟他学习了不少。

我的心得就是,要么就不拍,绝对不凑合不糊弄,学习了。

p.s:发现新浪微博目前最大用途是稳定的免费图床。

要么就别拍!——EBC&罗布切峰归来》有2个想法

  1. 照片很不错,这样的经历虽然辛苦但是应该也挺有意思的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