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跑山时想到的话

今天去大觉寺跑山,气温突然增高,累计爬升海拔比我以往的训练都高,自己带的能量胶不足,肚子一直很饿,更大的问题是电解质片一直不舍得按照推荐比例使用,一直是按照厂家推荐的50%比例与水混合使用,天气的突然增温,导致大量流汗,电解质不足,出现了久违的“头戴金箍”现象。

现在有朋友圈,有微博,有各种社交媒体,所以除非是熟识的朋友或者陌生的路人,没人会来这里看文章,反倒可以说说心里话。

其实,一个人在山里跑9个小时,挺累的。我知道有些人会觉得我的训练量和强度微不足道,或者会觉得我娇气乃至无能。

也许他们说得对吧,在这点上我自己也不置可否,但我只想说出我的真实感受,记录下来。

沿着或土路或台阶不断向上走走跑跑,阳光刺眼,汗水刺眼,眼前的一切都是明晃晃,我不断向上走,在下坡的时候争取跑起来。

有时候,你不断努力。哪怕你明知那努力见效甚微,但你总想给自己一个安慰,总得有个信念,一个不需要逻辑思维去推敲的信念:我相信努力会让一切慢慢变好。

一个主观的心灵鸡汤。

也许这就像飞天面条教一样,荒诞而无稽。

有时候走过林间的土路,会扬起一大片细微的尘土,我把魔术头巾拉到脸颊上,罩住自己的鼻子和嘴巴,一会又会因为憋闷而摘掉它。

今天的训练很辛苦,也摔倒一次。

接受生命充满悲哀的事实,接纳自己的无能为力,但无论多么难的道路,你只要一直走,总会好起来。

长达9个小时的越野跑,让自己的体温升高,脸红红的,加上太阳光的照射和一层黏糊糊的盐渍和尘土,我的脸应该像个烤熟的猪头。

今天有次下坡的时候很累,累到自己不顾一切地坐在石头台阶上,一步也不走,就像是耍脾气任性的小孩在商场为了买玩具而坐地上不走一样。

我坐在那里,喘着粗气,心脏跳动的声音格外大,一步都不想再走了,甚至站都不想站起来。

一两分钟后,我站起来,懒得去掸屁股上的尘土,就直接向下跑去。

在人的一生中,也会有一屁股坐在地上,或者被一拳打倒在地,爬也爬不起来的时候,但早晚有那么一刻,你还是会站起来,继续走下去。

重复的道路,我一遍一遍地跑。一会上来,一会下去。就这样我不断地前进着。黄昏时刻,我站在最高点眺望京城,此时你可以心安理得的站在那里休息。没有人夸你跑得快,也没有人夸你努力,更不会有人夸你有毅力。

有的只是暮色黄昏和渐凉的山风。

加油,XZK。

这就像那些无人点赞的微博,就像那些无人去看的博客一样。自己是自己的明星,自己是自己的观众,要演得精彩,也要大声喝彩。

随着跑过的路越多,就越理解,不管怎么样的道路,总会有完结的那一刻。无论是险峻湿滑的下坡,还是陡峭艰辛的上坡,都会有那么一个转角,在那之后,等着你的是柔软的草地,是终点的欢呼,人生亦如此。

在一个松林的土路上,下坡的我摔倒了,左手本能地撑在地面。摔倒的我暗自庆幸屁股下面没有凸起的砾石,手掌下没有尖锐的树根。我慢慢站起来,活动活动手腕,继续向下慢慢跑。

在我的身上,有一些伤疤。关于它们我有很长很长的故事。故事飘散在青山白云间,人物弥散在宇宙洪荒间。

摔倒了,爬起来,继续走。跑步和人生都这样。

从山脊向上缓缓爬升时,身后一个穿着廉价紧身裤、戴着赛事赠送的遮阳帽的跑者从我身边跑过。他穿得好土,跟时尚的越野跑一点都不沾边。我心里本能地就映射出这句话。

我说的是实话,确实打扮得很老土。

那又如何呢?我穿着不合时宜的迪卡侬运动裤和品牌库存的滞销鞋子,也很土。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有些时候,一个人境遇不佳,并不是他的错。我们无法知道真相,可以评判,但要有一刻无差别对待的心。

那些如蝼蚁般苟活的市井小民,就是市侩小人么?那些锦衣玉食的富商巨贾就为富不仁么?

我不知道。

我今天跑得很累,明天还要去跑。也许这就像西西弗斯,但谁又不是呢。

晚安,朋友。

在跑山时想到的话》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