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1201篇博客

这是我的第1201篇日志,我很荣幸,记得在我写下第一篇日志时,如此写道:“嗯,,,注定这个博客也会像前两个一样,半途而废的。嘻嘻,不过人活着,给自己个希望,给自己个盼头儿,总是件开心的事不是吗(出自2005年1月8日)。”我很感谢自己的坚持和朋友的支持。

在十几年前,我身边很多朋友在网上写blog,中文叫博客(我喜欢这个很优雅的译法)。

如今,我觉得99.99%的博客都已经荒废,那些记载着人们青春年少无限遐想和感动的代码淹没在网络的洪流中,而我所幸在早期搭建了自己的网站和域名,才能在博客网站关闭的大潮中幸存。

或者说,是因为自己那些年过得比较孤寂,体内的荷尔蒙又带给我无穷的倾诉欲望,才能让这个小小的博客网站坚持下来。

在最近的几年,我的博客维持着极低的更新频率。原因无非是年龄大了之后,不太想向人倾诉心声,也没有青春的资本去畅想未来。同时,自己前几年在杂志社工作,每天都是无休无止撰写稿件,对于这片自留地就缺乏了更新的动力,我得说,我把最好的文字给了杂志,但是请你不要关闭网页,因为我把最真挚的情感留在了这里。

去年,是我生命中转折最大的一年。我离开了《户外探险》杂志社,来到孙斌的巅峰探游,成为了一名户外运动摄影师。

如果扪心自问,我觉得老天爷不亏待我,我很感激。

小时候梦寐以求地幻想成为杂志的编辑,可以像儿时《正大综艺》的栏目主持人一样去四处游荡,还可以把自己的文字变成铅字握在手中,这个梦想实现了。

儿时也曾幻想自己成为一名极限运动摄影师,跟随队伍上山下海,拍摄常人难以想象的险峰美景,如今我也实现了。

我实现了儿时幻想中大部分的内容。所以我知足,也感恩。

但是,我做得并不好。

我没有成为自己心目中优秀的户外杂志编辑,有没有成为令人敬仰的户外摄影师。我庸庸碌碌,无所成就。

去年我拍摄了两部商业登山纪录片,登顶了三座5000米级别的山峰,一座6000米级别的山峰,在野外环境工作超过90天。

今年,我将迎来我的第35个生日,我希望现状能有所改观。

而改变,需要的是巨大的努力与动力。

越野跑方面,我将继续努力。为了8月份的UTMB而认真训练。

攀岩方面,对不起,我今年会像去年一样,肯定还会亏待你,毕竟我精力有限。

攀冰方面,去年冰季有11天在冰场攀爬,今年希望不低于这个数字。

滑雪方面,去年只有4天。2次在南山,2次在日本的长野县白马村,这当然和我的腿伤有关系。今年一定不会比这个数字更低了。

登山方面,6000米以上的山峰会继续攀爬,慢慢积累经验。

摄影方面,我更新了器材库,在延时、星空摄影上会积累经验,伴随着航拍机的入手,航拍肯定会成为一项自己新的技能。

写字方面,好吧,我估计没什么时间留给这里了。我尽量多坚持一下吧。

日语方面,我不想花太大力气去提高,水平已经到了边缘效应。不如有机会去环境中去锻炼。

英语方面,我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毕竟这对我的工作影响深远。

看书方面,我已经很久没有踏踏实实蜷在一个角落里安静地沉浸在一本小说里了,但在人生的某一瞬间,脑海中还是会莫名浮现出曾经读过的那些金句、或者动人的描写。至于工具书方面,我真的没少看,持续买持续看。

其实我在进步,至少不够快,不够迅猛。起点低、年龄大种种劣势让我的努力显得微不足道。

大概就是这些吧,下个月将带队担任摄像师完成尼泊尔EBC环线徒步和罗布切峰(海拔6145米)的攀登。

祝我好运吧!

去年年底和同事去雍和宫拜了拜,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和自然接触的增加,我慢慢感受到自己的渺小和懦弱,同时也承受了更多的责任和重担。唯一能做的就是,对自己更严格,更自然更敬畏。

这是我的1201篇日志,其实有很多话还想说,攒着吧,说不定我一生涓滴意念,侥幸汇成河。

天空在都市下,浸染着霓紫色和红色,我透过那一扇窗,想着彼时射进来的光辉时刻。多年前或者多年后,忘却的又牢记的,都罩在这无尽的慢慢夜色下。晚安,我的朋友。

我的第1201篇博客》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