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球卡

过去的一周,我最喜欢听到的一句话就是,“拍球卡!”

人生苦短,如何能在有限的时间内,体验跟多生活感悟?除了读书、旅行之外,我觉得能在年轻时多接触一些不同行业的工作会大有裨益。

2年对日软件程序员,2年商品企划,4年系统设计师,半年摄影培训讲师,2年半户外杂志记者编辑,登山向导兼摄影……我做过一些工作。但要说有趣,还是属在杂志做记者阶段和现在这个阶段接触到的人和事最多。

今年7月份,在贵州格凸学习观摩拍摄窦骁的户外广告,10月份,在四川小金县实习帮助剧组拍摄宣传纪录片。而在过去的一周我有幸在一个电影拍摄的剧组作工作。当然,我的工作不是拍摄,而是片中剧情涉及到攀登雪山,我作为技术指导对影片拍摄提出自己的意见。包括装备的使用,剧情的设计,表演的程度……总之我的工作就是尽量使这一切显得真实。当然,我们是在怀柔的一个大仓库里搭建的雪山上拍摄。

这也许不是一段轻松的经历,但却是一段有趣的经历。

第一天来到片场,一瞬间以为仓库里的雪山的雪是真的,拿手一捏发现没有丝毫凉意才明白是假雪。后来发现是使用硫酸镁来替代雪。

在六天的时间内,我对电影拍摄最深的感触就是,凡事要想干好,都必须吃苦。

我在剧组的几天,因为时间紧,镜头多,我们经常是凌晨三点多才结束拍摄,回到酒店接近凌晨四点,第二天中午又继续回到片场开始拍摄。无论是导演、摄影指导还是下面的助理、小工,几乎一天除了在工作就是回酒店睡觉,没有什么业余时间,而且这样的工作状态往往会持续数月之久。

冬天的深夜端着不锈钢的饭盘站在影棚外吹着寒风吃饭,在我看来有些辛苦,而大家都早习以为常。

最后几天我已经慢慢习惯甚至融入到这个环境中,拍电影是件很辛苦的事情,剧组的工作人员比普通的都市白领辛苦很多。

一个剧组接近上百人,但真正做技术含量的工作人员,可能也就十来个人。其他人分为两类,一类是卖苦力,一类是卖时间。前者就是推车搬运等,后者就是助理一类,耗在片场。我深刻感受到,宁可再辛苦,也不要做卖苦力和卖时间却赚取不到经验的工作。

每个镜头的拍摄,大约都需要半个小时左右的准备时间,摄像机、灯光、服装、道具、化妆、演员等多方面配合,而一个镜头往往要拍摄四五遍,当拍摄这条过了之后,特效组的工作人员就会拍色卡和灰球。所以当每次听到拍球卡时,就意味顺利拍摄完毕了一个镜头。

在剧组工作的这几天,收获良多,感慨颇多。

如果你还是个年轻人,建议你在年轻的时候多换一些工作,至少是多见识一些工作。眼界开阔了,人生才能豁然开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