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CK HARD BE TOUGH

最近生活突然发生了很多事情。

有惊吓也有惊喜。

腿慢慢好起来了,虽然还是无法正常下楼,只得侧着身子一步一步挪下去,但无论怎么说,还是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现在膝盖弯曲超过90度,会感觉有什么东西在顶着膝盖,再继续就会疼痛下去。

因为腿伤没有去单位,去了单位也没人,他们去攀登了小贡噶。所以自己在家打打王者荣耀,看看电影,偶尔也会翻翻书。

我看过电影《乱世佳人》,那个时候我还在读初中。只记得影片刚开始时,我可不喜欢这个大小姐一样刁蛮任性的郝思嘉,这女的不一个混蛋么。到了最后,也总是会反思这家伙为了钱嫁给自己不爱的伐木场主,真是个坏女人。

只是,当初觉得这女的是块硬骨头。

最近在看译文出版社的《飘》,在序言中译者也坦言了自己对主人公郝思嘉的看法。她是个自私任性的女性,但同时也因为她的决绝坚毅与独立自强让她获得了很多读者的喜爱。

至于我喜不喜欢郝思嘉呢?

我不喜欢她。

因为私自任性的人怎么会喜欢另一个自私任性的人呢,只是我们不够像她一样坚硬,做不到be tough。

无论你是否喜欢郝思嘉,这本都是很好看的小说。

另一本书是《探险家的传奇植物标本簿》,是那种又贵又厚的铜版纸绘本读物。书中没有什么章节安排。全书讲述从中世纪到现在一代代的植物学家在世界各地收集标本的历程,谈不上故事性,只是单纯的描述史实资料。

所以谈不上好看,只是让你看完也记不住谁谁发现了什么的书。唯一感慨的就是,植物猎人这个行当还真是一个奇妙的存在,他们比植物学家酷多了。为了金钱而不多探寻珍奇的植物,可远胜过穷光蛋睡在甲板上探寻植物奥秘的植物学家有趣多了。如果你喜欢植物,那么看了这本书后你不会喜欢上当一名植物学家。至于植物猎人,那种靠猎取珍奇植物拍卖出好价钱的角色,现今比珍奇植物更罕见。

几个月前看了达尔文的《乘小猎犬号环球航行》,连走马观花都谈不上,仅仅是蜻蜓点水般翻了翻,这种书不配彩图才真的是失败至极。你看着达尔文因为发现某种鸟类而狂喜,但你只能看着那几个干巴巴还无法正确读出发音的汉字发呆。怪不得没什么人看呢,门槛太高。

雪季很快就要过去了,我很着急,可是腿还不能正常弯曲,我知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So,Gone with the Win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