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活

好久没写博客了,人还在,苟活着。

每天都带着一张硬壳面具活着,偶尔也想说说话。

今年3月辞职离开户外探险杂志社,4月来到了巅峰探游工作,是我曾经梦寐以求能够进入的公司,如今作为一名户外摄影、摄像兼向导被招募进来了。

7月初第一次作为摄影、摄像、登山向导,和同事带队前往了非洲攀登了乞力马扎罗山峰,并且浏览了坦桑尼亚的两个野生动物园。

给队员拍了近百G的视频和照片,给自己拍了不超过3张照片。辛苦么,挺辛苦。委屈么,不委屈。

如果不是因为工作的原因,我根本没办法去经历这样的奇妙旅程,所以我热爱我的工作,也很感谢公司。

对于我而言,我不在乎是否自己有旅游纪念照,我最终编辑出来的视频才是我的作品,尽管这是我第一次拍摄、第一次编辑。尽管那也只是一部商业纪录短片。

在视频拍摄之余,偶尔拍几张照片。

非洲人能歌善舞,亲历了才会理解。

我看到的不只是山,还有人心。

攀登乞力马扎罗的路上。

远方的乞力马扎罗。

成熟而完善的马兰古攀登路线。

前往坦桑尼亚最有名的恩格鲁恩格鲁国家公园的路上。

当真正的野生非洲象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体会到了一种巨大的压迫感。

参观马赛族部落时,当地人演示钻木取火。

从乞力马扎罗回来后,马上发烧咳嗽。大概有20多天连续出差没有在家好好休息,一到家却迎来一场病,但心中无比庆幸自己没有在出差期间出问题。发烧退烧后的第三天,我迎来了人生的第一次100英里(168公里)的越野赛,这是我目前为止,参加距离最长的一次越野赛。

比赛用了45个小时完成,几乎三天两夜没有睡觉,导致在赛程后半段出现幻觉,经常把树林里的物体看成人或动物。那一次也让我知道了,原来我的极限不在那里,我可以做得更好。

我平安完赛,拿到了宝贵的ITRA积分。这样明年或后年,我就一定可以前往霞慕尼参加UTMB的比赛了。

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忙碌过,有时也会比较累。但我觉得我还可以,我还要加速,我要变得更快更好,我要把自己当作运动员手中的铅球用力抡圆,期待着在未来的某一刻,我可以去得更远,飞得更高。

我见到了那些天资聪颖的人,也见到了那些家庭富裕的人,我有时会羡慕他们。而我什么都没有,我唯一能够紧紧攥在手心的就是努力。

有时我们努力不是为了成功,而是因为那是唯一可以属于自己的东西。

苟活》有1个想法

  1. 我觉得拍得照片真不错,看着照片能让我感受到人,路,山,狂野,大象,火。
    我相信视频也很好看。通过你看到了很多不一样的东西。谢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