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托、攀岩、幸之助

夜晚时间,和小伙伴说说闲话。

关于摩托

最近在驾校学习摩托车,汽车在大学时候就考取了驾照,当时从未想过以后还会增驾摩托,但随着年龄的增加,人老了就开始怀念儿时做过的那些梦。

看着那些轰鸣的摩托在街头排出阵阵气浪,身着一袭黑色皮制车手服就像丛林中蓄势待发的黑豹。

大多数男孩子都有过驾驶摩托驰骋的梦想吧?

和我的情况类似,现在考取摩托车驾照的学员中,绝大部分都有了汽车驾照,甚至是开车过来学摩托,玩车的目的性远远大于通勤。

我报考的三轮摩托,俗称侉子。因为三轮驾照可以合法驾驶两轮摩托,反之则不行。

记得第一天上车学习,我连油门都不知道,开车绕桩不是撞杆就是熄火。甚至在给朋友发去的微信中,都流露出无奈和失望——“绕桩太难了,已经相当认真和用心了,还是没有办法顺利达成。”为此也开始找借口,“其他的学员很多人以前都骑过摩托,只是没有驾照,而我是彻底没接触过啊。”

于是自己成了训练最勤奋的学员,不缺课,每次绕圈都相当用心。

三天之后,我已经可以相当熟练地完成绕桩科目,甚至还有些飘飘然地会快速通过,以显示自己娴熟的技艺。

有时感觉这就像是许多事情的缩影,或者说浓缩版。那些在初期认为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事情,虽然不断地坚持,慢慢有了可能性,只要坚持不懈,最后回达到令自己也可以满意的境界吧。

当然,我觉得这也和教学方法有很大关系,经过无数学员的反馈,教学方法已经形成了一套非常标准化甚至流水线化的东西,只要按照步骤逐一进行,就像不断点击“下一步”安装一个软件版流畅。

关于攀岩

有些线路,无论如何也无法完成。这是遗憾,也是希望。

晚上在岩馆爬一条线路,尽管参照了高手的爬法,我却怎么也过不去。磕了不下十遍以上,沿着看岩馆就要关闭了,内心有些焦急。

每次往手上涂抹的粉也越来越多,每次起身前都会跟小伙伴说,“最后一把,过不去就算了。”

但你也知道,我还是扣不住难点,一次次地摔在垫子上。

我的内心是崩溃的。

怎么就是抓不住那个小点呢?

在攒足了力气之后,再一次开始磕线。

哎呀,竟然凭借本能,不再按照高手的爬法,按照自己的动作竟然一次性完成了。

まさか!なるほど!

适合自己的路,也许就是最好的路吧。

也许,不只是攀岩如此吧。

说一件巧合的事情,大概在十多年前,我曾经去参加过一次松下集团的校园招聘巡回演讲,无意中被赠送了一张印有松下创始人松下幸之助名言的卡片,上面写了我很喜欢的话,甚至还把那张卡片粘贴在墙上激励自己。

虽然当时没能进入松下,但因缘巧合,几年后进入松下集团,而且有幸去日本大阪的松下总部进修,在松下先生的博物馆里再次看到这句话,内心甚是感动。

至今,这句话也都在激励着我,分享给你。

​“每个人都有一条只属于自己的道路,这条路时而宽广,时而狭窄,时而平坦,时而坎坷。也有百思不得其解之时,不知道这条路是好是坏。但如果抱定信念,义无反顾地走下去,路一定会开阔起来,内心深处的喜悦,也会由此而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