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讨厌的引体向上发起挑战的修行

在我做过的所有训练动作中,我最讨厌做引体向上。

卧推硬拉实力举,划船深蹲蝴蝶机……在我接触过的所有力量性训练中,引体向上是我最为排斥和抵触的。

我对引体向上从中学就开始排斥,因为每做一个引体向上,都会伴随着使出吃奶的劲儿。也许你可以做十个引体向上,但即便如此,你从第一个开始就会忍受双臂持续发力带来的灼烧感。

但最重要的一点是,你永远无法做出一个完美的引体向上。

你可以把引体向上做到杠子超过下巴,但还是有人可以拉到单杠超过胸口。你可以做到不耸肩拉起引体,但还是有人可以做到不但不耸肩,甚至背阔肌完全展开不夹背。

所以结论就是,引体向上是一种从开始到结束一直要忍受肌肉痛苦且永远无法做到完美的训练动作。

Never,Perfect,这对于一个处女座的是巨大的打击。

但我练习攀岩,引体向上是必修科目。所以这两年,引体向上也没少做。俗话说,技术不够力量来凑嘛。

但即便如此,做引体向上就像鱼香肉丝里的青椒,除非饿不得已,我才不会去碰。

但是,今天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

晚上在岩馆和水木鱼相互保护刷打墙练习耐力。

一共6遍,随着次数的增加,力量越来越弱。但通过他的提醒,要求加强过难点时有意识调整呼吸。最后一遍刷大墙时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屏气,于是主动让自己大口吸气大口呼气,我的主观感觉是第6遍过难点最为顺畅,也觉得没有前几次那么力竭难受的感觉。

​把呼吸调整了,把心情发送了,爬的时候比前几次动作要快,出手也觉得轻松了不少。

挺科幻的哈,怎么可能练习到了第6次,反倒比前几次更加轻松呢?

所以我措词上也写了主观感觉四个字。

无论是攀岩多么厉害的高手,悬在空中攀爬自己极限的线路时,也多多少少会感到紧张和害怕吧。

与其让自己逃避这种恐惧,不如索性接纳。接纳了,反倒能放松下来了。

不排斥它,去接纳痛苦、恐惧、紧张这样的负面心情。

去尝试与它们和平共处。

攀岩也好,越野跑也好,在某种意义上,对我而言是一种修行。

把事情上升到修行的层面,会被小朋友笑话是装逼吧。

嗯,无论别人怎么想,我还是坚持认为从修行这个严肃的层面去对待这件事,从长远的角度回来积极和更加深刻的影响。

什么是修行呢?

我觉得做任何一件事,把心静下来做,就是修行。

无论是阳春白雪的茶道、花道,还是司空见惯的扫除、做饭。把心静下来做,都是修行。

攀岩于我也是。

想提高攀岩的水平,不只是蛮力的训练。它会从生活上去约束你。

你不能熬夜不睡觉,因为要保证充足的休息。

你不能随便吃东西,因为要控制体重和保证营养。

你不能作息不规律,因为要保证训练时间和强度。

……

诸如此类,我并追求成为一名强大的攀岩职业运动员,但我却想成为一名我心中合格的攀岩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