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带给我罪恶感?

首先,很抱歉昨天在情人节写的文章内容删掉了。删掉的原因是我不想传递负能量。但你想看的话,链接在这里http://www.xingzhekui.com/archives/7455

下面开始扯闲篇儿。

今天,真累啊。

在北京ISPO展会上溜溜逛了一天,我作为采编一体的记者对展会进行报道,上午九点开始逛到下午三点离开,到家大概四点,然后开始写稿子,五点半写完审核,六点在单位的公众号上推送。

我只能说,今天挺忙叨的,写的内容主要偏重攀岩、技术攀登和登山滑雪的装备。

说实话,写的都是自己喜欢的、感兴趣的、也算懂的。

前些年不从事户外媒体工作之前,自己也去逛ISPO,是抱着走马观花的态度。现在因为要写东西,所以要跟厂商的人员聊,哪些是新品、有什么特点、用什么材料、什么时候上市、价格如何等等……我是抱着普通爱好者的好奇心了解产品特性,无论我本身是否好奇。

但尽管如此,我不可能对所有户外领域品牌都了解。应该让每个编辑去把自己专攻的领域写出来,然后整合到一起。算了,不想说工作的破事了。

今天在展会遇到不少小伙伴,走在展会通道里各种打招呼,能碰到朋友们也挺开心的。

不管怎么说,当稿子终于发出去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的身体被掏空,累得不想吃饭。

还有两天,都是当天采编当天出稿子,坚持下吧。

​这是今天在OAKELY试戴一款无框式雪镜时拍的照片。

晚上睡觉前碎碎念,大概就这种时候写东西是一种享受和放松。

回想这些年,我很少有纯粹地去玩。玩喜欢玩摄影,但觉得器材昂贵不能光玩,于是去了佳能一呆就是四年。喜欢户外,不能光玩,于是就来到了现在的户外杂志社工作。喜欢攀岩滑雪,就要考各种教练证书……我总是试图让我做的每一件事都能有用,是不是功利心太强了?

我觉得不是。

究其原因,我觉得自己在内心深处认为玩是一件充满罪恶感的事情,所以一定要找一个借口让它合理化。并且受日企文化影响,无论做什么都要有成果物德呈现。

于是,我一次次把玩儿当成了正经事。

其实,有时我只是想,什么都不考虑,就那么无耻地浪费时间享受生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