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世谷の尋常一日

和往年一样,今年的春节假期我也选择了去旅行。

日语,我从13岁开始学习日语时就潜移默化受到它的影响。

托它的福,我能进入日立、松下、佳能这样的企业工作。受它的连累,我的英语做为第二外语,在口语发音方面几乎是张嘴就被人嘲笑的日式发音。

讲个真事。前几年我去加拿大参加班夫马拉松,海关过境时加方海关问我:

以下都是英语对答。

他问:你为什么来班夫?

我说:来参加比赛(for Race)。

他看了看我说:这里没有比赛。

我说:这里有,我知道!

他:没有!

我:有!

……

在争执了几分钟后,我终于明白了,我英语发音的Race(比赛),被我发音成Rice(大米),对方海关以为我拿旅游签证来搞大米的。

你看,这就是日式英语给我带来的麻烦。

日本,从十多年前我做为程序员去名古屋工作,到后来做企划带经销商去日本各地旅游,到去年做《户外探险》的杂志编辑为日本旅游局采访报道九州、秋田的项目……无论我做什么行业,日本都和我纠缠在一起。

日本,我确实去过不少次。

但,只有这一次是完全为了自己玩耍而去,没有一丝一毫的工作性质。

毫无疑问,北海道二世谷是我这个滑雪爱好者的首要膜拜之地。

这个雪季刚开始挤出时间去滑雪,就为了拿下PSIA(The Professional Ski Instructors of America)的教练证书,这样为下个目标打实基础。

GoPro,我一直很想买,但舍不得。

直到我在北海道二世谷滑雪最后一天的前一晚。

因为,舍不得让5D3在背包里跟我在雪地里摸爬滚打,而手机掏来掏去就被雪水弄湿。

所以,买。

于是,我记录下了我在二世谷滑雪的最后一天。

拍得很晃,自己都想吐。

但,无所谓。

玩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