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来跑四姑娘山

11月2日应四姑娘山越野赛组委会的邀请,当天晚上抵达四姑娘山,当夜迎接我的就是头疼与呕吐。

我对高反比较敏感,这一点在去年的岗什卡就已经显现。而且我今年有几乎没有上过高海拔,来到海拔3200多米日隆,一下子就开始了严重的高反。夜里头疼到几乎无法合眼,穿着的T恤被汗水浸透,头痛欲裂,之后就是抱着洗漱池呕吐,几乎吐满了一盆。之后在昏昏沉沉中睡了过去。

13日上午和今年格凸丛林挑战赛的主办陈晨、蒲伟一起溜达到锅家坪溜达。秦岭50的主办蒲伟去锅家坪溜达。想起去年和登协李老师还在这里一起拍照的故事,真是感慨时光匆匆。

下午一个人溜达到冰石酒吧,又看到了去年比赛前见到的冰石老板唐伟,在咖啡的香气中。开始了和他聊起来。

唐伟和冰石的故事很有趣,和四姑娘山登山、户外运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告别了自己的都市生活,来到这里生活已经十四年了。许许多多的国内国际攀登大神都在他的酒吧做过客。期间还聊起了古古在这里住宿做饭的故事。我录音了一些谈话记录,试图以后去整理成一篇专访稿件。

这次跟我一个房间的是爱燃烧网站的沈万三。跟他聊了很多跑圈、跑圈媒体的故事。偶尔还会怀念去年的同屋户外装备杂志的孙磊。好在我跟老孙已经成了朋友。

对了,在这里还遇到了前几天在深圳肯道尔电影节一起玩的南瓜,哈哈,还真是有缘啊。除此之外遇到莫言、漫步这些当年攀冰班的朋友,在这里遇到了不少老朋友。

当然,作为媒体跟越野跑圈的大神julien chorier合影,还跟亚洲SkyRunning的主席Michael Maddess聊了关于越野跑的故事。

他让我十二月初有机会去香港看看他的比赛。
交流中越发觉得自己的英语水平要提高了。

此处之外还看到来当志愿者的罂粟,和一年没见的赫然、马德民老师。

现在在圈子里干久了,认识的朋友也越来多了。这个圈子里就像一个蜘蛛网,慢慢就会成为一个结点。只可惜我一直不热衷于混圈子,只觉得谁好玩聊得来就聊。

可惜今年高反比较严重,不知道明年能否完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