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郑老师

随着郑老师的离开,我们的飞盘队正式解散了。

在这个城市,每天都有人选择为理想而坚守,也有人选择为现实而负责。无论结果如何,我尊重曾为了理想而努力过的人们。

作为户外杂志的编辑,我们每天阅读、撰写、编辑着那些户外大咖纵横四海的文章,而我在工位上伸直腿都会踹到对面的同事。

对于郑老师,大概是因为喜欢自然和动物才选择这份工作。他收集了不少观鲸的导览册子,一心想去北欧开着雪地摩托探寻北极熊。但实际上,他只有一坨熊猫便便和几盒蝴蝶标本。

其实,这大概就是我们这群人的真实写照。一边为巡山员兰迪扼腕,一边为711盒饭折腰。

我们看了太多说走的就走的旅行,我们听了太多青春飞扬的故事,而我们却被困在这座水泥丛林的雾霾之中。郑老师常常自嘲说:作为一名键盘旅行家,我一直在路上。

无数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我和郑老师走在公司和711便利店的小路上畅想着美好的旅行,然后拎着盒饭逗一逗小区里的泰迪小狗。

不只是每天采访的那些旅行家们,我们自己也都有着仗剑天涯的梦想,但我们只能来一场说走不走的旅行。

如今,郑老师终于走了。他选择回到现实,承担起原本属于他的那一份责任。作为他的同桌,我祝福他在新的岗位工作顺利。

今年四月份的一天,我们在公司的阳台上聊天,温暖的阳光像瀑布一样洒在身上,难得的好天气让我们能看到远处的西山。忽然郑老师说了句:

“除了眼前的苟且,我们还有远方的苟且。”

对于平凡的大多数,这就是生活的真相,残酷到只能笑着出说来。

但,在无数次的自嘲之后,在无数次的梦碎之后,在无数次的向现实低头之后,终会有那么一刻,在酒后微醺迷离着双眼仰望星空时,我们会想起曾经的自己,想起远方和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