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山的一天

早上醒来,身体没有格外的酸痛感。

虽然还是九月中旬,但在阿尔山这里,酒店的房间里已经开始供应暖气。早上躺在暖暖地被窝里不想起身。

吃过早饭,跟随组委会安排的媒体大巴一起前往阿尔山森林公园参观。

第一站是阿尔山森林公园里的天池,一个火山口形成的燕塞湖。这里属于针叶阔叶混交林地带,白桦树和松树遍布山野。因为这里每年树木的生长期只有两个月,所以这里拥有二十年树龄的树木,树干直径只有20厘米左右。又赶上1998年这里发生过一起雷击引起的森林大火,导致许多树木都是这二十年长起来的。

天池湖水清澈见底

沿着台阶栈道缓步而行,来到高处眺望这个堰塞湖,景色极佳。一瞬间仿佛有种回到了去年五月份去加拿大班夫公园眺望梦露湖(或则是双杰克湖)的感觉。同样是满山黄绿树叶相映成辉,连温度也相差无几。天气也是小雨、多云和晴空交替出现。

坦言,这种跟团游是无法尽兴的,我真想和朋友或者家人在这里小住几日,或者带上帐篷徒步森林深处。仅单论此一处风光,无逊于班夫或者贾斯伯国家公园。但是班夫和贾斯伯的风光密集度高,而且每一处都相当经典,除了湖水还有美丽俊俏的山脉。在交通网络上也远远强于国内。说道这里,又想去班夫了。

之后又陆续去了三个景点。大致欣赏了一下火山熔岩形成的熔岩石,景点名字就叫石塘林,风景相较天池也略逊一筹。

中午在农家餐馆山居山庄吃了农家饭,里面一道蚂蚁摊鸡蛋给我留下挺深的印象,金黄的鸡蛋中像芝麻一样遍布了黑色蚂蚁,据说强身壮体。

下午乘车返回阿尔山市。这次几天之行,对阿尔山市的整体印象颇佳,虽然是由林业向旅游业转型的城市,但无论是自然环境还是市区内的环境,相当干净整洁。太希望这里能保持这样的状态,不要被未来的游客所破坏。

晚上与薛总、苏苏前去看了当地的一场歌舞演出,名字叫《敖鲁古雅》。通过歌舞剧的形式反映使鹿鄂温克部落的故事,据说这个部落是中国最后的狩猎部落,也是唯一饲养驯鹿的民族。看之前我对这个乡村小剧场还有些嗤之以鼻,结果演出让我大感意外。舞台剧很质朴地反映了使鹿鄂温克族的生活故事,从服装、狩猎文化、洒满仪式都让我感受到了北方少数民族骨子里充满的那种野性。也许是因为我本来就对北方少数民族那种彪悍好爽的性格有好感,所以对这部舞台剧还算满意。

散场之后,一个人从剧院沿着阿尔市中心的主路温泉路漫步返回酒店,继几年前在达里诺尔湖露营之后,再一次看到巨大如盘的金色圆月。那月亮比在城市里看到的大了不少,吸着凛冽的空气,看着一轮明月,一个人走在北疆小城,心中感慨颇多。

我对兴安岭这种原始森林的风景,充满了无限的幻想。似乎那些针叶林和阔叶林之中,潜藏着我曾经失去的记忆。也许是因为儿时,父亲总给我讲述他年轻时在北大荒插队的故事,所以对这里有种情结。

大小兴安岭的原始风光,无数次吸引着我,早晚我会再来这里,按照自己的方式玩个痛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