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卡拉OK

一个中年男人,在周五的晚上,打开播放器自娱自乐唱歌,是很开心的事。

但搞不好,就又会泪流满面。

我在大学四年,把眼泪流了一大半。

那段日子渐渐模糊,渐渐遗忘,仿佛已隔世。

然而听到一首那时的歌,眼泪在大脑反应前就流了出来,就像巴普洛夫的那条狗一样。

这么多年过去了,可以说说我在大学时因失恋遭受的打击了。

那时一个人在夜里就会哭,常常枕头在早上醒来时还是湿的。我想,那不是口水。

然后,就是像疯子一样在地下室举杠铃。那时朋友说我练起来像一只笼中兽。

到底什么算是爱?什么程度才算是爱?这是我在经历了许多事情的反思。

今晚的话题有些伤感。

说说白天工作的事情吧,奥索卡的领导跑到我单位告我状去了,不过人家说得也对。谈不上虚心接受,就是认真听人家说的问题,看看怎么解决。

多年前,我自诩是脑内旅行者,现在那个奇异空间中变得不只是探险猎奇,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区域,走进去会掉到过去的世界。

这么多年,我从未忘记,也从未记起。

只是在午后某个林荫路,阳光透过树叶间歇落在地上时,我瞥到了那个自己。

归根结底,我爱那个自己。

哭泣的卡拉OK》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