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白河攀岩纪事

2015-04-12 125628

 

我不知道那是一颗什么树,但我记得泽浩从站姿改为了坐在树下为我做先锋保护。那时我离地30多米,站在近乎垂直岩壁一个不足两厘米宽的岩石凸起上,扭着脖子朝下瞥了这么一眼。

这是条多段的攀岩路线,我连续领攀了一二段,目前正卡在一难点上不去下不来。

那个岩壁是个face面,俗称大平板。在这大平板攀岩时要靠岩鞋前脚掌的摩擦力抵住岩壁,双手并没有手点可以把牢,只是像壁虎一样张开手掌紧贴在岩壁上起到维持平衡的作用。

我很紧张。

我双手贴在岩壁,两脚只有脚尖踩在一指宽的岩壁凸起,我侧着脸,让一侧的腮帮子紧贴在岩壁。仿佛一旦把脸扭到正面,鼻子尖顶到岩壁身体重心就会后移,让我向后仰着倒栽葱从岩壁上冲坠下去。

下一步没有脚点了,只有一个浅浅的石头坑,也就仅仅凹进去女孩脸上酒窝的深度。

操。

我跟自己说,我一点都不害怕。掉下去冲坠两三米左右就会被我刚才挂的快挂拽住,不会受伤的,就是胳膊肘膝盖蹭破层皮,最坏的结果就是小脸蛋蹭在岩壁上打磨打磨……内心越这么说,我就越怕了。

换个思路,我想起岩友坤猪告诉我,攀岩最好的状态就是什么都不想。

我站在那么高的地方,不靠双手,只靠双脚脚尖垫着踩在岩壁上,还要继续上高脚踩浅坑,已经进退维谷,你让我怎么做到脑子空空如也。

我试探着把左脚抬起,缓慢地放到左膝处的酒窝小坑,用前脚掌“舔”住小坑。稍微把重心转移到左脚。我不想冲坠,我不想把脸蹭在岩壁上。

我已经在那里犹豫了好久,小腿肚子马上要发电报一样抖动起来。不行了,退不了,上不去,如果不采取措施,就只剩冲坠了。

实在没有办法了,体力在一点点消耗,内心的能量也在不断损耗。

爱谁谁吧!

再次左脚“舔”住小坑,发力站了起来,没有摔下去!站住了!牛逼!

之前的恐惧烟消云散,一瞬间胸腔里像爆炸了的锅炉一样,狂喜从耳朵眼里都冒出来了。

那一瞬间,我觉得我爱攀岩。

有多大的恐惧,就有克服恐惧后带来多大的喜悦。那种喜悦是从内心爆发出去,与金钱权力无关,与性欲食欲无关,与和他人比较获得优越感无关,一切只和自己的内心有关。

那天是四月五日清明节,也是我和攀岩伙伴们在白河岩场的第二天。

早上五点五十,我从绿野小寨农家院的床上坐起来,睡眼朦胧地回头看了看床上那个黑得发亮的枕套。攀岩小伙伴打趣地管这个地方叫做黑枕村。

黑枕村,真名是上张家坟村,位于密云白河峡谷附近,是白河攀岩爱好者的聚集之地。

房间的另外一边,三个男人睡在一张火炕上。我悉悉索索穿衣服的声音吵醒了火炕上的大鹏,他扭过头看了看,把肩头的被子往上拽了拽,继续扭过头睡了。

大鹏是清华博士,接触攀岩时间不久,但已经被我们誉为金牌保护员,原因就在于大鹏做事认真负责,是个靠谱的人。

我俯身穿鞋时感到肩膀头子一阵酸疼,昨天是清明假期攀岩第一天,上午完成了自己的首次结组70年代。70年代难度不高,开线者是白河基金的几位70后前辈。目的为了让初级的攀岩爱好者也能有机会体验到大岩壁攀登的乐趣。这条线很适合第一次结组的人。

穿好鞋子,我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间,尽量不吵醒其他人。

站在农家院的中央,天已经蒙蒙亮,空气中冷风清冽,虽已清明,但乍暖还寒让我倍感寒意。

拉伸,热身,启动GPS手表定位,我做着跑前准备活动。

我沿着上张家坟通往清凉谷方向的路段跑去,手指冻得生疼,双手不住交替搓手。近半年玩心铺到了攀岩上,跑步水平慢慢下降,按照以往的强度会倍感吃力。索性不去看表配速,随心所欲在清晨慢跑,尽管手指冻得生疼,但还是从这种“无欲无求”的晨跑中获得内心的平静。

沿着白河峡谷前行,穿过隧道,经过岩场,远处山上盛开着斑斑点点的白色山桃花,峡谷里的水面笼着一层清薄的寒纱。

除了乌鸦、喜鹊、麻雀常见鸟类,我在这条路上跑步时还见过红嘴蓝鹊和几种山雀,有一次还看到一只雉鸡在山间树丛里扑腾。

清晨在山间跑步,是件不用花钱就能让我内心特舒坦的事儿。

迎着习习凉风,跑上五公里再折返回到农家院屋里,大鹏已经醒来在看手机,其他几位还在赖床。

吃过早饭和攀岩伙伴们来到岩场。

昨天我是第一次爬结组线路,搭档是泽浩。泽浩比我小六岁,长得高大魁梧,性格直爽,是个西北汉子。半年前在岩馆我俩都是刚刚接触攀岩运动,所以算是同门师兄弟。他参与很多户外运动,铁三、马拉松、越野跑、骑行、攀岩、登山……我也差不多,所以两个人有共同语言,虽然代沟导致看问题角度有时不同,但我俩对户外运动的热爱不相上下。

昨天我第一次完成结组的线路叫70年代。70年代爬完后我俩都觉得意犹未尽,于是开始寻找下一条结组线路。大概在白河地区,非常容易的结组线路除了70年代就是这条精神鸦片了。它的结组路线中包含了几段10.a和10.b难度,这对于我和泽浩的水平来说,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可能是我以前受过些伤,所以胆子小。昨晚泽浩撺掇我几次去精神鸦片,我琢磨不但要先锋10.b还要结组,而且这才是我第三次野攀,搞得有些冒进,就婉言拒绝了他的邀请。

可今天早上在老岩场东岸,穿着拖鞋过河时不小心一个尖树根刺穿了我的廉价拖鞋,把脚底扎出了血。我心中不爽,便拉着泽浩和我去搞精神鸦片。

精神鸦片,我领攀了第一段5.8,看体能和心理状态都还好,就继续领攀第二段10.b。于是,就有了文章开头我站在face面上颤颤巍巍的那一幕。

那个难点通过之后,瞬间内心狂喜,自信心由谷底直达顶峰。连这种斜度的面儿我都能摩擦住,其他难点就不在话下了。后面的难点在自信心爆棚的情况下顺利攀过。第三段是5.9的难度,泽浩领攀顺利通过,第四段和第五段5.10a,我和泽浩分别领攀顺利完成这条结组线路。

在山顶我俩一致认为精神鸦片难度比70年代高一个档,精神上的那种自我满足感油然而生。但还是相互叮嘱下降要注意安全。

下降的过程相比攀登稍显缓慢,毕竟我和他都是刚刚接触野攀,尤其是结组。两个人的配合上有些生疏,后来慢慢找到规律。泽浩用抓结先下降,然后开始捋绳子穿梅龙锁准备下一段下降,我双绳下降后A住自己就立即开始抽绳。他往下放绳我从上抽绳同时进行,效率稍显提高。只可惜我这次没带手套,抽绳时左手手掌虎口部位被绳子磨出了浅浅的血印。

顺利下降,下午又去爬了条李赞挂的10.b的路线。在晶晶的指点下,没太费力完成了“无耻”的顶绳攀登。

晶晶也是我在首体岩馆认识的岩友,大家都是在半年前初次接触攀岩,所以常常一起沟通抱石的问题。她个子又小又轻,体重不到50公斤,在室内抱石上相比我们这种身高体重的男生有不少便宜。但在室外野攀,我们身高臂长的优势就发挥了出来。

这就是我们第二天的攀岩故事。当然,每一段攀岩的故事,不会是在岩场以打包收绳结束,而是以在某个馆子大快朵颐作为尾声……

清明假期的第三天,我依旧早起一个小时去山里跑步,然后和大家去了老岩场。

为了占地儿,我们是第一波儿到达老岩场的。岩壁摸起来冰凉冰凉,尤其是石缝中,一出手抓下去,感觉跟摸了冰似的。我冻得哆哆嗦嗦,还是晶晶主动挂了条5.9的小桑树,大家开开心心地爬了。

2015-04-12 130310

我总不能让女孩一直挂绳,小桑树左边紧挨着条线,我就去挂了条5.10b的线。之所以不敢说先锋,就在于最后一个难点我实在能力不够,抓着快挂才完成。在我看到李赞老师的表演之前,我还敢吹牛逼说自己先锋了,看到高人之后就明白了,我抓快挂那叫作弊,顶多算是挂绳。

太阳越升越高,岩场慢慢暖合起来,李赞、欧老师、瑷慈也到了。欧老师是我在攀冰时候认识的,年龄约莫三十五六岁,体型微胖,看起来不像是玩攀岩的身型。但无论攀岩攀冰欧老师都经验丰富。在各种活动中充当起了老大哥的角色,带着我们这帮小弟从冬天云蒙峡攀冰到春天白河攀岩,给我们讲了不少操作知识和注意事项。

这次欧老师带了各种机械塞岩塞等传统攀的装备。这些玩意我在书里见到过,但这还是第一次亲手去摸,第一次真正往岩石缝里装。

在欧老师秀了一把传统攀之后,我被欧老师“钦点”可以尝试传统攀。

我把装备斜挎在肩上,沉甸甸的各种型号的机械赛岩塞都坠到我的裆部了,朋友看了说像是卖锁的小贩。背着那些东西和平时攀岩感觉不同,走起路来都晃了晃当,何况是在垂直的岩壁上。

2015-04-06 122244(1)

风之坠是条Layback的线路,也是条传统攀的路线。我平时都是在岩馆抱石,没有机会练习这种Layback的动作,爬起来相当吃力。再加上还要腾出一只手往岩缝里放塞子。往往一次找不到机械塞合适的号码,需要一手Layback住自己,另一只手从装备环里取出机械塞,试上两三次才能找到大小合适的塞子。这一过程对于第一次接触传统攀的我而言相当吃力。索性好在有顶绳保护,心里上没太大压力。最终踉踉跄跄、无惊无险地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次模拟传统攀先锋之旅。

临走之前,观摩李老师先锋一条小动态的路线。我和晶晶一边看一边自惭形愧,我们“先锋”时经常为了方便就抓一把快挂,现在想来真是汗颜。多见见世面,开阔下眼界还是有益处。

下午大家一起驱车回城,小妖在辛苦攀岩之后还要开车载我们,还顺利避开了假期大堵车。

大概,这就是清明攀岩那几天的事儿。

清明白河攀岩纪事》有3个想法

  1. 这篇我看了三次,第一次看故事 感动,第二次看感受 惊险,第三次去体会这种感受 五味杂陈。
    确实是做了才能明白,我现在只是接触了一次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人造岩壁,浅显得体会了进退两难时腿不由自主的颤抖和恐惧感带来的心力体力瞬间消耗,还有那种克服恐惧心一横把像手臂和身体使劲向上丢出去抓手点的心情,但是我手臂力量不够掉下去了。我难以想象靠手贴着和脚尖踩住的户外那种自然形成的大石头到底是什麽滋味儿,无论是看视频还是看你的描写也顶多是感到心里和身体一阵酥麻的紧张,究竟多冷多滑多险、身体控制的感觉、心理上越过极限的满足喜悦,到底是什麽程度,不同难度获得的体验感到底能放大几倍,没有在那个位置无从知晓。这时候我也真的不知道究竟离你有多远,甚至也不知道离你第一次尝试这个的感觉有多远。说不清的感受。已经不是以前那种心里被这些字感染既想和你一起尝试各种户外“冒险”又害怕让彼此失望而口不择言的抵触拒绝,我太久太久没有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或者说因没有量化从没了解过,无论哪种运动还是旅行,过去都关注太多内心对身体太过忽视。
    现在去尝试一次次的量化和了解自己,还会因未知感到害怕。但可能就像我故意把攀岩体会写得那麽浅薄简单一样,是希望能靠保持初心,就能不被恐惧干扰了。

  2. 无论是知识还是经历,都是用来更好的领悟生活和自我实现,遵从内心深处灵魂的诉求去经历,想想当初为什麽要做,才不会面对恐惧的时候用幻想放大恐惧逃避现实,才能有勇气努力获得。
    说到这。我会为你轻易就想放弃的,感到伤心,想问你选择的时候就那麽不自信自己的选择吗。
    但是我又告诉自己去理解你,或许你的灵魂想带你去追寻的,热爱的,就是远方的梦想。
    而我的灵魂呢,我痛心的发现自己差点丢掉了一些品格,没有任何借口,羞耻,闭嘴,努力。找回它们去经历生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