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港百纪事

2015-01-16 202524(1)

这篇日志其实四个月前就写完了,但当时担心自己因为刚完成香港百公里越野赛心情亢奋说出自吹自擂的话,所以想等心态平和后再发出来。

这四个月的期间,我又经历了大连百公里越野赛和北京The North Face百公里越野赛。心情不再那么跌宕起伏,于是想是时候回首一下了。

我看到了四个月前因为激动而写下的幼稚的话,却不想再修改。原因很简单,虽然当时的文字幼稚矫情但却真实。

那就这样保留下来吧。

提前告知各位看官,完成一次百公里赛事对于许多跑步高手不算什么,但对于四个月前刚刚完成比赛兴奋不已的我而言,还是件了不起的事。

******传说中的分割线******

(一)

每个男孩心中都有过当英雄的梦。长大后我发现自己既不能横枪跃马驰骋沙场,也不能叼着雪茄纵横四海。在这个繁华喧杂的世界中,我们只是时代巨轮下毫不起眼的微尘。于是,有些人开始跑步。我参加半程马拉松,全程马拉松,50公里越野……我参加香港100公里越野,以这种单调而重复的方式,向我心中渐渐远去的梦致敬。

这,就是我和香港100的故事。

(二)

2015年1月17日,我参加了港百比赛。这是我第一次参加百公里级别的越野赛事,感触良多。

港百,全称Vibram Hong Kong 100 Ultra Trail Race,是UTWT(ULTRA-TRAIL WORLD TOUR)全球十一场赛事的第一站,也是国内影响力最大的百公里级别越野赛事。

港百的官方介绍是这样描述的:

“「Vibram ® 香港100」是一项极考验耐力的野外长跑赛事。比赛起点为西贡半岛北潭涌,沿途经过多个风景区,包括杳无人烟、水清沙幼的海滩、古木树林、自然远足径、水塘和陡险山径等。整个赛道以麦理浩径为主线,并特意加插若干风景优美的分岔路线,参赛者在竞赛之余,如画风光尽收眼帘之下。终段从香港之巅的大帽山沿路而下,整段路程累积登高路程超过4,500米, 参加者必须于30小时内完成……”

几年前我刚接触马拉松时,港百对我而言是遥不可及的赛事。对于当时还在练习半马的我,参加港百似乎是我跑步这项爱好的终极目标。

几年后我在凌晨2点多抵达香港机场时,我知道自己踏上了曾经可望不可及的港百之旅。

(三)

1月16日凌晨2点多,我乘坐红眼航班从北京飞抵香港。

深夜我在机场徘徊寻找夜行大巴车站,巧遇在港大读书的两位女孩指点才找到站台。我不巧手中没有零钱可以坐夜行巴士,其中一个女孩掏出为父母旅游时准备的八达通卡(香港本地公交卡)给了我,这算是香港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吧。

等我入住预定的青年旅馆时,是16日凌晨4点多。

这是一家廉价的青年旅馆,这些年我把积蓄大都花在了户外和摄影上,所以在生活的吃穿住行方面能省则省,反正我也不太在乎。

我办完入驻手续走进房间,浓烈的廉价香水味扑面而来。房间里有三张床,每张床有三层,像火车的卧铺。我借着昏暗的光线看了看手中的钥匙牌,在黑暗中蹑手蹑脚的核对床号。我困得头晕脑胀,又不想开灯打扰其他熟睡的房客,就摸黑爬上我位于三层的床位。

我刚要坐下去,一个女人从床上坐起来,差点把我从三层撞到地上。

一个陌生姑娘深更半夜躺在我的床上——这种事不常发生在我的身上。

我惊愕之余,赶忙掏出自己的钥匙牌再次核对床号,用蹩脚的英语跟她沟通。女人慌忙从我的床位爬到另外一个三层的床位,和她的同伴挤在一张床上小声咕哝了几句,她的女伴用英语向我道歉。我太困了,不想去前台更换床单被罩,只是把冲锋衣的兜帽套在头上,直挺挺地躺在床上和衣而眠。

旅行的乐趣就在于充满未知,我从没想过这辈子会有陌生女人给我暖床,尽管枕头上咖喱混合香水的味道让我恶心,几分钟后我还是睡了过去。

八点左右我被房间里女孩的嘻笑声吵醒。九人间除了我之外全是女生。她们彼此相识,说的不是英语,从肤色和长相判断她们来自东南亚。她们身材娇小,皮肤黝黑,叽叽喳喳像小鸟一样吵闹。其中一个女孩看到我醒了,向我点头致意,估计是昨晚替我暖床的那位。

当天上午前往市区领取比赛号码布等装备。巧遇相识跑友,一起吃了九记牛腩。吃咖喱牛腩时,我心中有过一丝犹豫,担心肠胃是否受得了咖喱的刺激。不过出门在外,和大家在一起就顺其自然吧。

下午坐巴士前往官方指定酒店沙田丽豪。官方指定酒店一晚费用六百多人民币。虽然价格昂贵,但因为比赛当日前往起点的大巴车由此发出,我选择赛前一晚入驻官方酒店,希望睡个好觉。而其他时间选择住青年旅馆。

下午坐车前往官方酒店的巴士上,我肚子里翻江倒海,只好提前三站冲下车跑去找厕所,行李拜托其他跑友帮我拎到酒店。

到达酒店后整理次日参赛要用的东西,收拾妥当已经下午4点多,前夜只睡了四个小时,于是翻身上床睡到晚上7点多出门吃了吉野家的快餐。回到酒店躺在床上,等待次日赛事。

当夜一如既往地失眠。

从中考、高考,第一次参加越野赛,到这次的港百……重要时刻前夜失眠已成惯例。我倒不担心,从历史数据来看我就算失眠得一塌糊涂,精力也足够用了。

1月17日凌晨4点,在闹钟响起之前我已经醒了。水袋、能量胶、盐丸、排酸丸、小腿套、压缩衣、帽子、墨镜、写有时间分配的小纸条,一切收拾妥当,退房乘坐比赛大巴前往起点。

众多跑友三五成群的拍照留念。我站在人群中,没有掏出手机留念的兴致。我跑过50公里级别的越野赛,因为在山路上比赛,大量的上下坡,相比普通的马拉松要艰辛得多。以往参加50公里比赛冲过终点时,自己早已是筋疲力尽,那么这次100公里会是怎么样呢。

赛前一个月我因为膝部在岩馆抱石时不慎受伤,赛前越野跑的训练不得不中断,所以50公里赛道后面的状况,会有多累?速度会掉得多快?如何分配体能?这些问题对我而言是一片未知。

(四)

起跑枪声响起,我在人群簇拥中缓缓向着前方山路行进。我看到参赛选手中有大量外籍选手,听到不同的语言,我心中感慨,奔跑是全人类与生俱来的一种本能,与种族无关,与贫富无关。

港百全程一共10个CP点,所谓CP点就是补给站,选手可以在CP点补充饮料,和简单吃一些食品,如香蕉、橙子、饼干、泡面等。

注:港百SP(补给点)与CP(检查点)一致,故统一叫CP点。

CP1到CP4风景极好,沿着西贡半岛的海岸线,在大坝上看着太阳映射在波浪上闪起的金色涟漪,奔跑其中恍如置身仙境。脑子慢慢回荡起那首歌《太平洋的风》。

没错,这个环境对于长期在北京跑步深受雾霾影响的我而言,这就是跑者的天堂。

但这是百公里越野赛,不用多久,它就让我从天堂坠落地狱……

赛道一公里一公里在我脚下展开,百公里越野跑是个漫长的赛事,我不想赘述期间经过,俗话说“行百里者半于九十”,比喻事情愈接近成功愈是困难。

那就让我们从这一半开始说吧。

(五)

此时已经是夜里10点左右,我已经跑完了90公里,还剩最后10公里的山路。我在赛前从没想到,我竟然可以按照获得赛事金奖的配速完成前90公里的比赛。换句话说,90%的部分我都出乎意料的跑进赛事金奖的时间范围,这是我在赛前训练阶段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所以,你或许能理解在赛道上那时我为了这个希望有多拼。

此刻,我已经冲出了最后一个补给站,向着终点迈进。

但那时我已经连续跑了14个半小时,凭借精神动力发挥出了自己能力的120%。可我的肉体,真的没有办法再这样超负荷承受了。

我觉得自己像只脱骨扒鸡,浑身肌肉仿佛从骨头上散落下去般筋疲力尽,每迈出一步都感到心颤。

我燃烧了心中每一寸的小宇宙,所有的思绪在斗志的熊熊烈火中劈啪作响。亢奋励志的话语,鼓舞人心的想法,在脑中盘桓千遍,耳机中激情澎湃的乐音,震得耳膜嗡嗡作响。可依旧阻挡不了身体的疼痛疲惫,关节像碎了一样疼痛,肌肉像断了一样无力。

精神上的痛苦快令我心智崩溃,好像一个巨人站在我的脑子里,用锋利的开山斧不断劈砍我的神经让我放弃,一旦选择放弃我就会倒地不起。

这是我三十多年来,逼自己最狠的一次。

山顶的月光被云雾遮挡,我看不到什么光亮,寒风吹得我瑟瑟发抖。

(六)

无意间我感到脸颊湿润,我意识到自己在流泪。我心里没有委屈难受,只是太痛苦了,生理本能承受不住这样的痛苦,自然而然地分泌泪水。

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像只行将就木的老牛。

我双手持杖,继续在山间跑着。其实,那已经不是跑了,我已经双腿绵软,脚步凌乱的快走着。

在大帽山的山顶上,当我从心底明确知道我已经没有可能在16小时内完赛获得金奖时,一切都崩溃了。

我站在山坡上,大脑机械而麻木地把“决不放弃”四个字继续投射到心中,但我已无法控制身体。

我站在山上,我站在风中,瑟瑟发抖。

当时内心像精神分裂了一样。心中把“绝不放弃”四个字循环播出,更深一层的意识已经让身体停止运转。

内心凌乱了,思想混乱了。

我就是没能力挪动脚步了,就是把手插到兜里取暖的力气也没了。

我一点力气都没了。

这次比赛之所以让我难受,就是因为这最后一程,我的“放弃”。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放弃,我心中当时还在不断告诉自己,就像磁带的循环播放一样重复着“绝不放弃”的标语。

可自己就是一步都走不动了。

我崩溃了。我不想要荣誉,不想要坚毅,不想要金奖,我只想一动不动地站着。尽管我已经很冷了。

在CP5可以更换服装,可当时我一心要拼金奖,为了节省时间只穿了件皮肤风衣就冲出休息区,没有带上厚衣服。

我站在山顶原地不动恍恍惚惚,大约二十分钟。

直到从我身旁跑过的一个外国运动员,用英语询问我是否OK。那个时候我的意识好像已经沉入冰海之中,是他的询问把我拉回到了那个寒冷夜晚的山上,我抬起头冲他微笑。在那二十多分钟里,我身体慢慢累积了一些能量,被斗志烧糊的心智也开始逐渐恢复。

自此,一路慢慢走向终点。

冲过终点线时,香港的主持人用大喇叭喊着“1687号选手,一位来自中国的朋友,是xing…ze…zhe…kui,恭喜他完成100公里的比赛!”

我没有以往冲线时的兴奋,我感到羞愧,低下头默默领了完赛包离开,甚至连摄影师对准我拍照时,我使劲把帽檐拽下挡住脸。

两旁不断有人向我伸出大拇哥,可我连头都不想抬。

我本可以做得更好,可我崩溃了,我失败了。

我前90公里都有希望拿到赛事金奖,这次拼得惨烈程度前所未有。我对自己心灵的胁迫近乎残暴与疯狂。我付出那么多,忍受那么多,可就在看到胜利曙光时,我崩溃了。

我做到了为胜利而拼尽全力。但我更想成为一个明知失败也可以全力以赴的人。只有这样才可以被自己认可。而这一次我没有做到。这是我赛后难过沮丧的原因。

所幸的是,这一次我又把自己的极限向上推了推。并且17小时07分的成绩,我也认为不错。

2015-01-18 011745(1)

 

赛后拍摄的照片,身旁无数跑友因为完成这项艰苦的比赛而欢欣鼓舞,可我内心充满挫败感。

(七)

比赛结束后,我坐在一个木敦子上休息,休息了好一会,我才觉得自己慢慢从恍惚中醒过神来,三魂六魄渐渐归位。

在去香港之前,我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完赛,所以没有预定夜里的酒店。18日凌晨1点跑完100公里的我,已经累得浑身松软,却又无处可去。只好先行回到酒店,厚着脸皮去了一位相识跑友的房间,连鞋子都没脱,直挺挺的躺在房间的地毯上睡了一夜,没有被子,没有毯子,我就好像直接晕倒在地上一样,一动不动地睡了四个小时。

18日早上8点多醒来,看着明媚的阳光透过窗帘斜射到房间里,我觉得自己活过来了。

一次超级马拉松,就像是人生的缩影。无论跑步还是做人,我知道我的修行还远远不够。

(八)

我在文章开头说过,在每一个男孩的心中,都有一个当英雄的梦想。

超级马拉松给了我一个机会,让我能够在100公里的赛道上,让我能够在十多个小时的时间内,成为自己的英雄。

大多数时间,我们都是生活中默默无闻的路人甲,但超级马拉松是一个舞台,一个扮英雄的舞台,即便卑微如我,也能博得自己的阵阵喝彩。

即便这个”英雄“是那么短暂易逝,那么默默无闻,也依旧不妨碍在内心最深处为自己的拼搏而欢欣鼓舞。

成为被自己认可的人,对我而言已经足以。而旁人的赞许认可,只是锦上添花。至于旁人的冷嘲热讽,不必在意。

人活一辈子不容易,别为了他人目光而活,做自己的英雄。

其实,每一个曾经为了热爱的事情拼尽全力的人,都是自己的英雄。

我希望,我们都可以成为被自己认可的人。

尾声

多年前我还是小学生时,我收到过一张表哥送的生日贺卡,打开时会响起简单的乐音。贺卡内侧有蓝色圆珠笔留下的祝福语,“男儿当自强”。

那句话,我猜是青春期懵懂的表哥看了电影黄飞鸿后的一时兴奋写下的祝语。

许多年过去了,我曾和表哥并肩作战,完成过新加坡的日落马拉松。我从未在他面前提起过那句“男儿当自强”,但我知道,这句话是我们两人心中衡量自我的一杆标尺。

我想,我感谢在我的生命中,给予我鼓励的家人和朋友。

谢谢支持鼓励过我的人,没有你们我无法坚持到现在。特别感谢在香港期间热情招待我的邢舟。

好了,这就是我的2015港百纪事。

2015港百纪事》有7个想法

  1.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你描写身体被逼到极致的那种痛苦时,就很想去尝试感受。就像我很想知道流鼻血的感觉,想知道晕过去前一刻的感觉,想知道耗尽全身力气的感觉,想知道三魂六魄离身的感觉。想去尝试。

    1. 人类对自身和宇宙的探索是一种本能,我想就是这种本能驱使你渴望体验那种感觉。希望你有机会体验到。

  2. 写得真棒!上学时对你不太了解,偶然看到你在报纸上发表的文章才知道你写东西这么棒。再到这里,英雄的感觉,不平凡的人。透过你的文字感受我不可能经历的感受,感谢!加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