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2014北马

在之前的博客中提到过,今年北马成绩对我而言,跑得不错,有些惊喜的味道。那我把这段参赛北马的回忆和大家分享,也把自己这些年跑步锻炼做做总结。

在跑步上,我最应该感谢的是一家伟大的公司——佳能。佳能从多年前开始赞助全国多个马拉松比赛,社内职员可以免费参加,还可以携家属一名。并且像北马这样的赛事,公司会在比赛当日专车接送,专人负责,除了官方提供的比赛包,佳能还会赠送一些跑步装备、补给品,还有各种彩色头套、卡通装束等搞怪服饰,哪怕不喜欢跑步的同事,也会去凑热闹跑一跑。

这就是我跑步的缘起。

公司这样做,就导致社内员工对跑步的印象从乏味痛苦的体育锻炼,变成了一项人人都可参加的娱乐时尚活动。午休的时候,和同事常常一起聊马拉松,什么新鞋新装备,哪个部门的人又破了新纪录,各种锻炼的方法等等……

大概在跑步的前一年里,我关于跑步的80%的知识都来自我的同事。有一次部门年底聚餐,老板要每个人说一个明年想要实现的目标,好几个人的目标都和跑步运动有关。

在这种氛围的影响下,2011年我抱着凑热闹的心态报名参加了北马的半程马拉松。

利用十一假期,在家附近的北师操场跑了两次步,比赛当天穿了一双运动鞋,就上阵出征。

至今都记得,赛后膝盖疼得走几步就要停下来休息一会,从西直门立交桥走到我家所在的北草场,花了半个多小时,膝盖里面的骨头感觉就像是碎成了渣。右脚的大脚趾指甲盖也受了伤,回到家一脱袜子,差点把连着一丝肉的指甲盖生生揪下来。

那一次伴随着疼痛的是一种自虐后的喜悦感。这颗种子,在我心里就埋了下去。

过了整整一个冬天,我膝盖和脚趾才彻底痊愈,又过了半年,直到2012年的夏天,我开始练习跑步。

这一跑,就跑了三年,从马拉松到越野,从北京到新加坡,从孤身一人奋战到亲戚朋友团练。

我对跑步的感情,不是一见钟情,是平平淡淡,越爱越深。

2012年的北马全程是我的首马,4小时03完赛。2013年北马3小时47完赛,之后是今年北马3小时28完赛。

关于今年的北马参赛情况,和大家分享下。

总得来说,今年跑北马是相比往年最有意思的。

每年北马大体都是10月中旬(除了2012年因为XX会议召开推迟到11月份),而我从7月初开始去旅行,到9月中旬才回家,期间也没跑步。回到家一算,距离北马比赛只剩下一个月。

有氧运动和无氧器械肌肉锻炼不同,有氧能力退化得很快。在跑圈里常说,一个礼拜停训,大概要花两、三个礼拜时间才能恢复到停训前的有氧运动能力。这个我也是道听途说,但可以确定的是,有氧运动能力的退化速度惊人。

于是,跑步群里的小伙伴袁超在得知我两个半月没跑的情况下,就开始叫嚣着要推翻我的地位,扬言让我吃他的尘土。

在刚开始恢复训练的那段时间里,我确实受到小伙伴挑衅的影响,不看好自己今年的北马,把目标定在了不受伤完赛就好。这个对于我来说,几乎就是没什么目标。

从九月中旬到十一假期训练完,我把自己的目标调整为超过去年3小时47的成绩,因为我发现自己恢复得速度比预期要快,当然我练得也比较努力。

关于锻炼的方法,下次再说,这次主要讲比赛过程。

1667295627

今年的北马是10月19日比赛,一个周日的上午。

赛前一天,终于可以所心所欲的大吃特吃了。因为我平时有意克制自己吃零食,即便是特爱吃的巧克力,也尽量控制自己不碰。所以只有在比赛前一天可以不限制自己的能量摄入,于是去买果汁,买巧克力派吃。

这些年大大小小比赛参加过不少,赛前和比赛当日早晨,我的最爱是乐天牌的橙汁和好丽友的巧克力派、Q蒂。这两样不是运动杂志上推崇的运动营养早餐。甚至说它们并不是适合赛前吃,但我爱它们。吃它们让我心情愉悦,让我感觉到人生的美好。

软软的巧克力派,一口咬下去,仿佛小天使拍打着轻柔的羽毛翅膀,戴着温暖黄色的光环,绕着我轻轻飞翔……一口浓浓的酸甜橙汁啜饮下去,像藤蔓一样盘根错节的紧张心情,瞬间被滋润了。

根据我自己的经验,赛前选择那些被条条框框所束缚的运动营养餐,不如选择那些自己热爱的食物。它们为你的精神充满电,让你去应对即将开始的艰难挑战。当然,这只是我的一家之言。

赛前一晚,心里不踏实,于是给跑友岳老板打电话(岳老板是当初带我进入跑步世界的第一人),把自己忐忑不安的心情跟他吐槽,毕竟停训那么久,30公里级别的LSD练习赛前只有过一次,目标定在多少也犹豫不定,内心对次日的比赛有些没把握。

岳老板听了之后,很果断的回答我,你跑不进3个半小时你都应该不好意思跟人说,你实力没问题。

这话当时给我了巨大的鼓舞。他非常肯定我的能力,甚至比我更加相信自己。我们身旁总是需要一些这样的人,他了解你,也了解你所要做的事情,两者缺一不可。

我决心把自己的目标设定在3小时45。比我去年的纪录快2分钟。

比赛当天的早上,我五点起床,窗外一片漆黑。我收拾装备,穿戴整齐。坐在客厅的餐桌前,大口大口地吃着巧克力Q蒂。心中大部分是兴奋,小部分是紧张,但没有一丝的恐惧和厌烦。

上了地铁,来自各个方向的跑友,像河流汇聚如海一样涌向了前门地铁站。

和袁超在地铁出口集合,随着人流涌向了天安门广场。今年北马首次按照申报的完赛时间进行分组出发。于是我和袁超分开,他去了4区,我去了3区(4区是申报的4小时完赛,3区是申报的3小时完赛)。

我站在3区里望眼一看,喟叹一声。那些长腿妹子们,都集中在4区5区6区。而我身旁,成群结队的老爷们儿。偶尔在人群中闪现一两个靓女的身影,那几乎是众星捧月的待遇。

在比赛前,我发现中国人虚伪的一面没随着年龄的变化而消失。

“哎呦喂,老刘,怎么着,今年你肯定能进3小时啊!”

“没有没有,今年都没怎么练习,能跑下来就不错,你呢,听说你现在一个月跑300公里,牛啊。”

……

就像学生们在考试前互相低调装逼,高调捧杀别人一样,一群老头扯着淡。

我的朋友们都在4号区出发,只有我一人在三号区。我站在人群里东张西望,看见不远处有领跑员,身上系着印有3:15、3:30、3:45、4:00等时间的气球。这些“兔子”,他们会按照自己身上气球标记的时间到达终点。

那时,我心中的目标是345,于是盘算一会起跑后跟着345的兔子跑,虽然人群里瞅不见对方样子,但只要死盯住拴在兔子身上的气球就行。

今年的北马第一次出现了唱国歌的环节。几万口子跟广场上,吸着霾,雄心勃勃,豪情壮志唱国歌。我也跟着哼哼了几句,因为我穿得少,十月中旬的北京早上气温也就十度出头,我上面一跨栏背心,下面开叉快到大腿根的跑步短裤,还有一幅小腿套,身上有点凉,一直攥着水瓶的手指都冰凉起来。

枪声一响,跟着浩浩荡荡的人群慢慢涌向起跑线。人群经过计时毯,一阵哔哔的电子声响。这样,就算是正是开始计时了。

4年了,没有一次我起跑时激情澎湃到冲着摄像机吊臂蹦高抢镜头,我想这个时候电视里直播的不会是群众跑者,应该聚焦在那几位有望夺冠的持外卡参赛的黑哥们身上。不过有些跑友兴致盎然,在摄像机前上蹿下跳。

经过天安门沿着平安大街向西跑去,今年因为按照申报速度起跑,所以没有太多被前方跑者阻挡的感觉,一路通畅。

路过中南海附近时,特意瞅了瞅有没有尿红墙,我还是真没看见。也可能在我的那个起跑位置,大家都想冲一冲成绩,没人闲着憋尿就为了在红墙下浇个花。

大概跑到车公庄西路的时候,我还一直跟在345的兔子后面。大概从那时候开始,感觉自己状态良好,不想跟着别人跑了,于是自己稍微加速,把开始压着的速度放出来,于是在大概过了半程之后,在知春路附近,慢慢追上了330的兔子,是一个叫黑子的跑者当330兔子。围绕在他周围大概有十来位跑者,一个个紧紧跟在后面。

我当时已经过了半程,但感觉轻松,于是也开始跟着黑子跑,混在一大票跟随者中。

到了科荟西路附近,我看到有些跟随者已经开始不断通过吼叫来给自己加油了。

跑着跑着就听见旁边的哥们,突然吼出一嗓子,周围的跑者像找到了出口一样,也跟着吼几嗓子。

我一看,就知道这几个哥们快跟不住了。

还一哥们,开始脱掉上衣光膀子跑。小伙子人不错,之前路过水站时,主动给“兔子”端水拿吃的。可我一看就知道他不行了。

跑步这事越简洁越专注才越有效率,东拉西扯其实只是为了掩盖极度疲惫。

大概又出去几公里,小伙子慢慢跟不上被落下了。

兔子匀速带得很好,大概一直维持在配速4分55秒左右,不管上坡下坡,都保持着匀速。

一路跟着跑,我也累啊。在二十多公里的时候我就想,我至少得跟到30公里,怎么也得30公里以后再掉速吧。

到了30公里,我感觉还行,没有去年和前年那种煎熬感。

32公里以后,我觉得自己应该能行,那时候还能跟着兔子的人只剩下三四个人。

眼看着35公里的奥森快到了,那时候只有两三个人还能继续跟住兔子。也慢慢看到其他跑团的330兔子,当时黑子小声跟我说,“你看着啊,咱们能给他们全收了!”

一进入奥森,我真的高兴得喊出一声“回家啦”。

奥森,我太熟悉了。我当年在奥森跑过多少圈啊,这是我的地盘!

虽然进奥森时已较累了,但相比往年要轻松得多。记得2012年首马跑进奥森时,我累得不行,为了给自己鼓劲,扯着脖子喊了句“赐予我力量吧,希瑞!”然后大概加速跑了三十米,又累得天昏地暗。

可这次不一样,我和兔子并驾齐驱。

奥森过半,到了大概37公里左右时,我认为自己能够330以内完赛,那时候虽然也痛苦,但内心坚定的信念给了我力量——就算是死,我也要跟上兔子。

这是我内心的想法。

然后,跟在我和兔子后面的一个哥们,一边气喘吁吁,一边喊出这么一句:“我一定要跟上你们两,跟上你们我就能进330。”

我当时真没想到,我在那哥们眼里,已经是那个肯定可以实现330的准兔子了。这一下又给我打了一针强心剂。

最后跑出奥森,还剩最后两公里时,我已经肉体在地狱,精神在天堂了。

330在我心中一直是一个大关。没想到胜利就在眼前了。

最后,笑着,跑着,加速冲过了终点线。

根据官方公布的结果,我最终成绩定格在3小时28分07秒。总计15393人完成全程马拉松,我排名900位,总体排在前6%以内。

跑完之后,充满了惊喜的感觉。

我不忘跟辛苦的兔子拥抱握手,对他表示感谢。这位兔子,悠悠地对我说出这么一句,“其实你不用谢我,你有这实力。”

内心高度愉悦的状态持续了很久,遇到赛前向我挑衅的小伙伴,他也成功进入四小时大关。尽管如此,按照赛前打赌的约定,他在地上做了30个俯卧撑向我认输。

这次的北马,对我是惊喜。

现在回头去看,那真是幸福的一天。

我知道比我跑得快的人有很多,但与此同时,我也知道自己可以跑得更快。

北马结束了,但跑步不会结束。

跑步对我而言,是一种生活习惯。也是像人家学习剑道、花道、茶道一样,我把跑步当做一种自我修炼的方法。

在跑步的这几年,有三个深深的感受。分别是说三句话。

第一句,坚持就是胜利。这句话人尽皆知。

第二句,Just train hard and don’t injure yourself。一位跑步前辈送我的铭言。

第三句,至于我自己感悟出来的,是这样一个道理:不要和别人比,不要和过去的自己比,而要和那时那刻当下的自己比,看看能否做得更好,不只是跑步如此。

下一篇,我会总结自己关于马拉松训练的经验和教训。虽然我不能告诉你什么是对的训练,但我能告诉你什么是肯定错的,让大家别走我的弯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