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神起义

记得那年深夜,在名古屋藤丘日立情报的大楼里,我蹲在自动售票机的后面调试程序。旁边车间里的ATM正在测试硬币找零系统的硬件寿命,24小时不间断,两台ATM机哗啦哗啦不断翻转硬币,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恼人的噪声,硬要让我写,大概就是:

我听见旁边车间的ATM机发出

“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的声音。

对,就是这么烦人。

株主优待券——我深深记得我写的那段程序代码名FM-163。这是为ANA(一家日本航空公司)开发的机票自动销售系统,机器和ATM机类似,我负责其中一部分底层程序的开发。那一晚,我编写的代码硬件调试时不断报错。

我忘了那个人的名字,但记得他姓川田,他是我的一位日本同事,负责我开发底层部分对应的硬件设备。

在我亲眼见到他之前,别人向我提起他时,特意说了句,叫他“大”川田吧。

“干嘛要叫大川田,这儿有好几个叫川田的么?”

对方眯着眼睛笑了,“你见到时就知道了。”

几天后的夜里,因为过了凌晨12点,大楼里的空调全部关闭。我蹲在机器的后面,不断用肩膀蹭着额头上的汗水,免得滑入眼睛,全神贯注观察出票口硬件部分在我编写的代码下的移动顺序。

忽然头上的灯光被挡住了。

我撩起头发抬头一看。

嚯,我这是看见真人版的东京铁塔了么。

一个极为高大强壮的男子站在我面前,他的身影挡住了我头顶一片灯光。

我站起身仔细端详这个“铁塔”。

一头杂乱的长发像个鸟窝扣在脑袋上,他戴了一幅方框眼睛,其中一边的眼镜腿被绿色工业胶布包裹着。

他给我印象很深,因为他长得就是一个脏乱版本的歌手张宇。

甚至,连说话的吞音吐字也是那样含混不清。

不用说,大川田就是他了。

他露出河马一样的大牙,笑着和我握手。

”刑桑?是那个刑警的刑吗?“

日语里没有我姓氏(邢)对应的汉字,所以发音就借助相近的“刑”字发音。

寒暄几句后,他就拿着式样书跪在机器后面,和我一起鼓捣。

那之后的日子,我常和大川田打交道。

无论什么问题找到他,他总是先笑着让你坐下来,先扯两句不相关的闲话,再跟你谈正事。

在工程师的圈子里,他称得上是和蔼可亲的人了。

有一天夜里凌晨三点,我刚刚加完班,正在大楼门口等着同事去停车场开车接我。

忽然,我看到不远处的桥头屹立着一尊“战神”。

近两米的高大身躯,正稳稳地端坐在一辆重型美式巡航摩托车上,身上穿着深色皮质摩托车手套装,黑色的摩托车身在月光下闪耀着一丝银光。

大川田穿着一条牛仔裤跨坐在摩托上,杂乱的长发像野草一样滋向月空,强壮的体格如同公牛一般。

这位暴走族男子,和那个眼镜腿裹着胶布、笑容可掬的工程师判若两人,恍惚间让我看到温酒斩华雄的关云长的当代版本。

大川田手里拎着一个摩托头盔,面色凝重地望着天空中的月亮。

那一晚桥下的河水为了多看一眼他而流速变慢。

……

多年之后,就会想起那一晚酷到河水倒流的画面,就无比渴望拥有一辆大川田的摩托。

他的摩托车,是Suzuki品牌的Intruder,我喜欢叫它“夜神起义”。

11150837

这台车具有1783cc的超大排气量,配合低扭矩V2水冷引擎和五前速轴传动系统,天生就是车中战神,主攻长途巡航,车身自重达到了351公斤,只有真正的男人才能驾驭它。

motuocheyeshenqiyi

过了夏天,我们去学摩托吧!

夜神起义》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