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闲话

今天,我们说说闲话。

一、

大概十年前,我看一个在美国留学读计算机、酷爱管风琴的女孩写的博客。

她名叫管风琴。

那时,她娓娓道来美国生活的三五小事,打零工时多得小费的欣喜,被人占车位的无奈,对管风琴古典乐的热爱……

隽永的文字流露青春的生机、积极的态度,让当年的我喜欢。

之后,间隔十年,再也没有读到过她的文字。

在网上搜索,未果。

今日无意中再次看到,欣喜。

她文笔最大的一大特点就是,她喜欢说“乌拉”两个字。

俄语里”万岁“的意思。

二、

康大葵。

一个素未谋面的朋友。她看我的博客,她偶尔留言,我偶尔回复。这是唯一的沟通。

前几天看到她的留言,说会参加明天的重庆马拉松。

好事,加油。

我的前辈Martin Lee曾告诉我一句话,我奉为圭臬,不只跑马,人生亦如此,与你共勉。

Just train hard and don’t injure yourself.

如果是因为看了我的文字之后,让你尝试去跑马拉松,那么这对我而言,是莫大的鼓励。

三、

袁超是我的朋友,是在我的日志里登场次数最多的人物。

有时我和朋友聊天,朋友会突然说“我知道,是袁超,你博客里写过。”

嗯,今天八卦一下他。

袁超有女朋友了,乃常山赵子龙之同乡。

袁夫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通过袁超零散的言语或可管中窥豹。

袁超在情人节送袁夫人的礼物是小提琴用的工具。

我在微信圈里看到过袁夫人拉弓射箭的照片。

春节期间,袁超替袁夫人饲养过一只龙猫。

我见过一张袁夫人戴着大蛤蟆镜,酷似飞行员的照片。

据说袁夫人小时候可日行一千、夜行八百,翻山越岭,如履平地,脚力非凡。

……

大致如此。

四、

你知道宫二么。

《一代宗师》中,章子怡扮演的那个拧巴女人。拳脚功夫了得,就是执着了些。

我倒是知道一个人叫,龚一。

一代宗师。

你一听,就知道,是他。

五、

你抿一口清茶,捧起一本书,阳光适时地斜射在页面。

你往纸上一瞥,书的内容,看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真真切切、实实在在。

那还有劲么?

王佐良翻译培根的论读书,谈到读书的作用。

大体有三点作用,解闷、吹牛逼、挣钱。

原译“读书足以怡情,足以博彩,足以长才。其怡情也,最见于独处幽居之时;其博彩也,最见于高谈阔论之中;其长才也,最见于处  世判事之际。”

最近在看书时,常常觉得脑子像跑马场,见得人家思想驰骋,却不见半点反思。

看来,读得太硬了。

六、

We are all in the gutter, 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Oscar Wild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