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书开疆

这半个月,我像春天破土而出的芽苗。

对,三十岁,满脸胡子茬的我,像绿芽。

从自我自由的角度来说,内心如此形象,胡茬形象如此。

我躺在沙发上,用厚厚的靠垫垫在背上,靠在温暖的暖气片上,午后的阳光透过窗口斜射到我没穿袜子的脚趾,我抱着iPad翻着书。

哪些书?

记得上高中时学业紧张,上课无聊我就开始写一张列表,上面是所有想放假之后玩的游戏名单。几乎涵盖了PS时代所有的大作名作,痴迷电玩的同学看了这张单子之后,惊呼这简直就是“辛德勒的名单”!

可想而知,这张单子对于困在“五年模拟三年高考”习题集中的我们,代表了对自由的渴望。

同理可证,我有一张书单。工作八年来一直想看没看成的书。

有些书不是有时间就可以随便看的,是要心头无闲事,才能气沉丹田看下去的。

有些书像女人。你跟她上上下下,甜甜蜜蜜,左左右右,卿卿我我……看完了,一个人瘫坐在床边,低着头眼神呆滞,一句话都不想说,就想点上一根烟,慢慢地吐出一个烟圈。

这样的书,“当你冲完淋浴时,一切就结束了。”

有些书像对手。你得和他较劲,有时因为一段话就和他铆上了,你死活整不明白,“这老丫挺说什么呢!”,“怎么个意思?”,“别扯淡了!”……

有时候看不明白作者的意思,急得抓耳挠腮,恨不得抛坟掘墓,让他起死回生,跟他说哒说哒这事。

有几次我发现自己一边看书一边颠腿,仔细一琢磨,这是气急呢啊。

这种书啃下来之后,那感觉就是——别跟我这玩里格楞,你那套我明白着呢!

有的书像飞鸟游鱼。你跟随作者腾云驾雾,上天入海。看了之后长知识长见识。虽没啥大用,但可以满足好奇心。例如他们告诉我,樟脑放在酒里可以致人昏迷,蓖麻子可以致人中毒,猎豹胡须混入食物中吃下后可以刺破肠胃……知识就是闲了置忙了用的东西。

“我们想骂的,鲁迅当年都骂过了”——看书有时就这感觉。当你想装一把酷的时候,几百年前陀爷就写好了那句“你以为我没有去过沙漠里绝望的哭泣?可是我回来了”。希望是什么感觉?绝望是什么状态?但凡你体验到的情感意识,书里都写过了。但凡你感悟到真知灼见,想拍着大腿呐喊一把时,书里早就写过了,前人还想得更多更深。

看书和与人相处一样。人有三教九流,书有三六九等。所以挑书和交友的道理大同小异。

读书有用吗?

对大数人而言没什么用。不读书照样吃嘛嘛香,读了书也常常百无一用。

要是有人说读书有用,那我当年没日没夜的玩PS,也算艺术欣赏了。

看书对我而言,就是跟自己逗闷子玩。读书,就是开拓脑内宇宙的边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