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将至

The long summer already, winter is coming.

长夏已尽,凛冬将至。

他拉紧了身上黑色的斗篷,斜靠在临冬城高大而斑驳的城墙下面的一角。

笙歌舞乐从他身后的宴会大厅流泻而出,这些靡靡之音让他心烦意乱朝外城走去。

四周的庭院里一片深秋之景。

他站在夜色中,心知这漫长的夏日就要结束,而寒冬转瞬即来。这是一场持续了接近八年之久长夏,在这片大陆的历史上,上次如此漫长的夏季还是存在于筑城者布兰登的年代。正如那些老人们所说,每一次长夏之后,将是更加漫长而严酷的凛冬。那次长夏后,整个冬季持续了五十年。一些出生在寒冬的人,尽其一生也未曾见到春日来临。

所以人们在尽享这持续数年的长夏时,一些敏感而睿智的学者已经预言了寒冬的来临。当第一阵寒风卷起飞雪时,田地里将再也看不到躺在柔软稻草上慵懒度日的农夫,而在数年的严寒中,只有比严寒更加冷酷的人才得以生存。

他回想这八年的长夏。

那是如同躺在屋顶晒太阳的日子一般闲适。这样的日子将会一去不复返。

所有的人,都将是死路一条,必死无疑。

每当他为一件事感到恐惧和害怕时,他就如此提醒自己。想起这四个字内心就能得到些许宽慰。

第一片雪花已飘然而落,寒风也卷起落叶。

他拄长剑凝视着远方,心中默念着史塔克家族的族语——凛冬将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