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

今天是冬天三九的第一天。

晚上回到家,在浴室里,关闭热水,打开冷水洗澡。

在冷水的冲淋下,头皮的刺痛是最为强烈的。

胸口上的皮肤发红,我发现自己站在那里不由自主地颠着脚跳。

我制止住了自己的这种行为。

我让自己保持身体不动,把头向后仰去,用冷水冲淋自己的胸膛。这是我能感受到最令我痛苦的姿势。

冷。

疼。

身体出于本能想活动起来。

我按下手表的秒表计时功能,要保持这个状态一分钟。

每一秒钟都变得很漫长,我不断看表,又不断不敢看。因为每一秒都太长了。

呼吸越来越短促,我就像条狗一样,不断地快速地喘息着。

一分钟到了,

冷得快哭了。

但突然奇想。

给自己出了一道两位数的数学加法题,得不出答案不许关冷水。

23加58。

23加58.

我嘴里不断歇斯底里的重复着,

终于算出81的时候,我用力关闭淋浴手柄。

打上洗发液,然后用冷水冲干净。

最后飞快用毛巾擦干身体。

完成了。

只要能忍住前面一分钟冷水带来的刺痛感,后面就会觉得不再那么难以忍受。

很多事情都这样吧。

洗完了,穿好衣服看着镜子里那个脖子皮肤冻得发红的我。

我觉得挺温暖的。

P.S:

吃完饭不行,出完汗不行,女性绝不可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