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与新年

以下内容,纯属虚构。

一转眼,2014年来了。

到现在,他还记得2000年的那个千禧夜。

那天晚上,他在小六条那个狭小的平房里,百无聊赖地玩弄着电视遥控器。电视里播放着全球人们准备迎接千禧年的节目。一个外景主持在2000年第一个看到太阳的国家汤加热情洋溢的介绍着那里的风土人情……

对他而言那个夜晚很无聊,格外的无聊。因为在那么一个特殊的时刻,他玩着PS的《牧场物语》,循环往复地割草喂羊。

2000年那个12点来临之前,电视里播放着多米诺骨牌迎接新年的现场直播。当最后一块骨牌倒下,人们喧嚣着庆祝新年。

他拿起电话打给段冬,祝新年快乐,然后挂上电话,继续玩PS。

这就是他千禧年的那一夜。

去年——2013新年的夜晚,他在从曼谷飞往普吉岛的飞机上。他记得从飞机上眺望普吉岛的夜景很漂亮,可能因为空气好,地面的灯光格外璀璨,像科幻电影中看到那样奇妙多姿。在普吉岛的机场大厅门口,他和朋友等待提前预定好来接的车。

他骂骂咧咧,抱怨着为什么司机迟到了,咒骂着这些懒散的人。朋友在一旁很担心他的情绪,不断安慰他,生怕他像炸弹一样爆掉。

几分钟后,他们坐在预定的车上,享受着凉爽的空调,看着人们穿着短衣短裤在路上喝酒狂欢。他看到一家泰国人坐在凉席上,一个小女孩随着收音机中的乐音跳着舞。那一晚堵车堵得很厉害,12点就快来了,他们还堵在普吉岛的路上。

新年来临的那一刻,他正在把行李从出租车中往预定的旅馆里搬。他忘了当时因为什么事情,他在和朋友吵架。虽然记不清原因,但可以确定是他的问题。朋友一句话也不说坐在那里。他像个怨妇一样嘟嘟囔囔,好像这个世界都欠他的一样。总之那个假期从头到尾都被他絮絮叨叨、抱怨不断、咒骂不停的表现给毁了。

他有种天赋,可以把任何美好的时刻,用最丑陋的手法毁掉,让人像吃了死苍蝇一样恶心。

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很难容忍美好时刻的存在。一般人沉浸在美好中时,他就甜得齁得慌了,得把嘴里的蛋糕用力吐出去,吐得越远越好。

他总是把很多事情搞砸,一个接一个。

“我好像是那种把别人弄得不高兴了,我就可以高兴的人。”他自己这么寻思着。

新的一年来了。

老板在早会上讲他新年回国,和父母、弟弟四个人一起在家看了红白歌会。老板说他很珍惜这样的机会,因为他算了算他能陪在父母身旁的时间应该超不过100小时,所以他希望大家可以多回家看看,要珍惜时间,珍惜生命。

“要珍惜时间,要珍惜生命。”他嘴里小声嘀咕着。

新年伊始,每个人都扯着脖子要往前奔的时候,他还是耷拉着脑袋靠在铁柜子上,听着那些人激情励志的新年宣言。

他心里想着,我去年已经一团糟,让我看看今年会不会好起来吧。

再过一阵子,春节就到了,他会在玻璃上帖窗花,在门上粘对联,他会放鞭炮,他会看春晚吃饺子。

他希望,今年的饺子可以好吃些。

他与新年》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