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的故事

以下内容,纯属虚构,无聊涂鸦,自娱自乐。

一、

她走在一个狭窄的巷子里。

巷子的最深处有一间卖各式香皂的铺子。

橱窗上挂着宣传语:为您洗净一切烦恼。

“叮铃”。

她推开门走进铺子。

铺子里只有一个老妇人像只猴子样站在柜台后面。

老妇人脸上挂着笑,笑意从那树皮一样苍老的脸上一滴滴留到地上。

“您想要点什么?”老妇人把眼睛眯得像圆月弯刀一样问。

她看着老妇人身后的货架上摆满了各种颜色的香皂。

“还是让我这个老太太给你推荐吧。”老妇人的声音像藤条一样缠绕着她。

“你想清洁什么?这个是帮你洗净痛苦的,这个是帮你忘记过去的,这个是可以洗刷掉罪恶的……”

老妇人皮包骨的手上端着几块颜色各异的香皂说着。

她呆呆的看着老妇人放在手中的香皂,刚要伸出手去摸:

“别着急,这些香皂可不便宜,这个,至少要你的一只手指,这个,嗯,恐怕要剁下你的一只手,这个嘛,让我想想……”

女子把手缩了回来。

“这些香皂都很好,不过你到底要洗掉什么?”

老太太突然瞪大眼睛盯着她。

“灵魂,我想洗干净灵魂。”

“哦,灵魂?这个人要洗干净灵魂。”老妇人笑意产生的皱纹像刀痕一样挂在脸上。

“是的,没有吗?”

“有倒是有,不过可不便宜。”

“需要什么,一只手,一只眼睛?”

“不,不,这个要四十二块钱。”

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掏出五十元的钞票放在柜台上。

老妇人从身后的货架里找出一块透明的香皂。

“叮铃”。

老妇人摩挲着双手,透过橱窗看着在巷子里远去的女子背影。

几天后,警察发现一名女子赤身裸体死在浴室中。

死因鉴定报告写着:女子淋浴过程中因踩到湿滑的香皂不慎跌倒,头部撞击洗漱台边缘尖角,昏迷后因流血过多而亡。

二、

他是一名地下医师。

他为那些渴望摆脱尘世凡俗的人提供安乐死服务。

他不用注射药物让顾客往生,而是用他的肉体。

准确的说,他只为女性顾客提供安乐死服务。

他能让客人在高潮中因兴奋过度心肌骤停而死。

他拎着漂亮的手提箱穿梭在高档别墅与豪华公寓。

他的顾客有皮肤像沙皮狗一样褶皱的老富婆,有穿戴名贵珠宝的年轻模特,有头发梳得干净利索的职业女性,还有为了体验极致高潮而专程赴死的女高中生……

他不问来路,不问原因,照单全收,从不失手。

死在他胯下的女人,一个个笑意盈盈,仿佛历尽艰辛登上顶峰心满意足的登山者,仿佛迷失沙漠终于饮尽清泉的探险者,仿佛品尽人间佳肴的老饕食客。

他这次的客人是一个妓女。

“这次恐怕要花些时间。”他嘴里咕哝着,脱去上衣。

随着女子最后一次呻吟,他停了下来。

“咔哒”。

他打开随身携带的手提箱,正要拿出熨烫整齐的白色衬衫。

忽然“啪”的一声。

他亲眼目睹了从死去女子的下体滑出一个东西掉落在地上。

他弯腰拾起。

一把刻着精美繁杂花纹的钥匙,钥匙上雕刻着两个数字——42。

他坐在电车上端详着这把钥匙,阳光照射在他如冰的皮肤上。

他想,这是那个女人最后的宝贝吧。

三、

它是一只长着金黄色舌头的牛头梗。

它喜欢深夜独自在城市里的每个角落散步。

这是它一天中最享受的时光了。

月亮照在它白色的背上暖洋洋的。

它在酒吧后巷的垃圾桶里翻找着食物。

“那个傻瓜,真是废物,到现在他还不知道呢吧。”

昏暗的路灯下传来醉酒男子粗野的笑声。

“别这么说,还不是因为我聪明么。”

霓虹闪烁的巷子里,一个女人的说话声像长满毒刺的荆棘一样扎进它的耳朵。

它叼着一只旧球鞋蹲在路边,看着这一男一女。

巷子里的空气被刺耳的对话弄得发出阵阵恶臭。

一男一女从它身边走了过去。

它猛的蹿到男人的背上,锋利的牙齿扎进肉里。

男人摔倒在地,两手向后面拼命地抓挠着。

“轰”地一声。

男人身上突然燃起了熊熊烈火,金黄色的火焰如同太阳般照亮整条小巷。

男子的身体瞬间化成了灰烬。

女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瘫坐在地。

它舔了舔鼻尖上的血,一步一步,缓缓向女人逼近。

小巷里再次发出夺目的金黄色火光。

银白色的月光照在它的摇摆的尾巴尖上显得格外皎洁。

42的故事》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