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利之语

我喜欢写字。

我知道当感情足够充沛时,我们能把一丁点感觉,通过语言和文字放大成千上万倍。

例如,我只是有点喜欢巧克力,只要我愿意,我就可以在文章中把自己描绘成巧克力狂热上瘾者。

“他颤抖地趴在蛋糕店的橱窗前,他的眉骨紧紧贴在冰冷的玻璃上,眼睛死死地盯着那块巧克力蛋糕。他站在那里,魂儿早就融化进了那块蛋糕里,他得去找回他的灵魂,无论代价如何,这是他的原始本能,是他存在的意义,一切的理性在巧克力前瞬间蒸腾。那块巧克力就是他的太阳,是他爸,是他妈,是他的整个宇宙。他甚至愿意用自己的牙齿撕扯开自己的腔子,把冒着热气滴着鲜血的心脏捧在手中,跪在蛋糕店老板面前,来换取那块蛋糕上的一丁点巧克力碎屑……”

五分钟,我可以放大数倍自己对巧克力的热爱。同样,五分钟我就能在键盘上敲打出一大串好听的话。显然,谁都可以。

在公车上那个伤了女孩心的满嘴道歉的大学男生,在餐馆里那个冲着男友撒娇发嗲的马尾少女……他们都可以。

语言,是一种可以直接击破对方灵魂的武器。

 一句话,在特定的时候比利剑还要锋利。

语言,可以锦上添花,可以雪中送炭,可以落井下石,可以销魂化骨……

我爱写字,热爱写字带给我自己的乐趣。热爱写作时,把自己性格的每一面分隔开放进不同的角色中。我热爱用文字作为动力来脑内旅行。

我有多么爱写字,就有多么不相信人们的话。

现实生活中,我如同热爱寇德卡的作品一样,热爱他的这句话。

“我不相信语言,我来自一个语言没有任何价值的体系,我不怎么听人讲话,就算听了,我也不关心他们讲了什么,我会注意他们是怎么说出那些话的。这些对我来说毫无意义,重要的是人们做了些什么。”——约瑟夫·寇德卡

我不是铁石心肠。感动我的不是一句巧言令色的话,不是比《飞鸟集》更美的诗句。

让我感动的是,做了什么,不是想了什么或说了什么。

当然,一块巧克力也能让我感动得声泪俱下。

你说是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