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认沟棋

闲来无事,脑内旅行,胡言乱语,纯属扯淡。

写的目的只是为了单纯的写,毫无意义。偏激的言语、幼稚的想法都有,我自己也看得出来,但这就是为了敲动键盘,就当做是练习打字的结果好了。

一、语言的极限

语言极限之一在于无法准确表达清情感及感觉。情感、感觉的程度、成分非常难以表达准确。

若是单纯表达极致的感情相对容易些,例如恨之入骨、相对形象贴切,不易产生误会。

若是单纯表达单一的感情也相对容易些。爱就是爱,恨就是很。爱恨交加就说不清了。

对于感觉的描述也是如此。这就好比,你无法用语言告诉我眼前这个苹果的味道。

“有点酸,有点甜。”

“有多酸?有多甜?”

“一丁点的酸,多一点的甜。”

“啊?”

这就是语言的极限。写日记自己能明白,而别人则无法理解。

榴莲的味道对于没有吃过的人而言,通过文字是无论如何也无法体会到的。

所以,读万卷书也需要行万里路。

但是,无法用语言说出答案的问题,不代表没有答案。这一点是我以前没想通的。举个例子,榴莲的味道是什么样子?爱是什么感觉?

二、认错的过程

关于一些想法,不是语言无法表达,而是说话者自己没想明白。这和语言的极限是要区分的。

很多时候分歧会导致吵架,结果是两人生一肚子气,不了了之。这样就像埋下了无数的定时炸弹,早晚有一天会爆炸,最好的方法就是解决。并且将解决的对策写下来,以供日后两个人参考。也避免因为同一件事情重复纠纷。

我们来看一段对话。

“你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不知道。”

“怎么可能,你不知道你怎么会去做啊!”

“我就是不知道。”

“不可能,说实话。”

“我错了,行了吧!”

“我没逼你认错,你说实话。”

“你到底有完没完!都认错了你还想怎么样!”

……

在情侣间经常见到这样的对话。我以前也遇到过很多次。

询问方式和态度有问题。但归根结底,在于一个人做一件事情之前,并没有想清楚。脑子不清醒。

如果我们做了错误的事情,我们该怎么对应。我试着用这样的对话模式来质问我自己。

“你为什么又吃巧克力?明知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因为我当时感到无聊、空虚、痛苦,而巧克力能带给我愉快感,所以我去吃。”

人不会毫无动机的去做一件事,这就是为什么审判犯人要考察动机,杀人肯定是有动机驱使,动机不明是不能轻易定罪的。人们做事的背后都隐藏着各种动机。说不知道,恐怕只是没有认真思考或者刻意隐瞒。)

“那你不知道吃多了对身体不好吗?”

“我知道,一直都清醒的知道。”

“你知道你还吃?”

“因为身体变坏不是立竿见影,而巧克力带来的愉快是迅速的。在那一刻,身体逃避空虚痛苦的本能胜过了对于未来身体变坏的担忧。”

“那怎么办?”

“我改正错误。”

“怎么改?”

“一个错误的发生都是由内因与外因两方面造成。内因的问题是我对巧克力危害身体的认识度不够。对策是我坚持三十天每天读一篇关于肥胖致死的文章,将电脑桌面换成肥胖患者痛苦接受手术的照片。外因的问题是我经常让自己处在有巧克力的环境。对策是不再接触那些会给我巧克力的人,并且告诉我身边的人在努力戒除巧克力瘾,让他们监督和帮助我。让自己远离有可能吃到巧克力的场所。至于深层的内在原因,可以试图通过其他方式来避免无聊、空虚、痛苦的产生。然后利用其他方式来消除这些问题。例如洗冷水澡、跑步。寻求深层次原因和对策需要花费大量时间,我思考一段时间,然后写成文字给你。”

“你现在才明白吗?你早干嘛去了?”

“我以前想过,但从未当做严肃的事情对待。原因是我们对待事物的认识是一个由浅至深的过程,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而今天我们的谈话促成质变的产生。”

“那你犯了错误就这么完了?”

“犯错就应受到惩罚。我相信痛苦和惩罚可以帮助人改正错误。我会用针刺穿皮肤作为惩罚,用血作为改正错误的见证。疼痛会帮助我记住教训。我做得这一切并不是为了秀给你看,而是对自己负责。如果你有更好的方式可以告诉我,我以上说的对策的进展,我会每周向你说明,希望你能够帮助我,谢谢。”

如果一个人这样承认自己的错误,如果我是一名质问者,我的问题可以到此为止了。

我也相信,这样的方式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某些问题。也许有更好的方法,但至少这比吵完一架却不解决问题有意义。

做这件事有个重要的前提:

你是个脑子清醒的人。

你真的明白自己做错了,不想敷衍自己和别人,并且强烈愿意改正错误。改正错误的强烈程度与自我惩罚牺牲成正比。例如洪七公因贪食而耽误救人酿成恶果,自断一指以此为戒。

我在的价值观中,如果犯了错误没有受到足够的惩罚,人是不会改变的。改正错误的过程,忽略内因与外因的哪一面都不行。有些人总以为自己内心意志力强大,可以不依靠外因来改变。这是不理智、自以为是的做法。这样的结果,就是我们常常听到一些人犯了错误之后说,“我以为……,我觉得……”。

世界不是以你的意愿来运转。

归根结底,当一个人泪流满面,信誓旦旦说改正错误时,你丢给他一把刀。看看他愿意为他的错误付出多少代价,就知道他改正错误的决心了。

或许你会说,没必要自我惩罚。

我想说,我们的身体在本质上和巴普洛夫的狗一样。惩罚与激励是改变行为模式的必要条件。

或许你会说,没必要那么残忍。

我想说,你不对自己残忍,世界就会对你更残忍。

相比于滴落眼泪的忏悔,洒落鲜血的决心更让我相信。

这是也许和受到日本文化影响有关,但这是我的认错方式。

至于会不会用针刺穿皮肤来作为自我惩罚,这事,真有。

三、沟通与方法

我以前谈恋爱产生分歧时,最无法容忍、让我搓火的事情是下面这几种情况。

1、你试图和对方交谈解决分歧,但对方不说话。你内心很想解决问题,但对方摆出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你问她,她也不搭理你,自己玩着手指或弄着其他东西。你越是着急,她就越不理你。

这种情况,让我大为搓火,以前几乎可以让我爆掉。我觉得两个人沟通,彼此的呼应是非常重要的。我说话而对方根本不回应,让我觉得自己非常不受尊重,觉得对方是在蔑视我。在我的家教中,别人问话时应该有所回应。哪怕只是说,“嗯,我听到了。”这是一种基本的礼貌。而爱答不理,玩弄手指是非常无礼的表现。

当然,你完全可以说我是事儿逼。

2、我无法忍受面对分歧时,对方敷衍。

“行啦行啦, 我错了,就这样!行了吧!”

“那你错哪里了?”

“都认错了你还想怎么着啊,你有完没完啊!”

……

面对分歧,最重要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为了让我闭嘴而敷衍我。当我看出对方敷衍的态度时,我只会更加火大。“你把我当做傻子吗?你觉得我那么好敷衍吗?你想不想真正解决问题?”

3、故意说反话气我

“对,我就是这样的人,你想这么着!”

这种时候,我几乎就不想说话了。

以上这三种情况,我都会非常生气,但我就不会再继续说了。分歧就这么留下来了。两个人心里藏了太多这样的定时炸弹,最后早晚有一天彻底爆炸。

我一直觉得,有问题无论大小都一定要说清楚,要有个结果,不能悬而未决。这样的谈话最好能写下来。将来发生类似的事情能够参考查阅。

以前朋友总是对我说,“因为你态度不好,所以我就故意说反话,我就故意不理你。你要是好好说,我就跟你好好解释。”

每次听到这样的话时,我心里都一阵痛。态度重要还是是非对错重要?对方必须态度好才能沟通下去?

尽管如此,后来在遇到分歧时,我告诉自己,先处理情绪,再谈问题。有些时候我知道应该先哄着对方高兴,再谈分歧。但我觉得,这是任性,是哄孩子。一个人分不清态度重要还是是非对错重要么?

到最后,遇到分歧,我也逐渐心寒,我也不想再说了。有分歧就有吧,扔在那里攒着吧。最后爆掉一拍两散。

随着年龄增加,自己慢慢反思,遇到分歧时我的态度确实总是急于解决问题,而不是认真去体会对方的感受。毕竟我们是人,不能像机器人一样按照代码逻辑思考。

其实,我觉得这在于两个人对于爱情的看法是否一致。

是两个人死命相爱就可以在一起了么?还是爱情也需要像学习一样去努力?

有人觉得,我爱你,这就够了!

但我觉得,这不够。要努力经营才行。有分歧很正常,但无论分歧大小,一定要解决。解决的方法不是嘴上巴拉巴拉那么容易,是要认真思考,认真写下来。然后真的去解决。哪怕艰辛谈判的结果是这个分歧始终无法达成共识,那么这也算是有了个结果。以后不必再为此争执。

大概七、八年前,那时因为吵架总不开心,有一次我听到一位爱情心理学专家黄维仁博士的讲座。我当时觉得专家讲得很有道理,下载了音频给朋友听,希望借此可以改善两人关系。结果是,对方说,你总是逼我干这干那,我最讨厌别人逼我了。到最后对方也没去听。这个不怪对方,可能是当时我总是要求人家看这看那,给对方造成了心理阴影。

说了这么多,我觉得恋爱不是两个人相爱就可以一切OK的。想拥有稳定健康的感情,双方都需要付出努力。

无论是工作、学习,还是做人。都是需要学习的,是需要努力才可以做好的。但最重要的是要多思考,想得多比想得少好。

四、棋如人生

我小时候学过六年的中国象棋,它对小时候的我思维体系的建立产生了很大影响。它教会我三件事情:

第一件:至少看到未来三步再落子。

看不到未来几手,就别轻易出手。它让我思维严谨,却变得优柔寡断。对于无法看清未来,就变得缺乏勇气与冒险精神。但人生迷雾远比方寸之间复杂,看清未来三步,谈何容易。

第二件:假设自己是对方,会怎么下棋。

它教会我换位思考。但让我变得多疑,总要考虑对方的目的。对方一个无足轻重的话语,我也会不断揣测我要是她,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回想起来,朋友常说“你总是想太多了”的原因。

第三件:为了大局,可以弃子

下棋的目的是为了赢。为了赢,可以弃子。人生也是如此,有舍有得。但人生的目的并不单一。

好了,这篇日志是任由大脑信马由缰写成。写的目的只是为了单纯的写,毫无意义,切莫对号入座。偏激的言语、幼稚的想法都有,我自己也看得出来,但这就是为了敲动键盘,对错并不重要。

语认沟棋》有4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