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五台越野跑之旅

“这次,傻逼了吧。”

国庆长假第二天晚上八点多,我坐在缓慢行驶于乡间小路的大巴上时,脑子里闪过的一句话。

夜色下的山村格外宁静,乡村小路崎岖不平。车厢里没有开灯,银色的月光顺着车窗玻璃流淌在人们的倦容之上。乘客们默默不语,筋疲力尽地在车中半睡半醒着。而我坐在那里,仍凭月光皎洁也照不到我的心里。

故事要从十一放假前开始说起。

以前一起户外的朋友各自忙于加班挣钱,只有我这个闲散人员一边惆怅地回忆着去年十一的奇妙之旅,一边寻思今年十一去哪玩。

几年前的那次小五台之旅遇到天降暴雨,玩得并不尽兴,一直想再去一次。

放假前在网上看到一个组织去小五台越野跑的活动。

“这个家伙是百公里越野跑的选手吧?”

“那人不是网上小有名气的跑步高手吗!”

活动的参与者是耳熟能详的民间跑者中的高手,能想出来这次活动强度低不了。

报名前犹豫再三,自己的跑步水平无法跟这些百公里越野的高手们相提并论,深感压力巨大。

但十一这美好的假期,白白浪费对不住自己的生命吧?

去他妈的,JUST DO IT.

(我做过的不少二逼事,都栽在这句“JUST DO IT”上)

十月一日上午,我坐在驶向小五台的大巴车上。车上大概有三十人左右,这次活动按照强度分为A队和B队。A队是我报名参与强度较大的队伍,而B队是普通游客的队伍。

坐在我身旁的是个身高一米七左右,皮肤黝黑,身形矫健,带着眼镜,平头短发的三十岁左右的先生。

看着这位面无表情的先生,我心中胡乱猜测着“这家伙是个固执的家伙吧”。

坐在我前面的是个身高一米七八左右的女孩,短发齐肩,短袖上衣配着户外长裤,显出格外高挑的身材。

车子飞奔在G6高速公路上,窗外的树木唰唰的向后退去。

谁能知道,第二天的慢慢长路之上,如果没有他们两位的同行会是什么样子。

车子停在赤崖堡的一座农家院前。跳下车的放好装备,站在田间地头远眺四方。

白云像一只只的小绵羊,在湛蓝的天空中悠闲地散着步。远处连绵的群山上,青黄交接的桦木林在风中吟诵着自由。山脚下的微风从我脸颊旁轻轻蹭过,空气如同清冽的泉水荡涤着我的心肺。

“呼~哈~”

我想一口气把这青空白云吸到心里去。

“真希望袁超和薛总也在这里!”要是这两家伙也能在这里该有多高兴啊。其实这么想,恐怕是因为自己一个人,看着旁边三五成群的人们嬉笑着心中略感寂寥。

一个倩影映入眼帘。

男人可以在一百个女孩中迅速定位到最漂亮的那个,而在这不多的几十人中,不需要定位也知道谁是最漂亮的了。

她站在一个石台上,双手插兜,挺胸抬头,高挑的身材在日暮的夕阳中留下狭长的身影。即便是穿着宽松的长裤,也隐约看出她修长的双腿、翘起的臀部,健美的身材如同一只身形矫健的猎豹站在荣耀石之上。

风在她的发丝间游弋着,清秀俊美的面庞变成一张快照,插入我的大脑里。

我从她身旁走过几次,却始终没有和她说话。

因为有时毁掉美好的方法之一,就是试图让它更美好。

太阳西下,晚风渐凉。

和我同车过来的哥们,一个人靠在墙上看着手机。好吧,叫上这家伙一起去吃饭吧。

“为什么会有种熟悉的感觉。”一边吃着农家菜我一边琢磨着。

令我担心的是,明天自己能否跟得上队伍。

和我同车的哥们,叫振华。在聊天中,得知他马拉松最快是3小时十几分,也是今年北京马拉松3个半小时的兔子。当时我内心就觉得,完了,我一个刚跑马拉松新人混迹其中,倍感压力。

夜里,躺在床上始终睡不着。因为平时习惯晚睡?因为弥漫着怪味的被子?不管了,就这么躺着吧。夜里不知几点,躺在通铺上睁开眼看看窗外的星空,看得着迷,就夜里一个人穿上外套走出房间,站在漫天的星空下抬头仰望。

想象中一个人站在漆黑的田间会害怕,但实际站在那里时心中满是惬意,喜欢这种一个人独享整片星空的感觉。

第二天早上五点多,大家吃过早饭收拾好装备出发。

哎?怎么那个女孩也是我们A队的?好吧。

天色刚蒙蒙亮,九人从东沟进山,穿梭在林间小路之上。

一般重装露营的人是不从东沟进山的,因为这里有不少的小溪,需要来往在石头上跳跃而过。几年前在小五台曾见过重装男子跳石头时不小心崴到脚造成骨折的悲剧。所以心有余悸,倍加谨慎小心。

前面是振华,后面是高个女孩。

过一条小溪时,后面的女孩稍微不稳,我扭头看到伸出手想要去扶。不过女孩脚步轻快,马上就跳过了不稳的地方。

总之,没有掉到水里就好。

我一脚踩进了水里。袜子瞬间湿透。我一边琢磨着水分子渗透的速度到底有多快,一边继续前行。

在快到东台之前的山脊上,太阳照在身上暖洋洋的。

我把鞋袜脱了,让刚才冰冷的脚趾慢慢解冻。

休息几分钟后,向着东台出发, 然后转向中台。到达中台时,发现水袋里面吸不出水,以为是水袋的管子褶皱没有吸上来,于是没有在意。

在从中台返回东台一路上坡,途中口渴难耐,停下整理背包中的水袋,发现并不是因为褶皱没有吸上来,而是水袋空空如也。

在大风中上坡行走多事,口腔里面已经干得发涩。每走一步都越发沉重。

在快到达东台之前,遇到这次活动的组织者小w。他对我说,我看你已经快力竭了。已经快不行了。

无理而狂妄的人!

听了之后,我拼命迈开脚步,一步一步往前挪。无论如何,我都不可以输在这里。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前面的一位队友正在等我们。这个队友看见我,问我你是不是没水了,小w说你没水了。我这里还有一袋水,你拿走吧。

那一瞬间,我真的很感激这位大哥。

大概有200ml的小水袋,这哥们递给我。我真的有点不敢相信,就,这么,给我了?

咕咚咕咚……

瞬间身体又充满了能量。

这之后大概又走了两个小时左右,到达了山脚下。然后又戴上头灯,在山脚下的小路上行进了半个小时,终于回到了温暖的大巴车上。

这次总计里程在34.24公里,海拔爬升在2714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