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得入神

作为一个爱好写字的人,我很少在日志里大段粘贴其他人写的文章。印象中上次大篇幅粘贴还是梦枕貘《沙门空海》中的一个小故事。

但这一次破例了。

今天请了假,在家看作者的旅行日志。还是上次介绍的那位作家长乐漫漫先生。

今天看到另外一张他拍摄的作品,无论从摄影角度而言,还是我对旅行的向往上,这幅作品都近乎极致,如梦似幻般呈现在我的眼前。

作者一人独自在川西的森林里露营时拍摄。

64792201201303231610111475609155274_002

欣赏这幅照片的原图,请点击http://pic.yupoo.com/xingzhekui/D9ioCsHl/2P1va.jpg

原图更有震撼力。

同时,粘贴作者当时的日志部分节选:

“一个人走在寂静的森林里,很容易就开小差了,慢慢放松警觉,直到迎面突然出现一个人,把我吓了一跳。

这个黑瘦的年青人应该是本地人,他后面跟着一条瘦巴巴的萎顿可怜的土狗。

“扎西德勒!”眼看已经避不开他,我打了个招呼。

“扎西德勒。你后面有人吗?”

我扭头看了一下,没看到什么人,于是说没有。

寒暄了几句,我问他你上山放牛吗?

“哦。”他含糊的应了声。

“这是你的狗吗?你带着狗去放牛吗?”

“我去打猎。”他这才跟我说了实话。

打猎?我一下子好奇起来。接着又想,不对,藏族人怎么能打猎呢?

“你骗人。”我在脸上挤出最鄙夷的表情来表示我对他的不相信。

“真的!不然刚才我干嘛问你后面有没有人!”嗬!刚才他还对我藏着掖着呢,一坦白他又怕我不相信了。

“藏族人怎么能打猎呢!别骗我了!”

“我不是藏族人,我是彝族的。”他开始给我讲述他怎么来这里,在这里怎么打猎的故事。

那还真是传奇的故事。从他认真的表情里我知道他没有说半句假话。不过,打猎这样的事情就算在内地也是见不得光的,何况这里是藏区呢!被当地人看到说不准还会被毒打一顿,甚至吃不了兜着走。我还没在藏区看过人打猎呢,今天算是头一遭。

“这次运气不好,没有打到什么东西。”我叫他给我看看猎物,他这么说。

“我的狗都被咬伤了。”

“你的狗不给力嘛!这么小的狗都不够我踢一脚。”怪不得那家伙那么萎顿疲惫呢,原来是在战斗中挂彩了,腿一瘸一瘸的。

“我看看你的枪。”我伸手朝他要。这年头他能搞到一支什么枪呢?

他朝我努了一下嘴,手扬了一下,没给我。

“给我看看嘛!我又不抢你的!”

他又朝我努嘴。我才意识到他在示意我看后面。扭头一看,哇!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了一个枯木一样阴冷干瘦的老人了!他正面无表情的俯视着我呢!我被吓了一跳,不由自主闪到一边。

这个幽灵一样的老人就是他的父亲,手里拿着一个编织袋,编织袋裹着一个长条形的物体,不用说那就是他们的宝贝枪了。这老人让我感到渗人的寒气从心底往上冒,一个字也不敢再提看枪的事情。

我勉强挤出一个笑脸,向老人说了句扎西德勒。对方没回应,仍然面无表情,一声不吭。气氛变得尴尬,我一时不敢再说话。他就和我告别,和老人一前一后走下去了。

真不愧是动物的死神啊,气场就是强大!幸好没有做出什么威胁到他们秘密的举动,否则我绝对相信他会从后面轻轻的给我一枪。

我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

以上内容出自长乐漫漫的日志,作者的文章链接。http://bbs.8264.com/thread-1646579-1-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