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河徒步之旅

跑完金山岭马拉松后,和袁超薛总商量出去露营,想找个悠闲放松的地方,于是决定去延庆后河露营。

因为距离我跑完全马才3天,而且周六上午还加班,所以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

周六中午薛总接上我和袁超直奔延庆的龙聚山庄。这次出行还是薛总开车,区别是袁超坐在了副驾的位置,我这个上车就睡的人还是坐在后排好,免得把困意带给司机。

_MG_7700

每次出行都蹭薛总的车,非常感谢。

一路顺利到达龙聚山庄,下车整理行装后,向着后河出发。

_MG_7721

袁超正在背起登山包

经过一闪巨大的铁栅栏门后,沿着一条明显的土路前行。

_MG_7733

后河的入口处

前行不远进入爬升路段。这是薛总第一次重装徒步,爬升给她累得够呛。我们三人出去玩的次数不少,印象中第一次听到薛总喊累。袁超连蒙带骗让薛总往前走。我就跑前跑后给大家拍照片。

所幸太阳躲在云层后面,没有直接暴晒。但穿行在树林里,还是感觉到潮湿闷热。

_MG_7754

后河是北京地区难度最低的户外路线了,道路很好走

_MG_7767

不知道哪个傻逼的留言

_MG_7741

我带着相机不断前后跑来跑去给他们拍照

我带了盐丸,每人分了一颗,避免脱水。

当年自己去骑行川藏时不懂这些,否则不会骑得那么苦逼。这些知识多来自于马拉松和超长距离越野跑,这两项运动都是挑战人体极限的项目,所以在补给方面也是非常重要。这些日子接触了不少运动专业补给品,能量胶、电解质泡腾片、盐丸、乳酸丸等东西。从越野跑中,可以借鉴很多知识用到户外上。甚至最近我户外徒步也以越野跑鞋为主了。

前行一个小时左右,来到了垭口,也是这次户外徒步的最高点。薛总抱怨左肩膀疼得受不了。大家原地休息几分钟,喝口水。我就拿着相机拍拍路上的野花野草。

_MG_7785

路边常见的小白花

_MG_7807

祁州漏芦,菊科,具有通奶下乳的作用。相当漂亮的紫花。

_MG_7817

毛茛,北方常见的一种野花,可外敷用于消肿。

_MG_7773
袁超正在给薛总讲解背带的调整

_MG_7778

袁超和薛总走在山间小路

_MG_7800

薛总已经露出疲态,我们三人中体力最差的薛总,也完赛过马拉松半程

_MG_7804

两人在下山前调节登山杖

_MG_7791

袁超穿着JA的背心,棉质的东西非常不适合户外,但图案还算漂亮

_MG_7814

小样,户外的路还很远,慢慢跟哥走吧。

_MG_7845

树上有写着救援电话的牌子

翻过垭口之后一路下降,来到一条小河旁。这种需要踏着石头过河的事情,第一个冲在前面的肯定是我。小心翼翼的走过去之后,回头给后面的两位拍过河的照片。

_MG_7836

袁超过河时把墨镜给弄丢了

过河之后走了不远就来到一号营地。一号营地依山傍水,营地里只有两个帐篷,一男一女两人。在悠闲地的煮着自己带的茶。我们打算去二号营地看看,走了三分钟左右,发现二号营地已经人满为患,接近三、四十顶帐篷,一个挨一个地搭建,放眼望去,估计有五、六十人在那里喧闹折腾。一看这场面我们三转身掉头就返回一号营地搭建帐篷。

_MG_7859

近处是我们三人的帐篷,远处是姐弟两的帐篷。

搭建好帐篷正悠闲地躺着,旁边的男孩跟我们打招呼,问要不要弄个篝火,我们嫌麻烦就没回应。结果一男一女自己去山里砍了不少树枝抱回来,天还亮着就开始点起篝火。

我过去和他们聊天,知道他们是姐弟两人。弟弟是88年的,玩户外有五年多了,姐姐则是第一次出来户外。虽说姐姐是第一次,但看起来也是个胆大的女孩。她穿着凉鞋站在小溪里,给我们演示如何抓小虾。

_MG_7863

让我羡慕的姐弟俩

弟弟则在旁边不断翻弄篝火。真的是一副和谐家庭的样子。

我喜欢这些适应力特别强的人,有些人怕这怕那,怕小溪水冷,怕万一滑倒,那样的人在我眼里太娇气。

为了模仿心中幻想的某位狂野女神过河的样子,我就不踩露在外面的石头过河,而是直接穿着凉鞋淌水过河。

结果,我没有像我的狂野女神一样充满性感和野性地站在对岸。我因为穿着凉鞋踩在河底的石头,石头上长满了湿滑的青苔,一踩下去就滑了一下,幸亏我平衡能力不错,于是马上调整重心,结果石头太滑,另一只脚踩上去也站不住。

噗通!

一屁股坐在了河里,连内裤到短裤,湿了个透。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坐在水里哈哈大乐。就是觉得摔得太好玩了。如果是别人摔倒我也会乐的。

然后浑身湿漉漉的回到岸边,屁股皮糙肉厚没啥事,但摔倒时右手撑地,上岸后发现手上划了几个口子正在流血。食指可能是被压到了,感觉发麻。

这就是户外,你以为直接踩在河底比跳石头过去更安全,但往往有时不是如此。

夜色降临,由于天空阴沉,乌云遮顶看不到满天的星光。我跟袁超薛总躺在防潮垫上,看着不远处的姐弟二人正在给篝火加柴。

听着不远处小河哗哗的水声,感受着山谷里的清凉,我们就躺在那里任由时间流逝。

生命本身不是应该如此吗,但实际上我却三十年如一日地浪费着生命。而明知浪费还在浪费的原因是,我发现几乎所有人都在浪费,所以自我怀疑。说真的,我确实想回到大学,如果我带着现在的积蓄回到大学,我会去登山、去拍照、去各种地方旅行。

我估计我四十岁的时候也会这么说,我真想带着我的积蓄回到三十岁,然后去登山、去拍照、去各种地方旅行。

你看,这就是恶性循环。

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天气已经下起了小雨。我们慢慢在雨中收拾帐篷装备。

冒着小雨在山林中行走,我特别喜欢这种感觉。

身上渐渐被雨水淋湿,水珠混着汗滴一起往下流。

在雨中行进,我越走越高兴,便一路踏歌而行。可能因为天气凉爽,回程的路比去程少用了一个小时。

在雨中回到龙聚山庄,躲进薛总的车后,才发现浑身上下早已湿透。

开车回到延庆县城,找到了一涮肉店,三人围着热气腾腾的火锅好好吃了一顿,把身上的湿气都驱散了。尽管一路淋雨,但回到家后我们三人没有一个感冒的。

这是一次轻度户外,但我们的队伍在这样的活动中一次次磨合地更好了。

后河徒步之旅》有5个想法

  1. “可能是薛总和袁超也被我的喜悦所感动,回程的路比去程少用了一个小时。”真没印象了,可能是耳朵选择性屏蔽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