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生在五十年代的北京,长在那个文革动乱的时期,中学毕业后作为知青去北大荒插队,把人生中应该美丽绽放的岁月留在了那片遥远的荒野。而立之年回到北京结婚生子,在一家粮油机械厂当一名普通的工人。不惑之年赶上国企改制,又再次被社会卷入下岗洪流中。那之后的几十年,父亲卖过煎饼、开过肉铺,但工作时间最长的,还是作为临时工当停车场收费员或医院的夜班保安。

他们那一代人经历了时代的悲剧。生命像河流中一片落叶,除了随波逐流无能为力。

正如大多数父母一样,他们更多的把生活重心转向了自己的孩子。我的父亲很爱我,甚至达到溺爱的程度。

他虽然只是一名普通的工人,但他作为父亲送给了我两样生命中最宝贵的财富——旺盛的好奇心和对大自然的热爱。

记得小时候,父亲培养我各种爱好。我的玩具不只是塑料小人玩具枪,还有显微镜、小马达、奥秘画报……他一步步引导我,让我得这个世界很好玩。

如果有一天,你的孩子来回打开冰箱门,只是为了看一眼冰箱里的灯泡在关上多少时才会熄灭,你不要去责怪他,你要做的是鼓励他去探索这个世界。

我想,这就是我的父亲成功做到的。

另外,对于大自然的热爱,这归功于父亲本身的兴趣。

他在儿时希望成为一名地质队员走遍祖国大江南北。而我小时候,父亲总给我讲那些在东北插队的故事。那些荒野遇狼的经历、那些深夜行走在苍茫天地中的故事……

对一个男孩,有什么比荒野探险更动听的故事。

在我的童年时光中,父亲会尽量利用休假时间,带我去亲近大自然。夏日的午后我们用破旧的纱窗作成渔网,用沾了香油的面团做鱼饵去河里抓鱼。初夏的清晨父亲骑车带我去郊区,用鱼竿沾着麝香熬成的胶去粘知了……

记得下雨的日子,父亲喜欢找个板凳坐在房檐下,静静的看飘落的雨水。在那个破旧的院子,在那棵多年的枣树下,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感受着迎面而来的凉风,再用茶缸子泡上一杯花茶……

这样的经历是我生命中重要的一课,教我学会享受宁静。

和父亲一起看下雨的日子,是我生命中的珍珠时刻,宝贵而闪亮。

想起一件事。和我相熟的朋友知道我是个对食物无感的人。同事开玩笑说我的味觉丧失。连最难吃的公司食堂也可以天天照吃不误。

我想真正的原因在于,我父亲做饭非常棒。吃了几十年父亲的饭,外面的饭菜对我而言只是充饥的食物,所以我才不挑剔。父亲的拿手菜有糖醋鸡蛋,蒸鸡蛋羹,糖醋鲤鱼,冬瓜丸子汤,凉面……

我要学会做这些饭菜,这样的目标对我而言很重要。

我的父亲,言传身教,让我明白了很多道理。

我和父亲的故事太多了,有机会慢慢记录下来吧。

P.S:如果说我的父亲给我了自由的灵魂,那我的母亲给了我钢铁的意志。有时间再写我的母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