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次TNF50公里完赛记录

人为什么要活着?

因为梦想。

从10公里,到半程马拉松,到全程马拉松,到今天的50公里越野。我一步步走来,个中心酸喜悦,唯有冷暖自知。

今年的5月4日,我完成了我的第一个The North Face 50公里越野挑战赛。6小时10分,共396人完赛,男子组排名89名。对于第一次参加50公里比赛的我,这样的结果我挺满意。

我的预计完赛时间是8小时,实际完赛时比我预想的要快1小时50分。以我的平时训练水平来看,这算超水平发挥。去年马拉松比赛也比我平时练习快了半小时。

我觉得原因是,因为比赛时更加专注,沉浸在越野跑的世界里。另外,比赛时我的心情会更好,训练那么久,就是为了来参加这个跑者的狂欢节。

有时回想起那些在山间骑行,在林间奔跑,在池中游泳的日子,我心里就觉得甜甜的。有一天我会老去,但我回首年轻岁月时,我会因此而温暖。我曾经说过,让我们设想一下,当我们白发苍苍之时,我们愿意对自己的子孙讲述什么?讲述我们一生吃过多少种山珍海味,穿过多少种锦衣华服?还是更愿意告诉子孙,在漫长的一生中,我们充满勇气地去做了什么。

生命短暂,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我希望可以珍惜每一秒,去尽情体验人生的各种感觉。

活着,是为了什么。

用人生编织梦想,用梦想成就人生。

好了,下面换一个风格,把我的TNF50之旅记录下来。

有句话这样说,“完成马拉松只是跑者的起点,终点有两个方向。一个是铁人三项,一个是超长距离越野跑。”

我深感如此。

在去年冬天完成我的首个马拉松之后,由于条件限制,我选择了后者作为以后方向——超长距离越野跑。

如果说马拉松比赛像公路跑车比赛,那么越野跑比赛就是达喀尔拉力赛。

你很难在马拉松中找到那种特别刺激的点,但越野跑不一样。从山间小路飞奔下山时,任何一个失误都很危险,一段树根、一颗碎石,都能让人受伤,这是它危险的一面。与此同时,那种在山间飞奔而下的感觉,让你感到刺激,让你的肾上腺加速分泌。

从今年的2月底,我为了准备The North Face 50公里越野跑比赛(以下简称TNF50)开始练习山地跑。从跟随网友在香山跑步,到一个人去老山练习。这个过程谈不上辛苦,但确实占用了我不少周末时间。

我的第一次山地跑是在二月份参加跑吧的活动去香山练习。那次认识了宁姐,罂粟、唐征、刘俣。那次活动把我累得够呛,那时才意识到越野跑跟公路跑差别很大。另外,以前无论练习马拉松还是操场跑圈,我都是自己一个人练。有些井底之蛙的意思,这次看到跑友的强大实力,内心确实被小小地打击了一下。

后来很有趣,第一次认识的这四位跑友,也一起参加了TNF50,也成为最熟的四位。

在四月中旬,我进行了一次33公里的山地跑。和参加过巨人之旅(意大利330公里超长距离越野跑)的王子尘等一帮跑友一起跑。虽然整个过程我都在拼命的跟上大家的节奏。但跑完之后子尘说我完成TNF50应该没问题。那个时候我心里才算有了点底儿,之前还一直担心能否在规定时间内完赛。

由于城区没有山地,每次山地训练都需要等到了周末,坐上一个小时左右的车,所以我的山地训练量严重不足。平时就去北邮的操场跑跑圈,越野跑和公路跑用到的肌肉不一样,操场跑圈的练习主要是针对公路跑,在越野赛中能发挥多大作用我也不知道。

四月份的训练量是我跑步以来跑量最大的月份,但也只有213公里。这个跑量在越野跑的跑友中处于中等偏下的训练量。

就这样,在我自认为远远不够努力的前提下,我把今年TNF50的目标定在了8个小时完赛。

时间很快就到了比赛的前一天。

5月3日我准备好了比赛要用的装备、补给,下午坐地铁到苹果园,再换成组委会提供的摆渡车(还收费),去往门头沟的斋堂镇。

大概花费了快四个小时我到达斋堂镇预定的旅馆。一路上我自己抱着两个包,确实有些疲惫。到了入住完毕,已经一身汗了。大多数的比赛者是三五成群,像我这样的单身前往的不多。不过我也习惯了。回想起这些年,一个人扛着自行车去西宁,一个人扛着自行车去骑川藏,也适应了。有句话说,孤独的人是可耻的,那我一定是无耻之徒。

我在旅馆定的房间,看起来还挺干净的。不过也睡不了一会,第二天凌晨3点多就要起来。

IMG_2892

去食堂的路上碰到了我的偶像,极限跑者白斌。他是用150天跑过整条丝绸之路的跑者,在旅游卫视专门有十多集纪录片介绍这段旅程,影片叫《跑步回中国》。

我上前和他合影,他很客气鼓励我。和影片中一样,他本人很低调很朴实。

IMG_2893

在食堂吃了套餐,味道不好吃,但我对吃也没什么要求。

IMG_2896

吃饱了就在旅馆周围溜达溜达,感受下山村日落。

IMG_2897

赛道上已经被工作人员贴好了标记。

IMG_2898

晚上八点左右回到旅馆,整理好水袋补给。躺在床上听音乐。往床上一趟,才闻到一股很浓的人油味。让我想起以前睡过的大车店里的气味了。

那个被窝潮乎乎的,还一股刺鼻的味道,我穿上冲锋衣,穿着长裤袜子,戴好帽子,小心翼翼的把被窝轻轻搭在身上。

音乐定在单曲循环,始终播放着那首十一面观音根本咒(藏传大悲咒)。咏唱者是尼泊尔十三岁出家的比丘尼。黑夜中仿佛感受到遥远的雪山中,古寺孤灯的一份寂寥。

根据以往的经验,我知道赛前一晚肯定失眠,但对成绩影响不大。这一夜,我闭着眼躺了一夜。大脑曾经有那么一会进入轻度睡眠,但更多时候只是躺着的状态。大概每半个小时看一次手机。

比赛时间是凌晨4点40,我自己上的起床时钟是3:15分。但组委会已经在凌晨2点40,叫运动员起床了。事后证明,组委会的叫起时间比较合适。

IMG_2899

起床后吃了两个自己最喜欢的巧克力夹心面包,喝了一点橙汁。这种时候能多吃点就行。去年马拉松比赛前的早点,我吃的是馒头,虽说也没问题,但真的吃不下去。这次接受教训,买了自己平时特爱吃的。

3点半戴上头灯离开旅馆出发去比赛起点。漆黑的路上,能看到点点的选手们头灯的亮光,有种很奇妙的感觉。十分钟后,就来到了比赛起点的检录区。

音响里播放着鼓舞人心的音乐,看见选手们在起点处合影留念,热身准备,马上就有了比赛的感觉。我也给自己自拍一张。

IMG_2904

正在准备存包的时候,看到以前一起跑过香山的跑友刘俣,打了招呼存了包。他师兄是马拉松圈里的名人牛超。我和他打算开始阶段一起跑。

随着时间的邻近,女主持人用麦克说着激励人心的话,她管选手们叫英雄。我觉得挺好玩的,从没想过会有人这么称呼我们。百公里的选手并不多,毕竟难度很大。相比50公里的人就比较多了。

4:40,枪声响起。我和刘俣在很靠前的地方出发,他的策略是开始跑慢些,后面依靠他下山的速度优势赶超。对我而言,前面跑慢些也无所谓,反正比赛时间长着呢。

到达10公里左右,我们的慢速策略,让我们几乎已经到了队伍的最后面,配速掉到了7分多。身后只有几个人,其中有一个小姑娘挺漂亮。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后来知道是微博上的谁了,这里就不说了。

过了10公里左右,一些土路出现。刘俣下坡时候发力加速,我让他先走。他一溜烟就跑没了,不愧是平时老踢球,腿部肌肉力量很好。我可以跟上,但我不想打乱自己的节奏。我优势在于平路,不在于上下坡。

大概到了12公里左右,进入平缓的路段,我觉得已经充分热身,肌肉也跑开了,于是开始按自己真正的配速跑。

从12公里到20公里这8公里,我一路发挥自己平路跑的优势,不断超人。

5191

每次见到照相的,我都傻笑挥手。

IMGP5749

追赶的路上还看到大长腿美女粉条,那身材简直就是完美到爆表。真想在她后面多跟一会,但这是我的第一次TNF50,还是超过了她按照自己的感觉跑。到了20公里,进入本次比赛的爬坡路段,速度慢了下来。爬坡中看到了跑吧蝎子,简单打了招呼继续跑。

_1_5186a3a7f05d8

从20到30公里,是这次比赛中最大的一个爬坡路段。爬坡是我的劣势,我争取做到保持不被人超过,当然想超人也非常难。总体来看,超过我的,和我超过的人数差不多。

_1_5186a3ee520f3

然后,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一位百公里的选手从后面追上来(当时百公里选手到这里比我们大概多跑了十多公里的路程),这位选手肯定是名列前茅(事后得知当时名列第五)。

我一定睛一看,这不是北师大的跑步狂人么。我以前在北师跑圈时经常看到他。我时不时还和他飚一下速度,一般我都败下阵来。

我跟他打了招呼,提起北师大跑圈的事,他还记得。他告诉我他叫李福越,就一路绝尘而去。那上坡的速度快到令人惊异。

事后我才知道,他曾经拿下过TNF100的第四名,是国内百公里跑的一流选手。想起当年操场跑圈时,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他平时训练时,也穿得特别朴素,普普通通的运动鞋,运动服,还总是背着组委会发的那种布袋子。这么低调的人,却拥有如此强劲的实力。下次如果碰到他,一定和他聊几句。

到30公里一路爬坡,这对我这种缺少山地训练的人是个难关。咬牙到达山顶后,开始一路飞奔下山。

我也不知道是因为兴奋,还是之前的训练有了自信,我下山的速度很快,一路超过了一些选手。他们下山的姿势和以前我的一样,应该是跑马拉松出来的,缺乏山地下坡训练,他们排成一队,根本就没有跑起来。

这次下坡的速度冲得很快,回到家的路上我都有些后怕,幸亏没有崴脚。

综合来看,在这次的比赛中,我超越别人的阶段有两个,一个是10~20公里平路,一个是30公里到32公里的急速下山的山地路段。

我在5公里处排名第316名,最终男子组完赛第89名。也就是说,我在10~20公里的平缓路段,外加2公里的下山路段,我超越了200多人。

过了32公里的补给站,我加了一瓶维他命饮料,继续上路。

从这里开始,路上的选手相距距离就已经比较远了。我能看到前面有一两个人,我回头看时,后面也看不到尾随的选手。跑得很孤单。

经历过娘娘庙的爬升下降之后,开始进入土路的缓慢爬升,这段距离大概5公里。当时我已经非常累了,很多路段都是走,跑不起来了。所幸大家也都在走。大家谁想超过谁都很困难。

最累的时候,奔跑在赛道上如同行走在人间地狱。每迈出一步,都要颤抖地使出全身力气。

大脑本能的反馈着一个信号,停下来,停下来,休息会,休息会。

比赛一天下来,我的体重比平时轻了大约4公斤,而且我还在路上补了3.5升左右的水之后,身体还是轻了这么多。我今天经历的可以略见一斑。

这种时候,就得不断给自己鼓劲。

我鼓励自己的方式,不是告诉自己要战胜,要挑战。

我心中默念的是,感谢。

感谢痛苦,感谢痛苦,感谢痛苦,谢谢你,痛苦,谢谢你。

谢谢你让我的生命中有了这样奇妙的经历,谢谢你让我感受到这样宝贵的生命体验。

这段路程我表现不好,走的路程过多。

一路咬牙煎熬到41公里的补给点,灌了点农夫山泉,洗了把脸。精神算是为之一振。听志愿者说,后面的路程已经都是公路下坡了。

好吧,跑起。

这时候,一位昌平的跑友追上我,他也超不过我,索性就一起跑吧。最后的8公里,我们大多都是跑步下山,偶尔走几步休息一下。如果我没有遇到他,估计我步行的时间会多一些。赛后互相留了电话名字。

最后,我们一起携手冲过终点,自己的手表时间定格在6小时10分。

IMGP6176

000000000014294

拍照,发微博,然后去路边坐着休息。

总结,这次TNF50公里相比往年爬坡少了一些。我能跑出这样的成绩,也是依赖于平时的公路训练。

另外一点,赛前的山地突击训练,虽然对于肌肉没有太大帮助,但对于下山的信心增强了,在这次比赛中下山的速度帮我提高了成绩。不足也是两个方面,一个是爬坡的肌肉力量还是不足。另一个是超长距离的耐力训练太少,从来没有跑过这么远的距离。以后会进行改善。

关于补给,这次非常成功。跑完所有路程没有出现头疼的现象。比赛过程中灌入的水,也不是专业运动饮料。赛前睡袋里灌了1.5升的宝矿力水特,比赛中一共吃了2个士力架,6个能量胶,5个盐丸。一路跑到终点,完全没有出现头疼头晕的现象。以前的训练中跑量大了就会头疼,我猜测是因为补给不足的原因。盐丸我是第一次使用,估计是它发挥了作用,并且其他的补给也很充分。第二天除了有些肌肉酸之外,几乎没有什么感觉。

好了,我的TNF50可以告一段落了。

但关于越野跑,我想多说几句。它让我感受到那种最本能的运动带来的快乐。记得有一段路跑在水库大坝上,太阳刚刚升起,一轮金色的光辉洒在水面。看着这样的景色跑步,内心觉得很幸福。

另外,比赛的过程中,很多志愿者自发组织了补给点。其中我记得我经过一个补给点时,一个老哥递给我一个脆脆鲨。我本能地接过来,跑出几步之后,觉得自己带的补给够了,还是留给那些没有补给的人吧。于是又扭头跑回去,把脆脆鲨给他们送回去。我很感激一路上这样的志愿者。另外,很多照片都是跑友自发给拍的,然后放到网上供大家自己免费下载。在这个过程中,我体会到了很多正面积极的东西。这也算是跑步带给我的收获之一吧。在之前练习过程中,也得到了很多跑友对我的帮助。尤其是前面提到名字的那几位。

最后,我希望我可以把正能量通过跑步的方式,传递给更多人。

P.S

这次完成自己的目标,想想送给自己什么作为奖励好呢?一个不再刮磨衣服的水袋包?一双新鞋?好像都谈不上。其实,我需要的不是物质的,而是精神上的自由。

我的第一次TNF50公里完赛记录》有9个想法

  1. 你的文章让我感动,在川北小城的早晨,生活的确需要一步向前的勇气,而梦想是永不熄灭的照亮前方的明灯,加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