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跑步时,我在想什么

66ca7d0bjw1dvyc7oss55j

我对锻炼数据统计分析,来调节强度、制定目标,更重要是预防伤病的出现。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相信一句话:Just Do It!

生活中80%的事情我不太关心,认准的事情就尽力去做。看似没什么错,但渐渐理解过犹不及的道理。

当年川藏摔车,不是因为我体力不好,是因为我太着急,骑得太快。

现在练习马拉松,总是在不断提醒自己,慢慢来,慢慢来。

去年10月,我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准备21公里的半程马拉松。靠当年锻炼的老底儿,我跑完21公里的半马赛程。今年准备42公里的全程马拉松,必须提前半年就开始训练。于是从今年4月份开始,我开始10公里跑的锻炼。

由于跑鞋的不合适,导致右腿膝关节出现疼痛。我一直带伤锻炼, 但不幸的是,在5月初的10公里越野跑比赛中,腿伤彻底爆发。

10公里的赛程用了1个多小时完赛。赛后回家上楼时,膝盖已经疼得无法忍受。

一个月的时间我停止了所有的训练,一个月专心养膝伤。

对于想跑全马的人来说,一个月的训练时间非常宝贵,但只能放弃。

6月底穿着新跑鞋,终于恢复了我的长跑训练。

随着强度的不断增加,右腿的膝伤又渐渐发作。我尽力把强度控制在我能承受的膝伤疼痛范围内。

离北京全马的日子越来越近,训练的强度日益增加。周末的训练由15公里改为21公里的半程之后,明显膝伤情况加重,甚至从未疼过的左脚脚踝也开始出现疼痛。

但看看训练的效果,上周21公里的半马训练,和去年比赛时半马的成绩一样。但这次跑完留有不少余力。看到自己的进步是挺开心。

这周末由于外出露营,很少请假的我请了周五半天假期,原计划去奥森跑25公里。

一切准备就绪,但是2公里以后我放弃了。脚踝和膝盖的伤痛刺激着我的神经,心有不甘,但只能放弃。

我这样训练,不是为了什么成绩,我只是想实现在规定时间内跑完全马的目标,仅此而已。

我觉得,很多事情都是追求一个平衡的一个过程。训练强度和伤病之间的平衡,很微妙的获得平衡才能不断前进。

想一想,是不是其他事情也有点着急了呢,还是厚积薄发吧。

慢慢来,慢慢来。

当我跑步时,我在想什么》有2个想法

    1. 哦,你的工作接触不同的人,很棒,对人生阅历很有好处。我们看片子,也不如你直接接触来得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