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人

2010_08_21-川藏骑行-XZK-IMG_4151

那个藏在青山白云间的地方

我是个不会唱歌的人,每次和朋友去卡拉OK我都是闷头喝饮料的角色。别看唱歌很少,但喜欢听音乐。

二十五岁以前喜欢热血、激昂、节奏感鲜明的音乐,其中一大部分来自动漫、游戏、电影中的经典配乐。另外一个方向是喜欢安静清新的轻音乐,从早期的班得瑞到慢慢爱上台湾风潮出版的一系列唱片。最常听的是风潮那种偏向于民族风的轻音乐,推荐最爱听的两张风潮CD,一张是《我的海洋》,一张是《寂静的天空》。

向往海洋的朋友一定要听《我的海洋》、骑行过青海湖的朋友一定要听《飞鱼乐园》、拜过雪山的朋友一定要听《寂静的天空》……其实也未必如此,只是对我而言,每一首乐曲想起时,我能回忆起那些往事。我的每一段旅途,都伴随着一张我挚爱的风潮专辑。除此之外,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听听风潮的20周年庆生专辑。

二十五之后,我又爱上了一种音乐风格——Jazz。爵士风格分多种,作为一个不发烧的、单纯爱听音乐的人我不懂这些,但是我可以说说我和Jazz的故事。

爱上Jazz,要从一次意外开始。几年前去骑行川藏前,买了个iPod nano随身携带。由于时间关系,下了一张100 Best Jazz。

骑行的路上一路疲累,完全没有心情听音乐。

后来因为出了那次的意外,住进了当地的医院。住院的那些日子,既不能下地行走,旁边又都是藏族人,语言也无法沟通。所幸的是那里的空气质量极好,夜里我就躺在病床上,反反复复听一首歌——《I Left My Heart In San Francisco》。

那段日子因为失败又受伤的原因,心情极为低落,而在夜里听这首《I Left My Heart In San Francisco》,闭上眼睛仿佛能看到白色的羽毛轻轻飘扬在午后的阳光中。

一个人,在偏远的一个小县城,可以看到白云青山的地方,在夜间,你能看到流动的云朵遮挡明月的地方。闭上眼睛,一个人安静的听这首《I Left My Heart In San Francisco》。

准确地说,这感觉就像是在天堂。

我想起,那时救我一命的司机大哥王剑,给我送去鸡汤的司机大哥的爱人简英。想起那两位在病床上照顾我的喇嘛。想起那位扶我去拍片子的藏族小伙蒋自龙。想起那位帮助我的藏族大哥格绒郎加。还有那时辞去工作日夜照顾我的人。

险些忘记,还有当时住在我边上的那个人。他当时因为头部受伤导致精神失常,希望他已经痊愈了。

当我站在这个城市里时,我的内心变焦躁不安,我觉得自己的心越来越狠。

当我回忆起往事时,我发现自己的内心仍有一丝柔软,还有一份感恩与爱。

我很想念他们,我知道在这里说什么都没意义。但我仍愿意在心底最干净最纯洁的地方,写下对他们的祝福。

也许有一天,我会再次回到那里,回到那个藏在青山白云之间的地方。偶尔一瞬间,我想离开北京,我想摘下面具,我想一个人踏上那段未完的旅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