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蜗牛男想到的

下午在公司楼梯间,看到一个送快递的男子坐在台阶上,身边放着大大的背包。从他身旁路过时,看到了他眼中的疲惫与无助。

一瞬间我感受到这个生命的衰落与绝望。

放在身旁送快递用的背包硕大无比,毫无人体工学设计,或许设计师只考虑如何能装更多的货。人背起来上楼,就像是一个蜗牛在迟缓的爬行。

那个快递员瘫坐在那,脑袋耷拉了,看起来就像是一直等死的老狗。他手里攥着一个山寨iPhone。即便是离着几米,你也能感到那是一款山寨机。是那种印象中可以用嘈杂喇叭播放《月亮之上》的那种玩意。

一些“有钱人”,喜欢拿外地民工手中摆弄的山寨机作为笑点嘲弄一番。我想谁都或多或少听过类似的话。什么品位低下之类的话。

大多时候,批评一个人比帮助一个人要容易得多。

无论他贫穷与富有,无论他勤奋与懒惰,每个生命都是平等的。如果有人仅仅因为对方贫穷而嘲笑对方,那让我感到讽刺的正是嘲笑者的愚蠢和自大。

从他身旁走过的一刻我在想,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帮助这些人。但除了揭竿而起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方法可以让社会的财富重新分配一下。我也没有资格停留下来,给他什么希望之光。

让我去想想,他们活着的意义是什么,每天起早贪黑的在外面跑,就是为了可以娶个媳妇生个娃吧。

其实生命的本质是不是就是繁殖下一代。你看看大马哈鱼的一生,在北太平洋里成长几年,然后拼死拼活从海洋向淡水河流源头逆流而上,经历千辛万苦回到源头,产下鱼卵后一命呜呼。

你看看人是不是也这样。童年无忧无虑过几年,此后就开始一路逆流而上,拼命到三、四十岁,买车买房结婚生子。和大马哈鱼的一生是不是如出一辙。

大多数人的使命是最后逆流而上产卵的一刻吧。

从这个角度去想,那位背着大包瘫坐在地上的蜗牛男,也活得不再那么卑微,而有了繁衍人类的使命感了吧。

可我们不是鱼。我们除了本能还有思想。

记得有一年在东莞出差。当地有一句标语,我印象很深。标语是,“解放思想,黄金万两。”

我一直认为,我们的行为应该受到法律、道德的约束。但我们的思想应该不要受到任何约束,也不应该我们去思考什么而被嘲笑或斥责。

有些人总是无法欣赏当代艺术,认为那就是一陀狗屎。

在我眼里,即便是真的把一坨狗屎当做艺术品放在高雅的博物馆里,这已经打破了人类的常规思路,我觉得能够帮助我打破常规的想法,我都愿意去尝试思考。

新的可能性的提出,与对常规思路的打破,也正是当代艺术一个特征。

扯远了,归纳一下,我想说,生命应该平等看待,思想应该不受束缚。

由蜗牛男想到的》有5个想法

  1. 还是先想想怎么解救自己吧,快递员的收入在体力劳动者之中算很高的,月入七八千甚至上万的并不新鲜。同样的收入,我们除了坐在屋里毁着自己的身体,难道比他们轻松吗?都是谋生而已,和其他体力劳动者想比他们已经解放思想了,而我们还在挣扎。

    1. 想去解救别人也是在解救自己。对,我同意他们在体力劳动者里属于高薪水,这和我们宅男有关。我们坐在屋里毁着自己的身体,未必比他们轻松,但那一刻我比他轻松。解放思想和肉体挣扎没有必然关系。

  2. 虽然知道我和他们并没有什么不同,但看了你的文字,还是觉得自己觉悟太低,羞愧的快哭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