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西消夏录乱语

夏夜胡同里,一个小马扎,一缸子凉白开,一个大蒲扇,再加上一帮侃爷天南海北的一通胡侃,少不了的就是鬼狐仙怪。

这就是我小时候夏天乘凉的情景,至今怀念。

近日无事,随便涂鸦。

上周公司组织旅游,和同事一起去青岛。

本来是一场很普通的旅游,我没有任何期待。只想出去散散心。结果有些意外。玩得很开心,让我想起五年前去丽江的那次旅游。

趣事一:青岛的两天,遇到最大的两场暴雨。打着伞发现雨水顺着伞柄直流。从内到外,浑身湿透。爽透到底!

在狂风暴雨里踏歌而行,幸甚之至,秒不可言!

趣事二:由于海水较冷,故在海滨浴场同行的同事无人下水。我发现自己岁数越大越不惜命。换了泳衣冲进大海的怀抱。海水很冷,普通人确实受不了。但对我而言,不在话下。

冲进大海。啊,整个海面也就只有三四人在游泳。那感觉仿佛翱翔于天际。

旅行的时候,就不要和平时一样,做一些平时不敢或者不愿去做的。

渐渐地,发现自己是一个玩起来就特别疯狂的人。

趣事三:在青啤酒厂,喝了原浆。这东西内涵酵母菌,只能保存24小时。时间一过就变味。所以只能在青啤酒厂内喝到最正的。

我和同事一人一杯。和平时的熟啤不同,不那么苦,有点清爽的感觉,还带着一股面包中那种淡淡的甜味,很好喝。

城西消夏录

二十余年前,我家住护城河内的胡同里。夏日夜晚,和大人闲坐纳凉。忽见一母刺猬带领几只小刺猬从院子里溜出。邻居想用笼子捉住。我心生怜悯,劝其放生。

至今我还记得,小刺猬跟在母亲身后,胖胖的样子。

城西消夏录乱语》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