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来了

我从川藏线回来了。

骑行失败了。

我在骑车下坡的时候摔伤了。愿望没能实现,因为受伤了。

如果我当时没有自行车头盔的保护,我想人就没了。

现在那个被撞裂的头盔被我留了下来。这个头盔救了我一命。

尽管头部由于头盔保护没受伤,但身上摔得比较厉害。

把时间往前倒回半个月。

我努力回忆事发时的情景,讲述那些事情是痛苦的,是难以面对的。

那是在8月15日下午,我们骑行在从康定去折多塘的路上。具体来说,当时在甘孜藏族自治区。

这条路路程不长,只是为了次日翻海拔4000米的折多山热身。

这段路是大上坡。车队一共11人。

和前几天一样,我始终保持在车队第一的位置上。

慢慢的爬山过程中,我发现自己耐力很好,平路和大家速度相差无几,但到了爬坡路段,我的耐力优势很明显。连续三天车队第一名。

那天大概在骑行了一个小时左右,我第一个经过一段碎石路段。

在骑行过碎石路段后,我发现我的前车胎没气了,显然是被刚才的碎石路段扎破了胎。

这是我在川藏线第一次车胎被扎破。于是,翻身下车手忙脚乱的开始拆卸车轮、换胎。

这时候,车队第二名和第三名的队友赶上来了。两位都是四川当地大哥,人非常好。两人都停下来,一起帮我换胎。

换胎的过程比较慢,尤其是找不到之前扎破胎的东西。担心碎石碴留在车胎里,三个人蹲在路边找扎破胎的原因。

整个过程大概持续了二十多分钟,这个期间,我的队友们陆陆续续超越了我们。我看在眼里,心里开始浮躁、着急。急什么?不是怕自己落后,而是怕自己的领先位置被别人抢走了。

换好内胎后,我急忙上车往前赶。这个时候,我大概已经由最初的第一变成了倒数第几名的位置。

骑了不到一分钟,眼前出现了一个足有一公里左右的大下坡。我没有想到在爬山的路段,会出现一个这么长这么陡的大下坡。我甚至都可以看到远处队友的背影。

当时,我着了魔一样,借着大下坡的惯性加速,没有像平时一样有意识地控制车速。

下面的事情,虽然写了不少字,但实际发生就是在一瞬间的事情。

我在下坡不断加速。

我平时总是说,下坡我绝不超过30公里/小时。但当时,我急于追赶队友,根本没有在意自行车码表显示的速度。

下到一半的时候,我低头看码表显示49公里/小时。那一瞬间,我后脊梁一下子凉了。

自行车一旦时速超过50公里,人根本就无法控制自行车,哪怕是再微小的角度扭动车把,整辆车就会横飞出去。

而刹车呢?我们都知道,车速快的时候不能使用前面的刹车,否则前车轮急停,人就飞出去了。

其实车速极快的时候,后轮刹车也不能用。原因我稍后解释。

回到当时,我看到自己的时速已经超过49公里,而且速度还在不停激增。

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刚才还看着很远的拐弯,眼看着马上就要到了。

情况非常紧急了。如果是直路,我可以不依靠刹车,依靠路势渐渐平缓的因素,让车慢下来。但现在眼看一个大拐弯就在眼前了。如果不减速根本就不可能拐弯,会撞在山上。

时速超过50公里后,你的双手根本就扶不住自行车车把了。整个车把抖得像筛糠一样。

于是,只有一条路。就是减速。

我开始非常轻柔的捏后轮的刹车。

当自行车速度极快的时候,后轮即便是轻微地点刹,还是让车身的后部横向的左右摇摆起来。

那一瞬间,我明显地感到车身开始左右疯狂地扭动。我甚至来不及让手从刹车上离开。

我很难形容那一刻我的感受。不仅是恐惧,仿佛那一瞬间整个人都被一片乌云笼盖住了。

一切都失控了。

再次恢复意识时,我已经躺在地上了,剧烈的疼痛从全身各处涌来。我双手撑地勉强让自己站了起来。

那是非常奇怪的一种场景。

因为全身各处都剧烈疼痛,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哪里伤得最厉害,不知道自己伤到什么程度。

我首先看到的是自己速干上衣,左侧腰部的位置,衣服已经红了一大片。

我站在那里,撩开自己的上衣。我看到了自己的腰部裂开一个口子,我能清晰地看到自己的骨头,并且血还在不断往外冒。

腰部覆盖着左侧骨盆的皮肉,已经彻底裂开。我看到自己皮肉的横截面,大概有两三厘米厚。里面是一层很光亮的膜,膜下面就是自己腰部最突出的那块骨头。

我知道自己这次麻烦大了。这次完了。

当时我没有哭,甚至连一丁点的眼泪都没有,我站在路上。我发现我的自行车在我身后大概五、六米远的地方。

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左侧是深谷,右侧是山壁。远处的队友根本看不到这里的事情。

当时我努力让自己冷静,开始继续寻找严重的伤口。寻找的方法不是依靠感觉,而是依靠眼睛。因为腰部剧烈的疼痛已经阻挡了其他各处的感觉。

我发现有血顺着自己的左胳膊往下滴答。我慌忙卷起袖子,看到自己左臂肘部弯曲的地方少了一块肉,形成了一个两分硬币大小的洞。我看到那里的肉已经被磨掉了,血顺着那个洞不断往外流。

我想当时我的肾上腺素一定加速分泌了。因为我当时觉得自己的头脑很清醒,我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我甚至还记得把地上远处的墨镜捡起来。

过了十秒钟左右,后面的一位车友过来了。他看到我摔伤,慌忙跑过来搀扶。

我俩站在路边的国道上拦车。恰巧有一辆红色的小轿车经过,司机把车停了下来。

车友简单把情况说了一下,帮我把驼包放到了汽车的后备箱里。拜托司机赶快把我送医院。

我当时还惦记着我的自行车(汽车很小,后备箱装不下自行车),车友大喊,”你命要紧,别管车了!”

后来他说他想办法,让我先去医院。

司机把我送到一家军队医院,我忍着痛走到诊室,那个军医看了看伤口,问我,骨折了吗?

我当时就急了,你是医生你问我!

医生说他们这里不能拍X光片,没有设备。

换医院。

司机大哥带着我又去另外一家医院,据说是当地最大的医院。

迈进医院大门,我直接走向挂号的地方,把衣服一撩。里面的医生马上跑了出来,看了伤口之后,迅速地找了两个医院的保安过来帮我。

一个保安让我坐到了轮椅上,另一个帮我拎着我的三个驮包。司机大哥有事,就先走了。

在接下来的半个多小时里,我没有去做手术,而是在排队等待照X光片。

我很着急,看着腰部不停地往外流血,我让保安大哥去告诉医生情况紧急,让我优先拍X光片。

结果保安大哥回来告诉我,你等一下,里面那个人也是刚出车祸。

(这里我要写一下,那个保安我不知道叫什么,只知道姓杨,长得很魁梧,人很好。)

拍完X光片,等我躺倒一张简陋的诊疗床上时(不是手术病床,而是普通科室里面的那种小窄床),已经距离出事大概有四十多分钟了。

这个时候肾上腺素的作用渐渐褪去,疼痛感越发厉害。我躺在那里,感到整个人被疼痛和头晕包围。

一个男医生和一个女医生走进诊疗室开始给我做手术。

在我的要求下, 那个女医生把围观的人轰开,把门给关上了。

即便如此,这个根本不是手术室的地方,有着一面大玻璃窗。有一个人在外面一直看着医生做手术。

当时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看就看吧。

先是打麻药,之后清创,然后把蹭烂的坏肉剪掉,我侧身躺着,看不到医生的动作。但我可以感觉到他们在用手术刀把一些肉切掉,最后是缝合。

打了麻药之后,我感觉不到疼痛,但我能感到缝合伤口时,丝线在拉扯皮肤。

大概在二十多分钟之后。手术结束,我躺到了一张窄窄的小床上(医院病床满了,给我的是临时加床)。

我躺在那里,看着头顶的天花板。

过了几分钟,我哭了。

眼泪不停地往下流。其他的病人都是藏族人,只是默默地看着我哭泣。

不是因为疼而哭,是因为巨大的挫败感。懊恼,悔恨,生气。

为什么犯这种愚蠢错误!!!

自己失败了!放弃了很多来完成这件事,结果就这样失败了,不甘!!!

哭泣的原因中,没有一个是因为疼痛。而是因为悔恨和心有不甘。

当天晚上,我一个人住在医院。护士长免费送给我一个砂锅吃。

后来好心的司机大哥带着妻子和孩子又来看望我。

这家人心地善良。那之后,大嫂还给我炖了鸡汤看望我。隔三差五就带着东西来看看我。

(陌路相逢,不但把我从山上救了下来,还经常来给我送饭看望我。这让我很感动。后来知道他们非常信仰佛教。)

第二天的晚上,女友终于从北京赶到了我的医院。从北京飞到成都,然后又坐了八个小时的长途车才来到我的身边。

有她在,我终于可以放心了。

后来我在康定住了十天的医院,女友陪了我十天。临走前,和司机大哥全家一起吃了饭。

之后我就回到了北京,回到了家。

下面照片上是我腰部的伤口,这已经是手术7天后的样子,手术之前的照片我这辈子也不想再看了。

2010_08_22-川藏骑行-XZK-IMG_0281

腰部8厘米开裂伤,缝14针。肘部开裂伤,缝4针。全身多处擦、裂伤。这是医生写在病例上的话

身上的伤,我想再过一两个月就会不疼了。

我不知道我该说些什么。

明天车队的人就要抵达拉萨了。如果我没有摔伤,我明天也应该抵达拉萨了,并且明天又是我的生日,那该是多么完美的结局。

可现在,我只能坐在家里看着别人发来的短信。

我心有不甘。

这次摔伤的内在原因,是因为自己逞能,争强好胜造成的。如果当时没有为了追赶别人玩命加速的话,就可以避免这次的事情。只是为了证明自己的体力好,就搞成了这样。

归根结底,是自己太浮躁了。

命运让我摔了车,命运让我受了伤,但命运又没有让我骨折,没有让我脑震荡。

这有两种解释。

第一种解释,上天在提醒我,给你点教训,你适可而止吧!别再玩这种危险的运动了。好好回家过日子吧。

第二种解释,上天在考验我,给你点苦头,看你是不是就此退缩,面对坎坷你是否有勇气一如既往。

你觉得哪种解释更好?

我不知道答案是什么,我只希望这次的伤尽早痊愈。

这次骑行失败了,但这次的经历是人生中可遇不可求的宝贵经历,从“如何避免度过平庸的一生”的角度来看,还好。

活着,就好。

我回来了》有9个想法

  1. 两种解释就是两种心态,我们这样的年纪肯定是后者的想法更多的,所以我觉得该多向前者的状态靠拢下,中性点好。

  2. 竟然伤的这么重。祝你早日康复!
    我相信一定能看到你再次挑战后发布的胜利的文章。
    让这些经历都成为你光荣的历史吧!

    1. 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没事啦,其实现在看开了,无所谓胜利与失败。只是一种生命的体验。不过很高兴看到有人鼓励我。

  3. 看你的文字,觉得真实而坦荡。这是我喜欢的人生态度。
    —by另一个走过川藏线的人

vangao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