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红,你在哪里

昨晚和朋友在西直门边上的戏逍堂小剧场去看了话剧《李小红》。

《李小红》讲述了那拨在胡同里成长的70后的故事。

北京胡同里长大的孩子,大多有两个特点。

一个特点是,不忿儿。对什么人、对什么事都不忿儿。

你看,就是那么歪着膀子、双手插在裤兜里,一副爱谁谁的样儿。

这在有的孩子身上体现出来,就是嘴上常常挂着“滚蛋,玩儿去”等浑不吝的腔儿。也有嘴上干净,内心不忿的主儿。这样的往往不爱说话,内心很不忿,可嘴里又不能蹦脏字儿,所以只好闭上嘴,让脏话在腔子里翻腾,最后从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笑意。

另一个特点是,自嘲。

从剧中地铁站里弹琴卖唱的胖子身上略见一斑。

“哎呦,我大姐,我这儿给您溜儿溜儿地唱了一下午,您合辙就给我个苹果啊,还真有您的。”

自嘲,就是在巨大的无奈中那点微小的乐观。胡同里长大的孩子,喜欢耍人,也喜欢拿自己开涮。甭管是喜怒哀乐,都能拿出来抖了抖了,敢把自己当东来顺的羊肉涮一把。

不过现在这种人越来越少了,大多都是急躁得要讲听话者生吞活剥。

我偶尔会想起小时候胡同里的那点酸甜苦辣的事儿。因为那里有我的童年。但我不喜欢把那些北京老话儿再倒腾出来流行一把。那些话,不是用来逗人笑的,不是用来秀的。它们只是我记忆里,胡同口那帮孩子稀松平常的口头语儿。

如果外地人硬要追求北京腔儿,那就像外国人斜跨上了军绿书包一样又怪又傻。

但大势所趋,这种北京土话随着胡同的拆迁,也都消失了。

没就没了吧,反正早晚,咱们自己也都会没了的。

说了这么多,该往《李小红》身上靠靠了。上面说的那些北京孩子的特点,在话剧里被夸张放大,虽然偶尔会有点矫揉造作,但不失为一部佳作。

整部话剧,嬉笑怒骂中流露真情,爱恨离别中透着无奈。

话剧中,那当性格像石头样倔强的北京姑娘,遇上突然袭来的悲剧。刚刚绽放的爱情之花,就那么硬生生地被折断。

爱一个人,可以爱多少年,又可以爱多深?那你去看李小红吧。

唉,爱情他妈到底怎么回事啊。

爱情啊,到头还是一场梦来一场空。

话剧最后,李小红在梦中携手孙峰,站在山顶上大喊彼此姓名时,我内心已五味翻腾,活着的酸甜苦辣,在这生命漫长而又短暂的岁月里,时而恍惚,时而清晰。恍惚时,爱情是那么的柔美。清晰时,爱情又是那么的残酷。

看到最后,我流泪了。

不是为了李小红,不是为了话剧。

是为了我们的生命流转,为了我们的情不自禁。

李小红,你在哪里。

P.S:推荐恋爱中的青年朋友去看,地点就在西直门枫蓝国际戏逍堂小剧场。更希望那些在胡同里长大的北京人去看。

突然想起来,我家平房拆迁快十年了,我在梦中,依稀还是会看见那条胡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