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村&苍岩山

一直没考虑端午节三天连休要去哪里玩。觉得会像以前在家腐烂过去。

放假前两天,在绿野上认识的朋友发来短信,问要不要一起出去玩。

一个朋友就像是一扇窗。你可以透过这扇窗看到你没领略过的风景。而好朋友则像是一扇门,不仅带你去看。还能够带你走出自我,走进一个新的世界。

朋友们商量去石家庄井陉县的石头村和苍岩山。其实对我而言,去哪里都好,只要不腐烂在家里就行。

6月14号一大早和朋友们在西客站汇合,坐北京到石家庄的动车。

到了石家庄又坐公交去长途汽车站,再继续坐长途汽车奔赴石家村。在倒车的间隙,我还忙里偷闲去买了张彩票(后来没中奖…)。

这么多年来,东奔西跑,出差也好,旅行也好,乘坐过各式的交通工具了,这些破破烂烂的交通工具对我心情也没什么影响(当然了,我认为最棒的交通方式还是自己骑车)。

逛逛荡荡地终于在下午1点多到了石头村。也即是于谦后人群居的地方(这个于谦是北京保卫战那个)。

我对这种农家乐、民俗游、古镇古村落,一直没有什么兴趣。不过再没兴趣,也比在家里的沙发上玩电脑更有意义。

我们六个人找了个石头垒的石头房子住了进去。一张大通铺。床铺干净,窗明几净。主人是个老太太,女儿在村子里当导游。

中午吃了很多当地特色的农家饭菜。朋友们称赞当地的土鸡蛋就是好吃。我也跟着点头。

但心里还是诚实地告诉自己:我没吃出味道和城里鸡蛋有多大的区别。

我们对自己总要诚实,哪怕人人都说好或者都说不好,你也要闭上眼睛,扪心自问,你觉得如何。

很多的面食,我是第一次吃,稀奇古怪的名字我也叫不出来,就算能叫出来,我估计也无法找到对应的汉字。

吃饱喝足,六个人像倒在炕上睡午觉。一直睡到太阳渐斜,三点半起床。找到了房主的女儿当导游,带着在这个于谦后人的家乡转悠。

转来转去,朋友们偶尔拿相机拍拍照。不过我没带(带沉甸甸的单反带着太沉)。

我不是说村里的景色不好,我只是觉得,“啊,就是这样。”

最惬意的是在农家吃过晚饭后,和朋友跑到平坦的房顶上,搬个小凳子,看山村里电闪雷鸣。

那感觉很惬意。

我总觉得,下雨这件事本身,就充满了美感。

第二天和朋友们去了苍岩山。《卧虎藏龙》影片最后,有个玉娇龙转身从云雾中的一个阁楼上跳下去的镜头。那个阁楼确实存在,就在苍岩山的桥楼阁拍摄。

我在其他地方见过几个悬空寺。山西的那个,还有其他的。但这个苍山山的桥楼阁和其他的悬空寺性质不同。它正如其名,像一座桥梁般,横跨两山之间。

如果是冬天踏雪而来,这里应该很有《卧虎藏龙》电影中那种水墨画的感觉。

六个人在山间闲逛。中午在山里找了块平坦的大石头吃了午饭。爱说的人笑语莺歌,沉默的人就躺在石头上,透过树叶间的斑驳阳光,惬意的的感受这大自然的魅力。

山里的微风像女人的轻抚,轻柔。不像电扇吹出来的风那么生硬。而山里的风就像是婉转流动的水流一般,轻轻地从你脸颊旁抚摸而过。

最近在看梭罗的《瓦尔登湖》,躺在石头上听风时,我能多一点理解梭罗的思想。

下午六个人包了车从苍岩山返回石家庄火车站。路上炎热难耐,朋友们叫苦不迭。连司机也忍无可忍。

我也热,但心态较好。“热吧,我喜欢闷热炎热火热。让热浪来得更猛烈些吧。来挑战一下我的极限吧。”

我是冬天只穿一条单裤过冬的人,身体很耐寒。但以前对耐热没有自信。不过今年在柬埔寨经受了炎热的洗礼。那面对这点热度就当是修炼灵魂了。

回程的火车上,朋友问我骑车环青海湖旅行的事情。他们是行动力很强的一群人。心动就行动,在车上已经开始盘算着如何成行了。

晚上大家聚在一起吃了山西的面食,然后做鸟兽散。

曾经有朋友评价我对旅行的看法。他认为我是到一个地方后留个纪念就去下一个地方的人。既不会用心品尝当地美食,又不懂得如何享受美景。

旅行中最令我记忆深刻的事情,不是美景美食,更不是到此一游的纪念照。而是那些感觉。

空气闷热潮湿的感觉,莲花的淡淡香气,夜风吹在皮肤上的凉意,野草莓在舌尖发散开的酸味,阳光透过阴云在山谷投下的耀眼光芒……

这就是我的旅行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