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麻将

回应某位哥们的留言,我没出差,不是不更新BLOG了,是写了就删了或者就隐藏了。

一、

写BLOG这种事就好比当街裸奔。

甭管街头人多人少,裸奔倒是不打紧,裸得好了,还能让路人秀色可餐,但问题是千万不要撞上个把熟人。

你混身上下的毛发都在随风轻摆,那话儿顺势摆荡,你感觉清凉!你内心愉悦!

你正在街头裸奔得如痴如醉,突然抬头一看,邻居王老太太吓得手里的菜篮子都扔地上了。

你说咋办。

你跟她解释?说马路上裸奔的这个我,不影响您买菜,不碍您儿媳妇的眼?

一般人遇到这种事情,有两个方法。

装个B,扭过脸,赤条条地继续一路狂奔,这彪悍!这驰骋!

令人不禁想起背着傻孩子七进七出的赵子龙。但你总有裸奔累的时候,你总有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那破筒子楼的时候,你总有在厕所边上看见王老太太的时候,这时候,莫说是装个B了,纵能72变你也逃不过王老太太的白眼。

另一种人,瞧着王老太太被雷劈般的惊讶表情,只好羞答答地找来花裤头套上,然后牵着王老太太皱巴巴的老手,在夕阳下乖乖的一起回家。那两人的背影渐渐变得高大起来。那从裤头里露出来的毛毛,在落日照射下变得金灿灿的,如同秋季田间那成熟的麦穗特有的光泽。你和老太太和谐了,可你天生就想被风吹的屁股呢。

有人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于是我就写博客,结果往往发现,众乐乐了,唯独我不乐了。

其实,你知道么,最烦人的事,不是担心别人觉得我思想有问题(例如愤青、偏激、幼稚),更不是怕没人看(没人看是好事,夜间裸奔特有的快感)。而是,每过一段时间,我翻看以前的日志时,我内心就别扭。写的这么幼稚脑残扭捏,还敢给人看!恬不知耻了!

但朋友告诉我,说看这种日志,是了解一个人最快速的途径。

对别人而言如此,对我自己也是如此。

勇气不仅是敢七进七出,勇气也是敢对着镜子说,你丫屁股不翘,可那就是你。

二、

小时候,我爸跟我说,死特可怕。死就是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死是件天大的坏事。

当时我满脑子想的就是,死了就没积木可玩了,太可怕了!所以死是大坏事。

后来长大点,就看电视上洋鬼子们信上帝,认为人有灵魂。说人死了,灵魂不死。

然后随着年龄增长,又蹦出来一拨儿人,说什么唯物主义。说人死了,没有鬼魂,就剩下一大坨肉。就不存在了。

那我问你个问题,人死了,要是有灵魂就可以永生了。这肯定是好事(虽然不知道灵魂能不能玩积木)。

人死了,要是什么都没有,不存在了,那么对于不存在而言,又何来好事坏事之说呢?

那你说,为什么说死是坏事?

三、

一首歌的歌词,写出了我内心最向往的世界。推荐小娟和山谷里的居民的版本。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暮归的老牛是我同伴,
蓝天配朵夕阳在胸膛,
缤纷的云彩是晚霞的衣裳。
荷把锄头在肩上,
牧童的歌声在荡漾。
喔呜喔呜……他们唱还有一支短笛隐约在吹响。
笑意写在脸上,
哼一曲乡聚小唱,
任思绪在晚风中飞扬
多少落寞惆怅,
都随晚风飘散,
遗忘在乡间的小路上。

打麻将》有6个想法

  1. BLOG是一個證實自己存在的地方 也是一個再次去確認自己的地方 當然也是一個宣泄感情的地方。
    為甚麼說`死`是一件壞事。。。死意味著甚麼?!靈魂又是否真的存在?死了會怎樣….
    匆匆一閱,匆匆留言。微薄見

    1. 同学啊,确实如你所言,BLOG是再次确认自己的地方。使自己的历史。

  2. 我这一留言还是管用哦。
    死了不可怕,要死确实挺可怕的,想想,死了之后脑子里能想什么呢?跟睡觉不一样,什么都想不了了。
    我长这么大没见有哪位文字运用娴熟的人能描述好这个状态。
    我长这么大有过两次休克,短短几秒钟,所有知觉、感觉全都没了,真空白。时间无限延长应该就是死

    1. 下次见面,你得给我仔细说说休克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就休克了呢?

    1. 对,左岸应该有小孩了吧, 这种哲学的命题,越早讲给孩子,孩子的思路就会越宽广,看问题的角度也会多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