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记忆,关于音乐

我们有时候回忆起一个人,记得他的面貌,他的样子,却想不起他的名字。这样的情况,大家都有过吧。

这就是我想说的,我们的大脑,相比记忆文字,更擅长记忆画面、声音、气味、味道等。

曾经有篇论文,提到关于外语学习的单词记忆方法。

“Car—汽车”“Car—汽车”这样循环背诵方式,远逊于“Car——(屏幕显示汽车的图片)”这样的记忆方法。

这也再一次论证了,人类再成千上万年的进化过程中,大脑对于形象实物的记忆能力由于抽象记忆。

昨天在免税店,陪同事买香水。无意间闻到了一款香水的味道,几乎就像是触电一般,大脑里就显示出当年喷这个香水的人的画面了。不是刻意而为之,只是条件反射般的想起。

味道如此,音乐也是如此。

去年在青海湖畔,环湖骑行的时候,耳边反复听着风潮的《飞鱼乐园》。那之后,每次听到飞鱼乐园里面的曲子,就好像又一次置身于青海湖畔一样。甚至,连风吹拂脸庞的感觉都能清晰得回忆起。

推荐一盘CD——《风潮音乐风景20周年庆生专辑》。

这是我上个月在杭州时候听的音乐。那时候,一个人不断听着MP3,不断走在西湖畔。到了晚上,就去买几瓶啤酒,在青年旅舍的院子里,一边听音乐一边感受着最质朴的存在的感觉。

所以,这盘CD是带着啤酒味道、带着西湖春色味道的音乐。

和父母的关系日益恶化。我想,这是遗传的吧。

我母亲的家庭,兄弟姐妹六个,五个结婚了。四个离婚了。离婚率高达80%。

究其原因,我想这和我姥爷姥姥的教导密不可分。不过话说回来,当年我姥姥与我姥爷在晚年分居而住。我姥爷一个人生活。最后去世的时候,因心脏病发作而一个人死在屋子里。

这是一个悲剧。

我有时候会想,我的身体里,是不是也遗传了一种特殊的基因——喜欢独居,讨厌群居。一个人也可以高兴地生活。而对于过于亲密的关系,便会强烈地排斥。

是不是在千百万年的进化中,人类种族中,那一支负责独自狩猎的职业,慢慢进化出了这样的基因,我们不得而知。

我不知道我是否对亲情冷漠,我也不知道对亲情冷漠是不是就是错误的、邪恶的、可耻的。

生活仿佛陷入了泥潭中,感情一塌糊涂,事业不知何去何从,家庭与父母不和谐。

这种时候,就会想起海子的那首诗。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