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日本的片段

明天陪客户去日本,东京、京都、大阪。

老板笑着问我,好久没去日本了吧,这次高兴吧。

看着同行女同事雀跃的样子,我想起自己第一次去日本时候的事情。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我和同事飞到名古屋的中部机场。

我还急记得,我拖着沉重的箱子,跟随着同事去住宿的地方。

那是一条没有一棵树的街道。一侧是高高的围墙,一侧是民居。太阳晒得我没处可躲。那个时候我渐渐的意识到,我已经离家很远了。

当我走进我的房间时,我呆住了。里面只有一张床,一套枕头被褥,一个柜子。没有椅子,没有桌子。还有一面墙,其实就是一大扇通透的落地窗。

送我入住的同事离开后,我一边听着钢琴卡门序曲,一边站在阳台看到远处,日本小朋友们穿着儿童和服,围成一圈在玩。

那是下午的五、六点钟吧。夕阳西下,一切是那么得宁静和安详。

然后,我流泪了。

那个时候我明白了一个道 理:这个世界,我,除了我自己,什么都没有。

那是一个深夜,大概一、两点钟。上千人的大楼里,仅剩下区区不足十人。

昏暗的走廊里,我一个人站在自动咖啡机前,背靠着墙壁,试图从眼睛里挤出几滴泪水,让自己舒服一些。我觉得自己,太累了,快撑不住了。

忽然间,我有了一个想法。既然我可以这么辛苦地给别人打工,那如果我用这样的努力为自己打工,会如何?

那次在日本工作一个半月。我加班250个小时,我所在项目组,创下公司加班纪录。

当时大家满腹牢骚、天天抱怨,闹着要回家。

现在想来,那段岁月就像是一瓶酒。越久越值得回味。酒名叫磨炼。那一次,只能算是用舌尖轻轻的舔舐了一下吧。

再说一个关于日本冬天的回忆。

还是那个房间。我每次去日本都住那里。所以宿舍管理员认识我,便尽量把我都安排在同一间屋。

在夏日,那扇通透得令人着迷的落地窗,在冬日变得不那么可爱。因为玻璃的原因,隔热性能差。我的房间里,没有暖气只有空调。

那个空调年久失修,就像得了哮喘的老人,断断续续地从空调口突出一些带着霉味的热风。而空调室外机扇叶转动的噪音,却大得惊人,吵得我无法入眠。

于是,半夜,我起身关掉空调。

就这样,在日本的第一个冬夜,我感冒了。第二天嗓子肿痛。

吸取了前一夜的教训,我开着空调睡觉。又将羽绒服盖在我的被子上,把自己像蚕蛹一样裹得严实睡去,但依旧会觉得冷。

日本的冬天,像一个绝望女人的尖叫,阴冷刺骨。让我这北方人不适应。接连几夜受冷,导致嗓子肿痛得无法出声。

在日本关于美食,最幸福的回忆不是关于豪华的宴席。

而是我冬天的早茶。

每晚睡觉前,我会把保温瓶灌满一壶热水。然后在“绝望女人的尖叫声”和“垂死老人的哮喘声”中睡去。

第二天一早,我会躲在被窝里,伸着胳膊从地上把保温瓶拿过来(我说过,房间里没有桌子),慢慢旋开盖子,啪嗒扣动按钮,让温暖的水流进杯子。

然后,那一股温润的暖水,从我的唇间流进我的心。那是最好的早茶,世上独一无二的早茶,属于我的早茶。

如果没有那个保温瓶,我不知道那个阴冷的日本冬天,会把我折磨成什么样。

唯一可以让整夜受冻的人,感到温暖的东西。即便它只是一杯水,它依旧是最好的。

对我而言,陪客人游乐的日本,远不如在那件陋室里度过岁月的日本更美。

好了,明早五点就要起床,不能再写下去,必须要睡觉了。

关于日本的片段》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