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ain!Again!

小时候我的父母总是教导我不许说脏话,一旦发现我嘴里溜出一个“他妈的”,就摆出要撕碎我的嘴的架势。

至于说出“傻B”这样的话,在我父母眼里,几乎就是大逆不道,论罪当斩。

经过我父母多年的“精心培养”,我的性格已经柔弱得跟小绵羊一样。因为,我父母严厉的灌输给了我一种价值观,任何的争辩都是不被允许的,任何的骂人都是邪恶的。

这种价值观的灌输,除了使用肉体的惩罚、精神的褒奖的明面方法之外,更多的时潜移默化的影响,或者说,我父母以身作则的影响。他们就是那种人,并且坚定地认为,他们的做法是正确的,并且是唯一的正确的。

那种“乖宝宝、好孩子”的形象,我无比厌恶,却又难以摆脱,如影随形。

从学生年代,到现在工作。

有的时候,我会非常憎恨自己的懦弱。即便平时伪装得那么完美,在关键时刻,在无意间,还是会流露出自己懦弱的一面。而这短暂的暴露,就足以说明我的本质。

这让我很痛苦。在每一次暴露出自己的懦弱后。

我欣赏那种性格彪悍的人,厌恶那种优柔寡断且懦弱的人。正如我厌恶自己一般。

改变自己的性格,就像扭曲强力弹簧一样。一不留神,它又会弹回原位,让你看到自己的真面目,可这一刻,为改变而付出的一切努力,都变得无意义而荒诞。

如果我连自己都控制不了,还能控制什么。

我就不信把自己扭不过来。玩命拧巴自己,不为别的,就想看看能拧巴成什么样。

Again!Again!

Again!Again!》有2个想法

    1. 如果我成为家长,我会如何面对我孩子最终的脏话?我想我不会一味地禁止。这就好比武器。美国对私人持有武器的权利一直争议不断,但我是支持。这是人的权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