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人的思维变了,那么他的世界也就变了。而变化之前,这是不可揣测的。

读《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时,我上大二。书是从隔壁宿舍同学的床上找到的。后来它也常在我的床上出现。我想因为人们看它时总是犯困。小说并不晦涩,除了笔法中的那股烟雾味道之外,我并没有什么感觉。对,读完了就读完了。就忘了。

六、七年后,我再读《不能承受的……》。如果次日不上班,我会看到深夜甚至通宵。 

因为我经历过了,我看了就明白。

算是反现实主义的小说吧。没有细节描写,没有试图将什么变得真实可信。它没有给读者提供愉悦的带入感。作者让读者清楚地认识到,这是虚构的。就像作者在一个小沙盘里放了几个模型,然后摆弄给你看。这是高难度的。因为一不小心读者就会觉得索然无味。这就好比话剧较电影的差别。 

旅行看的不仅是风景,而是以景观心。书,尤其是这种小说,也是如此。作者把你内心犄角旮旯里的感受写得淋漓尽致,你也看得通透明澈,自然会读下去。

有时候书和人的关系就像是共生的关系。我猜可能是这样的: 

多年前看了《不能……》,虽没有强烈的感受,但在捧着它进入梦乡之前,它还是潜移默化的影响了我。而发生的这一切,我并不知道。一次的偶然,又促成了一次的必然。那多年前散落在心中的那只蝴蝶扇动的翅膀,化作了飓风。它让我将它变成了我的一部分(这句话很绕,但又很准确)。 

世界可能如此。

最近梦魇的情况有了缓解。五、六年间,我尝试各种方法去对抗梦魇。睡前喝牛奶、红酒,睡前运动、冥想,垫高、降低枕头,侧卧、仰卧,都效果甚微。

科学,没起到什么作用。

不久后枕头底下便陆续出现小刀、经文等,我试图消灭掉压在我床上的鬼怪,但除了觉得有些咯之外,没有什么变化。当然,我不知道西洋的法子是否有用,因为圣经太厚了,垫在下面脖子会落枕。

而让我缓解的秘方,是低温。关掉暖气。让身体紧紧地蜷缩在被子里,然后缓缓睡去。早上醒来摸摸鼻子尖,有些凉。就是这样的状态下,梦魇的情况改善了,至少在天气回暖之前。

在这场拉锯战中,我刚刚舒缓口气。失眠又来了。不是睡不着。而是凌晨三、四点钟就会醒来,再难以入眠。《皇帝内经》说,凌晨三点多正是寅虎当道,体内阳气呈生发上升之势。此时醒来,多因体内阴阳不调,少阳之气过重,烧得人醒来,往往口干舌燥。这多有肾亏之象。因为肾主水滋阴,平衡阴阳。再溯源,肾不好,多乃惊恐所致。所以,还是和梦魇有关。这是我按照中医的路子推断。按照西医的路子走,就是神经衰弱。仔细想想,惊恐是因为神经不够强大,太弱造成的。中西医的理论在我这不谋而合了。 

其实,我不太相信。 

我认识个人,大学四年中医科班出身,而硕博留学时,读西方医学。这个人的思想会是什么样子的?我很好奇她是怎么想的。可一直不知道答案。 

你该如何判断你是爱上一个女人,还是爱上她的肉体?

这种问题往往没有答案。例如爱肉体和爱灵魂是不可分割的中庸答案,会有很多。

但,我看到了一个让我认可的答案。

看过一个冷笑话。

女孩一本正经地说,我要专心修仙,将来要成正道。男孩说,恩,我们双修吧。

小时候我很困惑一件事。为什么济公又喝酒又吃肉,却可以成仙成佛。和尚不是应该戒酒戒肉戒色戒一大堆东西吗。那济公犯规了为什么依旧法力神通?那我现在试着给自己一个解释。若是真正信仰佛教的,就不必看下去了。因为,下面都是我的瞎诌了。

多听无益,但听无妨。

其实济公不是成佛,而是证得罗汉果位,而非修得菩萨道。删繁就简来说吧。佛法大体分为大乘与小乘。大乘佛法,要普度众生,要发大愿,修得是菩萨道。而小乘,讲究先救自己,再救众生,修得是罗汉果位,最多也就修到辟支佛。

简单来说(这些话都是被我简化很多的),大乘佛法,提倡救众生脱离苦海。小乘佛法,提倡先救自己。自己都救不了,怎么救别人。这有点像中国文人说的“入世”与“出世”。

寺庙里的佛像往往庄严威武。和尚的穿着也朴素简洁,福田衣加佛珠。修道之人嘛,岂能穿红戴绿,打扮得花枝招展。但大家有没有注意过,菩萨像呢?戴着项链,穿着也讲究,甚至还戴着耳环。你想过为什么吗。因为菩萨是要入世的,要救众生的。所以你看起来,是入世的打扮。而出家人,是要出世的,要脱离尘俗,自然不能穿得世俗一般。

这就告诉你了,表象只是表象。

再说戒律。其实不吃肉不喝酒不近女色不打诳语,这都是最基本的戒律。如果按照古法依,那戒律多的要命。佛曾经说,一杯水里也有三万六千虫。所以在以前,僧人喝水前要用一块纱布挡在上面,去滤掉那些虫,免得杀生。大家知道,乔达摩悉达多是印度人。他放弃皇位后,也是要化缘为生的。但他带领徒弟,是冬天出去化缘,而夏天就不出门了,靠存粮过活。他担心夏天路上虫子多,出去化缘踩到虫子就是伤害生灵了。

但是啊,为什么要遵守戒律。持戒不是目的,而是修持的方法。有句话,叫法无定法。我以前说过法筏喻者、以指指月的故事。其实,我相信人有一种状态,是可以无所住的。像做爱这件事,你高兴,对方也高兴。你又能不住于此事。那么做又何妨,不做又何妨。就好比给别人拾起掉落在地上的东西一样。双修呢?我没有看过这类书。但我推测,最早的目的,只是借助这种形式,去使自己的身心达到或者体验一种状态。好比是瑜伽,太极,它们只是一个器。 

这是种理想的状态。我们往往不能自拔。

有个成语叫心驰神往。这是人心的自然状态。如果能够体验到静观其变,就已经相当了得了。自己就那么看着自己的心驰向何方、神往于何处。而不去阻拦,不加以评判,只是看着它。这个状态,已经不是凡人所能及。在游戏《机器人大战》里,一个技能叫“明镜止水”,我觉得用在这很贴切。

其实这个话题早就说过了,我叫它第三只眼睛。是“跳出去”的状态。

好了好了,快说济公为什么能吃肉吧。因为心无所住。他吃狗肉,就是在度它。他喝酒,就是喝了别人的酒,是在度别人。怎么,你觉得这够矫情?我只想说,思想变了,世界就变了。大家的世界不一样。这就像我开头讲到的,书还是那本书,我也还是那个我,但思想变了,看到的也就变了。

再讲个小故事。

话说一位高僧,他有两个徒弟。三人都是悟了道的人。一天三人在路上走,看到一具死尸暴于路边。大徒弟看见了,然后就走过去了。二徒弟看见了,就挖了个坑,将死尸埋了。路人看了就很纳闷,问师傅。师傅啊,他俩都是开悟之人,为什么做法却不一样,哪个才是对的啊?师傅回答,前面走过去的那个,叫解脱。后面挖坑的那个,叫慈悲。

所以,济公吃肉一样可以很牛掰。

你看,我今天乱七八糟讲了那么多佛法的事,瞎掰、胡说是难免的。我只是把我的感受说出来。

这里面的很多事,我是从南怀瑾那里知道的。他是大师,我不是。他讲的东西,我听了。但这不是重复,是我听了之后理解的,真理解了吗?我也不知道。你要是有兴趣,就去看看他的书。

但我觉得,无论是他还是我,都别遮了你的眼。还是笛卡尔说的好,“我思,故我在。”这话,原本是哲学命题。解释有很多种。这里就用我的解释吧。人要思考,不思考,那人就不是你了。

随笔》有2个想法

青空流岚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