肤浅与浮躁

我写了很多字。在这个日志网站上的,大约50多万字,写在日记本上的,则无法统计。可我很少回顾以前的日志,几乎就不看。像一个大嘴巴的人不停地唠叨,也没有住嘴的意思。他忘了自己说过的话,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写字就变得像拉肚子,为的只是那一瞬间的快感。至于写出的是什么,往往不重要。

而看书对我而言,就好比在一滩排泄物中,寻找于己有利的营养。过程往往痛苦。结果就是捏着鼻子把书看完或者半途而废。看我的日志如此,看别人的作品也是如此。究其原因,无非是写作者的思想与心态。前者肤浅,后者浮躁。

我不喜欢韩寒这个人,但喜欢他的文字。但喜爱的程度仅仅就像喜欢看冷笑话一样。韩寒文学上的成就,在于驾驭语言的能力。同样是骂人的脏话,他可以写得让人如沐春风。好比庖丁解牛,以技出众,博人一笑。但思想未见高明深刻。至于郭敬明之流,不足一谈。

再说和菜头的文章。文字老辣,思想独到。但是不见其深度,只见其的广度。一件新闻报道,和菜头往往能另辟蹊径,从其他的角度看问题。但深度没有,总是浅尝辄止。难免有为了新意而新意之嫌。至于老罗等人,也是如此。大抵为一类。

那么,到现在为止,谁的作品让我觉得文字技巧高超,同时又思想深刻呢?几乎没有。

“几乎没有”的根本原因主要有三个:

一,市面上流行的作品中,可以称之为伟大的作品,凤毛麟角,甚至就没有。而自古以来那些传世的经典,在文化思想飞速改变的当代,有些脱轨。像《论语》,毫无疑问是一部伟大的作品。但是,如果这本书是当代出版的,恐怕都无法成书销售。《论语》的伟大,是建立在它的那个时代的基础上。在人类文化蒙昧的时期,就可以写出那样的作品,无疑是伟大的。而这种伟大,也无疑被深深地烙上了时代的刻印。就像一些价值连城的古董,并不是因为艺术成就之高,而是因为创作年代之早。

二,我们处在一个发生着巨大思想变革的年代。我相信,现在的世界正经历着一场伟大的文化革命。其历史价值远超过欧洲的文艺复兴,甚至超越人类文明至今为止的所有文化、思想的变革。

此时此刻,我那六岁的小表弟,正在客厅教我五十多岁的母亲如何上网。

这在以往的任何一个年代都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一个人儿童教导一个成人。科技的变化如此之快,而我们的思想也发生着“摩尔定律”。

以我为例。在十年前,我还不知道什么是同性恋。而今天,我支持同性恋的婚姻合理化,并认为这是一种文明的进步。

再比如,在十年前,提起离婚,我会想起“失败”这个词,我会批判他们的放弃。而今天,我认为离婚制度产生,是人类文明的一大进步。思想解放绝非可耻之事,而是和妇女解放运动,环保运动一样的伟大运动。

以往那些伟大的作品,在这个年代都已经黯然失色。而这个年代的伟大作品,还没有产生。

三,我看的书不够多。这也是寻觅不到伟大作品的原因之一吧。

四,我的肤浅与浮躁。不要以为列在后面,就不重要。正如韩愈所说,“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我思想的肤浅与心态的浮躁,导致一本伟大的作品放在眼前,我也会呜呼天下无马。但千里马与伟大的作品还是不同的。马是需要伯乐去识的,但一本好书,难道也只是写给知音看吗?难道一本好书,不应该考虑其读者的接受水平吗?这个问句的答案,我不置可否。

无论如何,我确定我们生在一个伟大的年代。如同历史上每一个新的世纪开始,总是会产一批杰出的人才。只是,我希望不要让我等得太久。

另外,“几乎没有”,是相对于每年出版的书籍总量来说。我看过一些伟大的当代作品。我不想列出一张单子,来说明我读过哪些“名家之作”,以此证明我的肤浅与无知。只是我觉得,能够用伟大这个词来形容的事物,本就应该少之又少。

肤浅与浮躁》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