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只眼睛

先转载一篇文章。

***************************************

题目:我放弃了平淡幸福,选择了靓丽的寂寞(转)

正文如下。

结婚三年了,我的厨房清洁如新。这不是因为我和老婆勤快,打扫得干净,而实在是我们厨房的利用率太低,几乎屈指可数。而少数煮过的几次饭也不过是打个荷包蛋、煮碗方便面,大多数时间我和老婆都在外面吃。

我和老婆收入都不错,所以时间也很紧,老婆是个现代女性,漂亮能干,就是不喜欢做家务,而我也同样。想过雇个保姆在家做家务,可是家里多个外人总是不方便,也实在没那么多的活儿要干。所以到现在我们吃饭还是基本在外面解决,而且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各吃各的。

老婆和我都有各自的工作和生活圈子,回家的时间也都比较晚。有的时候,我先
回家,看着屋里冷冷清清的,一种寂寞的感觉就会袭上心头:这真的是我追求的生活吗?

我的初恋是一个叫初兰的女孩,那个女孩和我老婆绝对不同。

她很散淡,做着一个企业内刊的文字编辑,一个月的收入不过千元,没什么追求,最大的愿望就是结婚,天天给老公做饭带孩子做个贤妻良母。

我和初兰在一起有过一段很美好很平实的幸福。那时,我刚参加工作不久,租着一套房子,初兰每天下班就直奔小屋给我做饭。因为我经常回去迟了,初兰担心饭菜凉了就买了两个保温饭盒,把做好的饭菜放进去,等我回来的时候两个人一起吃。

说实在的,我不喜欢带饭,这样显得很穷酸。我也曾和初兰说过,不让她再给我带午餐了,她坚持不肯。她说我的胃不好,在外面吃的时间长了受不了。初兰不知道,很多时候,她给我带的饭都被我偷偷倒掉了。虽然我这么做的时候也觉得对不起初兰,可是,我当时真的觉得带饭是件很烦的事情。

公司里的女孩都靓丽爽朗,极少有女孩带饭,她们也经常自己订饭或大家一起去附近的饭店吃。看到我带饭,就有女孩吃吃地笑:大帅哥找了个好老婆呀。我把这样的玩笑当作一种讽刺,女孩子没本事才喜欢做贤妻良母,如果初兰能赚钱能吃大餐,她会喜欢现在这样精打细算的生活吗?就在那时,我对初兰的感情悄悄滋生了一种轻视,把她对自己的好当作一种理所当然。

初兰对我的变化没有察觉,她还是每天高兴地做家务,每天计算着我们什么时候赚够了首付买房、结婚、生子。我对初兰的庸俗越来越厌烦,有的时候甚至想自己怎么看中了这样一个平凡的女孩子呢?

就在我和初兰的感情产生危机的时候,我遇到了我现在的老婆新歌。她是一个现代独立的女性,和初兰完全是两个样子:她不喜欢做家务,身上的衣服永远光洁如新;她经常去美容院,约会的时候喜欢去咖啡馆西餐厅;收入也不错,甚至比我的收入还多了几百块。她有情调、懂浪漫,也有经济头脑,这样的女孩子,我几乎是一见钟情,初兰和她相比之下简直成了个“土包子”。

我爱上了新歌,是那种真正的“心动神驰”,她的一颦一笑都能让我心神荡漾。我和初兰分了手,她的眼泪虽然让我心里有些歉意,可是我爱的是新歌,我不能让这个平凡的女人绊住我的一生。我几乎是迫不及待地离开了她,我开始全心全意地追求新歌。

在我的猛烈攻势下,新歌终于和我恋爱。因为彼此都很忙,我们通常一个星期只能见一次面。可是,这样更让我感觉浪漫,也更能品尝思念的滋味,对新歌的感觉也就越热烈。

因为两个人的收入都不错,我和新歌把钱放到一起联名买了房。两年后我们走进了婚姻的殿堂,我终于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终于追求到了我的幸福。

看着漂亮的新家、时尚的新娘,我庆幸自己的选择是对的。如果我当初没有放弃初兰,我是不是还在那里辛辛苦苦地过着平凡没有激情的生活?可是,我没想到,这种激情很快就过去了。我经常面对清锅冷灶,我忍不住怀念起和初兰一起的日子,怀念那些盒饭的清香。

我和新歌的生活也出现了很多的问题。她很能干,同样也很有主见,在许多问题上寸步不让,有的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娶的不是一个女人,而是个男人婆。

我偷偷地去看过初兰,她也嫁了人。我去的时候,看到她已经怀孕了,挺着个大肚子,满脸幸福地牵着一个男人的手。那个男人很普通,可是他们看起来很幸福。初兰的笑还是那么散淡、那么纯真,她的眼睛总是那么清澈。看着那幸福的一对,我的心里竟然有些酸楚。我曾和新歌提过要孩子,她坚决地拒绝了,因为她觉得孩子是个累赘,而且工作忙也实在没时间。现在看着初兰,我想,如果当初我没有离开初兰,我现在是不是也已经是一个孩子的父亲了?

初兰找到了她想要的生活,我也过上了我想过的日子,可为什么我并不觉得幸福呢?

我当然知道鱼和熊掌不能兼得,可是,这真的是我要的生活吗?

初兰当初给我带饭的那个饭盒我早就不知弄到什么地方去了。今天下班,我特地到商场去转了转,买了一个和那个很相似的饭盒抱回家,放在了厨房里。我知道,这个饭盒我可能永远都派不上用场,而以前那个盛满初兰的爱的饭盒是再也找不回来了,但看着它,心里还是有一种温暖。

正文转载结束。

***************************************

上面这篇是在开心网被转载的文章,开心网对此文的评价有以下几种:(依照被网友选择的顺序排列)

1、犯贱

2、得不到总是最好的

3、红玫瑰白玫瑰

4、你自己选择的

5、平淡才是福

……

看完之后,你的评价是什么。

我认为有80%的可能性,作者就是那个类似初兰的女孩。写文目的是为了出出气和获得他人的认同感。

至于文章的内容我不做评价。关键是评论中没人思考作者身份和目的,而更多地是被内容而煽动起情绪的年轻人,点击着“犯贱”这样的评价。

关于“跳出去”的思维模式。

1、日本剑圣宫本武藏曾经教导他的学生,“和高手过招时永远要留一只眼睛看着自己。”

2、“你在这干吗呢?”,“你说呢?”——张丰毅在《南城往事》中扮演的男主角被人问及在干什么时,犹豫了一下之后这样说出。

之所以选择这两段对话,因为他们强调了“跳出去”的思维方式。

人的思维总是习惯性的聚焦在一点之上。就像上面那篇文章一样,我们总是被故事所吸引,而忘记讲故事的人也是有趣的一部分。

例如:当一个人向我们提问时,我们的第一反应是思考问题的答案。

这是长期应试教育培养出来的思维习惯。

学生习惯不断做卷子以应对高考,而很少会有学生想思考物理题一样去思考,“为什么要高考?上大学=好工作?什么才是适合我的好工作?” 

像我的家庭,父母是非常传统保守的一代人。儿时父母严厉管教过我“顶嘴”的毛病。将我变成只懂服从,失去反抗意识的宠物。而这对我影响极大,导致我不善言辞,不懂得如何维护自己的权益,不敢与他人争辩。

这种情况直到我上大学后才有所改善。

随着我进入现在的公司。我意识到,这个世界的人与以前世界的不一样。概括的说,以前的工作教导我如何做事。而这份工作告诉我如何做人。

工作培养了我一种特殊的思维。

默认的思维模式从言听计从,变成了Everybody lies。

这就导致我看到开头的文章后,第一反应是怀疑作者的身份。

当然这种思维模式的弊端也存在。

例如,在生活中,我问朋友周末的安排,是否愿意一起去蹦极。朋友说马上就吃饭了,一会给我回电话。

我认为:对方可能以吃饭为借口,先去询问其他朋友的周末安排。将我的提案搁置,在他确认没有更好的安排时再答复我。

以前的我,不会考虑到这种可能性。

世尊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我说“解放思想,黄金万两”。

解放思想不是去当鸡当牛郎,而是改变自己固有的思维模式。从单线程变成多线程,从聚焦变成发散,从正向变成双向。

世界没有变,思维模式变了,看到的世界也就变了。

听到一句话,先揣摩对方说话的目的(或者这话是对我说,还是说给别人听)。再辨别真假。至于如何回应,那是最不着急的。敏思讷言为上。

无论生活还是工作,有一件事是对的。跳出固有的视野,用第三只眼睛,看自己、看别人、看世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